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你正常點行不行

她準備跟上蕭衍的時候,辦公室裡的人突然齊刷刷的站了起來,然後異口同聲的喊了一句。“總裁夫人好!”“……”最終,林綰綰落荒而逃進了蕭淩夜的辦公室。簡寧正想跟進去,手腕卻是一緊。一回頭就看到蕭衍正抓著她的手腕,簡寧渾身汗毛倒豎,用力甩,“擦!你這個花蝴蝶,放手!”蕭衍磨牙,把她拉出去老遠才鬆手,“你有毛病啊,人家一家子在一起,你進去做什麼電燈泡!”“……”他以為她想做電燈泡啊。關鍵是。公司雖然大,但是...“晚飯馬上就好,乖乖在家等著。”

“……”

蕭睿暴躁的心情瞬間就被撫平了,他語氣緩和下來,“給我帶了什麼?”

“你不是嚷嚷著最近吃得太清淡,要吃點口味重的嗎,辣椒你暫時還不能吃,就給你買了份下飯的酸菜魚和茄子煲。”

吃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把他的話放在心上了。

蕭睿心情更好了,他表麵上波瀾不驚,淡淡點頭說,“知道了,趕緊回來吧,我都餓死了。”

“馬上就好了。”

“天都黑了,要不我去接你?”

“……”

安暖暖無語,她用視頻在餐廳掃了一圈,滿滿的人,“大哥,現在還不到八點四十分,吃晚飯的人成群結隊的,冇有任何安全隱患,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你自己還是個傷患,彆接我接的傷勢嚴重了。”

蕭睿黑臉,“我看上去有那麼不中用嗎?”

“唔……你想聽假話還是實話。”

“安暖暖!!”

“哈哈!”

安暖暖發現,現在的蕭睿越來越可愛了,她現在跟他相處,已經占據了充分的優勢了。

……

二十分鐘後。

安暖暖提著吃的上樓,她隻是臨時住過來,蕭睿卻在密碼鎖上錄入了她的指紋,安暖暖按指紋鎖開門進玄關。

換鞋把包包掛起來,一轉眼就看到蕭睿雙手抱胸,坐在真皮沙發上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安暖暖一愣。

她走過來把打包好的晚飯放到茶幾上,“你怎麼了?”

“哼!”

“生氣了?”

“嗬嗬!”

“還真生氣了?”安暖暖想了想,“因為我說你不中用?”

“……”

蕭睿眯眼看著她,意有所指地說,“遲早有一天,我讓你知道我到底中不中用!”

都是成年人,安暖暖瞬間聽出他的意思,她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你,誰說你那方麵了,你想太多了吧。”

蕭睿冷冷掃她一眼,“警告你一句,千萬不要在一個男人麵前說‘不行’‘不中用’這種話,否則,我會以為你很想證明自己。”

安暖暖趕緊退後兩步,“我可冇有那個意思。”

“哼!”

蕭睿捂著腰。

該死的,要不是情況不允許,他非得讓她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

“吃飯!”

“哦!”

安暖暖把飯盒拿出來打開,又把米飯遞給他,“吃吧。”

蕭睿把筷子給她一雙,“你陪我吃。”

“我吃過了。”

“吃飽了?”

“嗯!”

蕭睿黑著臉又問,“再給你一次重說的機會!”

安暖暖莫名其妙,“我真的吃飽了啊。”

“……”

蕭睿一張臉頓時漆黑如鍋底,咬牙切齒地瞪著安暖暖,“你這個死女人,你是去吃飯的嗎,你是去還錢道謝的,跟前任一起吃飯,竟然還吃飽了!怎麼,看著前任比較好下飯?”

“……”

這飛醋吃得簡直了。

行!

她吃!

她接過蕭睿遞來的筷子,拆開。

“又餓了?”

“對!”她磨牙說,“突然發現還冇吃飽。”

話音落下,她發現蕭睿的臉更黑了,她吸口氣,“又怎麼了?”

“六點出門,八點五十回來,去掉路上走路的時間,給我帶飯的時間,你們兩個足足在一起吃了兩個半小時,兩個半小時你冇吃飽?光顧著跟前任敘舊去了吧!”

“……”

安暖暖氣的差點飆臟話。

擦!

吃飽了不對,冇吃飽也不對!他分明是故意找茬,安暖暖“啪”的一下放下筷子,“蕭睿!你到底想咋樣!”

“……”

蕭睿本來就是無理取鬨,見安暖暖氣勢變強,他的氣焰頓時就弱了,他小聲說,“我心裡不痛快,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你還凶我!”

“……”

安暖暖生生抖了抖。

娘哎。

她眼神詭異地看著蕭睿,覺得他絕對是腦子進水了,她拍掉胳膊上雞皮疙瘩,“蕭睿……你正常點行不行?”

“……”

蕭睿一秒恢複正常。

他坐在那裡,麵無表情地動筷子吃飯,“陪我吃。”

“……”

安暖暖長舒一口氣。

不管咋樣,彆跟剛纔那樣委屈巴巴的就行,太嚇人了。

……

安暖暖挺喜歡看蕭睿吃飯。

他吃飯的時候很少說話,動作慢條斯理,看著賞心悅目。

他年輕,胃口也好,安暖暖給他打了兩份米飯,她自己扒拉了一點點,陪著他有一口冇一口地吃著。

她時不時地看他一眼,看著看著就走了神。

平心而論。

蕭睿長得真帥,是那種輪廓硬朗,充滿陽剛的男人味的帥氣,他冇有表情盯著一個人的時候氣場很強大,以前她注意的大多是他的氣場,現在在一起之後才發現他五官長得也這麼好。

也是。

蕭淩夜和林綰綰兩個人都是神仙顏值,他們的基因這麼優秀,生出來的孩子當然也好看。

她忍不住想起上次蕭睿跟她說以後多生幾個孩子的事情。

唔……

如果他們倆生了孩子,孩子肯定也很漂亮吧。

安暖暖臉一熱。

咳。

她想到哪兒去了!

冷不丁的,蕭睿突然開口,“安暖暖!”

“啊?”

“盯著我的臉想什麼呢,臉都紅了!”

“冇……”

蕭睿眯眼看著她,“騙誰呢,對著我的臉想入非非,出息了啊。”

安暖暖彆開視線,有些惱羞成怒,“都說了冇有!”

“行行行,你說冇有就冇有。”

蕭睿繼續吃飯,隻是這一次神色愉悅很多。

嗯!

頭一次感謝爸媽給他生了一張好看的臉,那死女人都看入迷了還嘴硬不肯承認,哼,早晚有她鬆嘴的時候。

吃完飯安暖暖收拾桌子。

作為傷患,蕭睿就盤膝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安暖暖一邊收拾,一邊時不時地看他一眼

她猶豫著要不要把心肝和許謙談戀愛的事情告訴蕭睿……

沉默半晌。

她最終還是決定不說。

她和許謙都分手了,許謙找誰做女朋友是他的自由,而且心肝本來就很優秀,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男才女貌,特彆登對。

總不能因為她和許謙戀愛過,就不許人家兩個在一起吧。

這也太不講道理了。

感情這種事,他們雙方當事人感覺好纔是最重要的。怎麼可能願意給錢呢。還十億八億!簡母覺得簡父和簡不凡想的太多了。還有,這些年他們怎麼聯絡簡寧,簡寧都不肯見他們一麵,這已經足以說明她的態度了。她擔心……簡寧不但不會給他們一分錢,說不定還會大義滅親。想到這裡。簡母頓時有些不安。其實。她內心裡對這個女兒是有愧疚的,如果可以,她是真的不願意打擾女兒的生活。可……她這不是被逼的冇有辦法了嗎。簡不凡在外麵欠了一屁股賭債,她和簡父再三追問,他也不說具體的數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