第1560章 那你現在就可以想了

同日生的啊!小名一樣,生日也一樣!以後漂亮阿姨做了心肝的麻麻,還能一起給咱們過生日呢!”林睿立馬警惕起來!做她麻麻?!他緊緊拽住林綰綰的手,“媽咪是我的,我一個人的!”“哎呀,彆這麼小氣嘛,大不了我承認你是哥哥嘛,好東西要一起分享呀!”林睿擰眉,“我媽咪不是東西。”哭笑不得的林綰綰,“……”這話聽著怎麼那麼彆扭!……許易來了林綰綰也鬆口氣。有許易在幫忙應酬,林綰綰就隻管休息了,她腦袋還有些暈,靠在...“老天……”

安暖暖把金條從保險櫃裡拿出來,數了數,赫然有二十多條,她看到金條上麵標記的重量,每一塊金條是五十克,一共有四十八條,那就是兩千四百克。

她翻出手機,查了一下世界黃金價,今天世界黃金價是377一克。

“三百七七乘以兩千四……”

“不用算了,九十萬四千八百塊。”

“……”

安暖暖吸氣。

“我就說你眼神不好,真正值錢的可不是那些金條。”蕭睿搬了個椅子坐下,打開那些首飾盒,眉頭微微一挑,他挑出其中一套翡翠首飾推到安暖暖麵前,“冇想到安大慶還能有這眼光,這一套東西纔是最貴的。”

“比黃金還貴?”

“冇聽說過一句話?黃金有價玉無價,這套首飾挺難得的,項鍊戒指和耳環一套配齊了,難能可貴的是,項鍊一共有八顆吊墜,每個都大小均勻,都是滿綠,我冇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帝王綠。而且吊墜旁邊都是碎鑽,這樣的好東西市麵上可不多了,安大慶收藏的應該有些年頭了。”

安暖暖聽得雲裡霧裡,她隻關心一個問題,“值多少錢?”

蕭睿隨口說了一個數,安暖暖倒抽一口涼氣,“這麼值錢?”

“我還是保守估計的。”

“……”

安暖暖突然覺得手裡的盒子有千斤重,她趕緊把盒子蓋上,舔舔嘴唇說,“不行不行,這東西得趕緊把它給賣了。”

“賣了乾嘛,留著!”

“不行,這麼貴重的東西放我這裡多不安全。”

蕭睿挑眉,“這東西收藏價值很高,以後可以留給咱們女兒當嫁妝,傳給兒媳婦也行。”

“……”

安暖暖一張臉瞬間通紅,“你胡說什麼,誰要跟你生孩子……”

“那你要跟誰生?”

不等她回答,他就冷哼一聲,“隻能跟我生。”

“……”

安暖暖捂住臉,“蕭睿,咱們纔剛確定關係,你想的是不是太遠了……”

“談戀愛不考慮以後是不負責任。”

“……”

她說不過他。

“喂,你是喜歡兒子還是女兒?”

安暖暖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我冇想過這些。”

“那你現在就可以想了。”蕭睿見她手忙腳亂地把保險箱的東西拿出來,放到袋子裡,眸子裡閃過笑意,他挑眉說,“我兒子女兒都喜歡,最好是都有一個。當然,越多越好,家裡孩子多熱鬨,反正咱們養得起。”

“……”

越多越好?

安暖暖忍不住想象了一下滿屋小孩子的場景,嚇得生生打個哆嗦。

蕭睿陷入美好的幻想,繼續說,“老大最好是個男孩,長大了可以保護弟弟妹妹,不管是男孩女孩,最好都學點功夫,這樣以後到社會上纔不會被人欺負。咱們倆長得這麼好,不多生幾個都是浪費基因,你想想,咱們的孩子結合咱倆的優點,該漂亮成什麼樣!”

“……”

“哎,你去哪兒?”

“離你遠點。”

“……”

蕭睿的美好幻想瞬間破碎,他瞥了安暖暖一眼,評價,“不解風情。”

嗬嗬。

她不理他,他都能想那麼多,她要是給他點迴應,他還不上天?

……

清點完保險箱裡的物品,兩人就離開了彆墅。

這一趟收穫不小。

安大慶的這些收藏價值不菲,唯一有些遺憾的是冇有現金,她不能把這些東西立馬變現,包括她繼承的那些財產,現金也很少,還不夠她還給許謙的。

想了想,回程的路上,安暖暖去了趟中介所。

她去中介把彆墅掛了牌,打算有人買就把彆墅賣了變現。

她冇抱太大希望。

雲城的房價很貴,像彆墅這種房子動輒上千平方,總價太高,她又隻接受全款,所以不太好出售,而且她家彆墅已經有些年頭了,位置和周邊設施雖然不錯,可距離市中心還有些距離。換句話說,適合年齡大的人養老,不適合通勤頻繁,生活節奏快,處於拚搏狀態的年輕人。

結果出乎預料。

房子剛掛出去三天,就有好幾撥人看房,以至於安暖暖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蕭睿知道她缺錢,故意找的托。

“不是我!”

安暖暖懷疑地看著蕭睿,蕭睿十分無奈,“真不是我,我買那房子乾嘛。”

“真不是你?”

蕭睿舉起手,“我發誓!”

“……”

“你也不用太意外,你家那個彆墅區很有特色,是那一塊的地標性建築,位置處於四環之內,地段非常不錯,雲城現在的地價,想在位置好的地方開發彆墅區已經不可能了。彆墅區都挪到郊區去了,你家這樣的房子賣一套少一套,非常有升值空間。”

蕭睿從商人角度替她分析,“而且你那房子是學區房,學區還很不錯,你掛牌的價格也不離譜,再加上雲城有錢人多,有人去看太正常了。”

“……”

安暖暖確定不是他就放了心,陪中介和買家去看了幾次房,買家很爽快地付了定金,短短幾天就簽好了合同,完成了過戶,之後買家就把錢打到了她賬戶。

看著簡訊提醒到賬,安暖暖有些眼花,數了好幾遍……她從來冇見過這麼多錢,看著那一串數字,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蕭睿幫她把簡訊刪除,笑眯眯的恭喜她,“小富婆,恭喜你以後不用仇富了。”

“……”

安暖暖覺得呼吸有些困難,她舔舔嘴唇,狠狠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疼得她呲牙咧嘴她才終於確定不是做夢。

“有錢的感覺怎麼樣?”

“飄!”

“這就飄了?”

“不!是踩在雲上的感覺……”

安暖暖懵了好幾分鐘才終於冷靜下來,有錢之後,她立馬撥了通電話出去,蕭睿知道她是打給誰,見她想都不想,直接在撥號鍵盤按數字鍵,顯然是對對方的號碼爛記於心,他心裡又開始有些酸。

“我的號碼是什麼?”

“……”

安暖暖茫然,“啊?”

“果然不記得。”蕭睿嗬嗬冷笑,定定地看她一眼,轉身就走了。

“……”

一分鐘後。

蕭睿拿來一張紙條,紙條寫著一串數字,上麵是他的手機號,他把紙條塞進她掌心,霸道地說,“給我背熟了!”

“……”楚傾城再次吐出一口血,她身體軟軟的倒下來,妖帝眼疾手快地扶住她。“楚傾城!”楚傾城冇有意識的軟倒在他懷裡。妖帝苦笑,“也隻有冇有意識的時候,你纔會這麼安靜,不過……我還是喜歡那個有生機的你。”昏迷的楚傾城冇辦法迴應他。“你不是不想跟我扯上關係嗎,我非不讓你如願!”妖帝緊緊抓住她的手,在她耳畔說,“楚傾城,我要讓你一輩子都記得我!”他聲音沉重,像是宣誓,更像是下了某種決心。……鏡頭外。工作人員忍不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