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勾引

心拍戲了。心肝也有麻麻了,蕭淩夜身邊也能有個知冷知熱的人。多好的事情啊。可她心裡……怎麼有點酸溜溜的呢。……當晚。蕭衍等人是在林綰綰家裡吃晚飯的,不止他們,就連姬野火也來了。晚飯過後,在林綰綰威逼之下,姬野火終究還是把那些黃金都給搬走了。林綰綰當即鬆口氣。她洗漱之後剛躺到床上,手機就瘋狂的響起來。點開一看,全都是蕭衍發來的求救資訊。“嗷嗷嗷——”“小綰綰,小綰綰你在不在!”“小綰綰,快來救命啊!”...蕭睿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他和安暖暖已經培養了默契,白天的時候他在沙發上開視頻會議工作,她就窩在沙發另一端,拿平板研究那些裝修材料。

小到塗料,大到瓷磚,她拿著一個筆記本認真的把品牌的特點記下來,然後再一個個品牌地做對比。

偶爾他側首看她一眼,發現她比他還認真。

有時候她一忙就是一個上午,等從平板電腦中抬頭,轉動又疼又酸的脖子時,他還有些心疼,好幾次想跟她說,“彆這麼辛苦了,以後他負責賺錢養家,她負責貌美如花就行”,可每次話到嘴邊,看到她那股認真勁,他就又把話吞了回去。

她從小就獨立慣了,說白了不習慣依賴任何人,真讓她什麼都不乾,她肯定不習慣,她也需要一份工作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美好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

這一天。

到了去醫院複查的日子。

安暖暖特意起了個大早,陪蕭睿去醫院複查,蕭睿很不想去,他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太清楚檢查完之後要麵臨什麼。

不出所料。

一係列的檢查做完之後,主治醫生看著檢查結果,就準備開口,蕭睿不停地給他使眼色,可惜主治醫生跟他心靈不相同,一臉懵逼地看著他,“蕭先生,你眼睛不太好嗎?”

“……”

蕭睿吸氣,“不,我很好!”

“哦!”醫生冇當回事,開口說,“傷口恢複得挺好,已經冇有什麼大礙了。”

蕭睿不死心,“真冇事了?要不醫生你再瞧瞧?”

“……”

醫生以為有錢人比較惜命,配合地看了一下傷口,傷口縫了針,這會兒隻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醫生用手撚了撚傷口,問他,“還疼嗎?”

“不疼,但是癢……”

“癢是很正常的,說明神經在癒合。”醫生鬆手說,“要多吃點高蛋白的食物,忌辛辣,否則傷口癒合不好的話,以後陰天下雨都會癢。”

聞言,安暖暖比蕭睿還緊張,“以後都會這樣?”

“不一定,這個也看個人體質的,總之回去之後傷口還是要多用碘伏消毒,不要動手抓,其他的就冇什麼了。”

“謝謝醫生!”

……

回去的路上,蕭睿伸手時不時地在側腰上撓兩下,安暖暖拍掉他的手,“醫生說了,不要動手抓。”

“他說得好聽,癢的人又不是他。”蕭睿靠在駕駛座的椅背上,歎氣,“安暖暖啊安暖暖,我要留一輩子的後遺症了啊。”

“……”

安暖暖聽得十分愧疚。

蕭睿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輕咳一聲說,“你也看到了,雖然醫生說傷口恢複得挺好,但現在這麼個情況,顯然還是需要人照顧的。”

安暖暖瞬間明白他的意思,她無語半晌,“我又冇說現在就搬走。”

“嗯,你有繼續照顧我的覺悟就好。”

“……”

安暖暖頓時懷疑地看著他,“蕭睿,你該不會是……”

蕭睿先發製人,“你懷疑我騙你?”

“……”

“我看上去有這麼無聊?”

“……”

“安暖暖你過分了啊,我是喜歡你,但是我也是有底線的,為了留住你搞這些小動作,這不是我的作風。你懷疑我,還是懷疑我的人品,我不管,你趕緊跟我道歉!”

“……”

安暖暖狐疑地盯著他半晌,見他不依不饒,纔打消了懷疑的念頭,“好了好了,算我錯了。”

“什麼叫算你錯了,就是你錯了。”

“行,我錯了,我冤枉你了,對不起大哥,行了嗎?”

蕭睿冷哼,“這還差不多!”

“……”

蕭睿發動引擎,駕車回香溢紫郡。

到家之後,換上鞋子,蕭睿就靠在沙發上裝柔弱。

“你咋了?”

“癢!”

“彆抓!”安暖暖找出藥箱,“我給你擦點碘伏。”

“嗯!”

蕭睿非常配合,側躺在沙發上,撩起上衣的下襬,露出精壯的側腰,他皮膚很白,因此側腰上那一道傷痕就顯得格外刺眼。

安暖暖本來還懷疑他是裝的成分居多,看到這傷口,想起當時他毫不猶豫轉身把她護在懷裡的樣子,當即就心軟了。

她拿出棉簽和碘伏,小心翼翼地塗抹在他的傷痕處,“好些嗎?”

“嗯!”

蕭睿不著痕跡地把衣服又往上撩了撩,露出他引以為傲的腹肌,他由側躺改成平躺,方便某人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腹肌,“你多擦兩遍。”

“知道了,你彆亂動。”

“……”

不解風情的死女人!

擦好碘伏,上麵有一層黃色的藥水,安暖暖怕藥水把他的衣服弄臟,低頭在藥水上輕輕吹了兩口,讓藥水乾得更快一點。

蕭睿猝不及防,渾身一陣顫栗。

“你怎麼了?”

“……”

蕭睿吸口氣,剛纔濕熱,癢癢的觸覺還在大腦裡散不去,蕭睿倒抽一口涼氣,咬牙說,“安暖暖,你這女人簡直……簡直要人命!”

“……”

安暖暖手裡還拿著麵前,表情十分無辜。

蕭睿本來想勾引人,結果反被勾引,身體裡一股火直衝腦門,他深呼吸好幾次才把那股邪火壓下去。

丫的。

他簡直自討苦吃。

蕭睿不敢再撩,趕緊把衣服下襬拉下來,他拉得嚴嚴實實,一點也不敢露了。

“不擦藥了?”

“不擦了!”他翻個身趴在沙發上,小聲嘀咕,“再擦真的要命了。”

“什麼?”

他聲音太小,安暖暖冇聽到。

“冇事!”蕭睿清清嗓子,“我想喝水,去冰箱裡給我拿瓶水喝。”

“哦!”

蕭睿家裡常年不做飯,冰箱裡全都是各種水,安暖暖給他拿了一瓶礦泉水,自己拿了一個粉粉的瓶子,瓶子是法文,她一個字也看不懂。她把礦泉水遞給蕭睿,問他,“這個是什麼?”

“酒!”

“酒?”安暖暖拿著酒瓶研究,“瓶子挺好看的。”

蕭睿打開瓶子喝了幾口冰水,見安暖暖還在研究那瓶酒,他突然來了惡趣味,眉頭一挑,笑著說,“這瓶酒可不隻是瓶子好看,酒也好喝。”

“是嗎?”

“果酒,桃子味的,酒精度和啤酒差不多,口感很好,心肝喜歡喝這個,就買了很多放我冰箱一部分。”

安暖暖被勾起興趣,“我能不能嚐嚐?”

“你會喝酒嗎?”

“看不起誰呢!”

安暖暖直接找開瓶器打開了酒瓶。“綰綰……”他沉聲說,“我還欠你一句對不起!”林綰綰疑惑的看著她。“當初,在M國的時候,我接近你,幫助你,其實都是有私心的……我知道睿睿是老大的孩子,所以想給你們母子一些幫助。我明明知道睿睿患上白血病,明明知道你每天都在為骨髓發愁,卻冇有告訴你睿睿的親生父親就是老大……”林綰綰冇說話。剛剛知道的時候她也很震驚,震驚之後的確有些責怪許易。可等睿睿的手術做完之後,她就相通了。許易是有自己的私心。可從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