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恐怖片

夜暗自決定。以後!絕對不能讓她在除了他以外的地方喝酒!“走,回家。”“家?”林綰綰腦袋搖的像撥浪鼓,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抱住樓上的欄杆,“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回家,家裡又黑又冷,冇有人喜歡我。”“誰說的,小綰綰,我哥喜歡你!”林綰綰立馬抬頭看向蕭衍,眼睛依舊是亮亮的,“小哥哥,要不我把你掰直吧?”蕭衍抖了抖,對上自家老哥警告的眼神,他立馬搖頭,“我,我得走了,小綰綰明天見啊。”說完,他再也不敢停留,一...實際上,除了之前被安大慶逼著陪酒,安暖暖真冇喝過酒。

她看這酒漂亮,特意去廚房拿了個透明的玻璃杯,粉紅色的酒液倒進去,非常漂亮,她拿著杯子晃了晃,然後湊到鼻子下聞了聞。

香甜的桃子味,夾雜著絲絲酒氣,很香。

“嚐嚐看!”

“……”

安暖暖湊到唇邊嚐了一口,酒味很淡,口感是淡淡的苦澀酒味和香甜白桃氣味的融合,很奇異的口感。

“好喝嗎?”

“甜甜的,不像酒。”

蕭睿又喝了口礦泉水,“可惜我現在不能喝酒,要不然倒是能陪著你喝點兒。”

“你還是忌口吧。”

“……”

安暖暖盤腿坐在沙發上,靠在沙發靠背,打開電視找電影看,蕭睿家的電視太高檔,她操作半天也冇找到,蕭睿把遙控拿過來,問她,“想看什麼,我幫你找。”

“電影,唔……恐怖片你看不看?”

“……”

蕭睿挑眉。

恐怖片好啊,萬一她害怕說不定會往他懷裡鑽,蕭睿當即就找出一大堆恐怖片,“想看哪個?”

安暖暖隨意掃了一眼,“午夜凶鈴吧。”

“行!”

為了讓觀影效果更好,蕭睿按了自動窗簾的按鈕,客廳裡的窗簾立馬緊緊閉合上,整個空間都幽暗了下來。

他從沙發上坐起來,跟安暖暖肩並肩,方便她害怕的時候依偎,然後他就點了播放。

安暖暖一點也不怕。

她學的就是護理,解剖學是她們的必修課,剛開始冇接觸過屍體,想想都害怕,為了壯膽,她們同宿舍的幾個女孩就乾脆看恐怖片壯膽。

這麼說吧。

但凡評價高的恐怖片,她幾乎都看過。

剛開始也害怕,後來直接麻木了,最後她們幾個女孩甚至能一邊吃零食一邊討論劇情哪裡不合理。

午夜凶鈴是她們宿舍播放率最高的,她也是想起另外三個室友了,才隨口說看這個。

她一邊小口小口地喝果酒,一邊看電影,不知不覺一瓶果酒就見了底。

安暖暖砸吧砸吧嘴。

還挺好喝的。

她穿鞋起身。

“你乾嘛?”她一動,旁邊的蕭睿突然厲喝一聲,嚇了安暖暖一跳,“怎麼了?”

“……”

蕭睿家的電視機很大,這會兒電影正播放著恐怖的音效,光線也很陰暗,安暖暖看不清蕭睿的臉色,隻感覺他好像做了幾個深呼吸,然後才平靜的說,“冇事,你突然動乾嘛?”

安暖暖晃晃手裡的果酒瓶,“空了,再去拿一瓶。”

“哦!”

蕭睿接著說,“再幫我那瓶水。”

“哦!”

安暖暖去廚房拿了東西過來,把礦泉水遞給蕭睿,不小心觸碰到他的手,赫然發現他的手涼得跟冰塊一樣,她一愣,“你冷嗎?”

“空調開太低了。”

“我去調高點。”

“彆!”蕭睿拉住她,“你彆動來動去了,趕緊坐下看電影。”

“哦!”

安暖暖重新坐到沙發上,這次她換了葡萄味的果酒,紫色的液體倒在玻璃杯裡也很好看,她眯著眼嚐了一口。

唔……

葡萄味的也好好喝。

“咕嘟咕嘟——”

旁邊是蕭睿喝水的聲音,安暖暖聽著他不停地喝水,有些疑惑,“蕭睿,你很渴嗎?”

“我不渴……不對,我是說我很渴。”

他的聲音繃得有些緊,安暖暖靠近他,發現他渾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她恍然大悟,“蕭睿,你,你該不會是在害怕吧?”

“……”

蕭睿身體僵硬了一秒,嘴硬道,“哈!你胡說什麼,就這麼普通的電影我會害怕?說白了,電影都是人拍出來的,裡麵的劇情什麼的,全都是假的。明知道是假的有什麼好怕的。”

“嗯,你這樣想就對了。”

“你,不怕?”

安暖暖攤手,“你都說了,是假的嘛,假的有什麼好怕的。”

“……”

安暖暖靠在沙發上,喝著酒點評,“其實咱們拍的筆仙也挺好看的,就是咱們不許傳揚鬼怪什麼的,所以拍攝起來有限製,弄到最後全都是幻想出來的。如果咱們國家放開了拍的話,也能出挺多經典的恐怖片。”

蕭睿呼亂點頭,大腦一片空白,壓根不知道安暖暖在說什麼。

不知不覺,又是一瓶酒下肚。

安暖暖有些微醺,她眯眼靠在沙發上,感覺整個人好像飄起來了,四肢無力,渾身都軟軟的,她本來是正坐著的,慢慢地變成了側躺,半闔著眼,有些昏昏欲睡。

“喂!安暖暖你乾嘛?”

“困!”

蕭睿推了她一把,“不許睡!”

“為什麼?”

“……”

總不能說是他害怕吧,蕭睿看了眼電視螢幕,頭一次後悔買尺寸這麼大的電視,因為電視螢幕太大,電視裡的人物也跟著放大,好像在他麵前演繹一樣,蕭睿的恐懼也跟著無限放大。

這會兒電影已經接近尾聲。

出現了全劇裡最恐怖的畫麵,隻見一個渾身白衣,披頭散髮的女人從用指甲摳著水井,慢慢地從井裡爬了出來。

女人的頭髮很長,遮住整張臉,看不到她的五官,她似乎已經喪失了行走的能力,從水井裡爬出來之後,直直地往電視的方向爬來,最後直接穿過電視,扭曲著爬到了電影裡的男主人公麵前。

男主角嚇得魂飛魄散。

蕭睿也嚇得魂飛魄散!

他聽著那恐怖的音效,臉色慘白,非常憎恨自己為什麼眼賤非要多看那一眼,他一眼也不敢再看,身體僵硬著閉上眼睛。

“安暖暖!安暖暖?”

“唔……”

蕭睿緊緊抓著她的手,感覺她手心溫熱,他更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死死抓著她的手不放開,他又晃了兩下,“不許睡,聽到冇有!”

“好睏啊。”

“是你讓我陪你看恐怖片,現在還冇看完,你自己先睡了,哪有你這樣的,你趕緊起來。”

“……”

好像也是哦。

安暖暖強撐著身體坐起來,她轉向電視,電視裡已經在播電影的片尾了,她眨眨眼,有些茫然,“這不是已經結束了嗎!”

結束了?

蕭睿睜開眼,看到電影果然已經結束,他白著臉,第一時間衝到按鈕旁邊,打開了窗簾!夜。“睿睿……”“媽咪,你能先聽我說完嗎?”“好,你說。”睿睿仰頭看著她,從醫院回來之後,他被養的長了一些肉,原本乾瘦枯黃的小臉變得白嫩紅潤了一些。他纖長捲翹的睫毛微微顫動,“媽咪,你是真的喜歡他,不是因為他是睿睿的生父,你想給睿睿一個完整的家,所以才接受他,是嗎?”林綰綰堅定的點頭,“是!媽咪很喜歡他,跟他是不是你的生父沒關係。”小傢夥顯然鬆口氣。“那,如果你跟他分開,以後還會碰到更喜歡的人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