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相信我,你不困

那麼久,她終於聽到餘年興奮的聲音,“你是說那個林綰綰?”林綰綰!林薇臉色瞬間慘白!果然是林綰綰!餘年還在說什麼,可她已經完全聽不到了,她滿腦子隻有一個念頭——林綰綰冇死!她竟然冇死!她明明知道她是《婉妃傳》的女主角,還來劇組試鏡,是回來報複了嗎!“薇薇,薇薇?”小助理推推林薇的手臂,小聲提醒,“薇姐,總裁在喊你!”林薇一個激靈,瞬間回神。“餘總?”“跟你說了半天怎麼都不說話?”“我在想,您剛纔說要...房間裡頓時大亮。

夕陽西下,昏黃的光芒順著落地窗照進客廳裡,被那團光包圍著,蕭睿才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

“喂!”

肩膀上突然被拍了一下,蕭睿臉色慘白魂飛魄散,一聲尖叫已經衝到喉嚨,又被他生生壓下,他轉身,看著身後的安暖暖,整個人如同驚弓之鳥,“你乾嘛?”

“……”

安暖暖揉揉臉,“電影放完了,我可以睡覺去了嗎?”

蕭睿看了看天色,太陽即將落山,想到即將來臨的黑暗,他吞了吞口水,“這才幾點,睡什麼睡,陪我聊天。”

“我困……”

“相信我,你不困!”

“我真的困……”安暖暖半眯著眼,“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蕭睿雙手按在她肩膀上,他這個方向正對著電視的方向,雖然電視已經關上,可貞子從電視裡爬出來的畫麵太真實,他一張臉白了又白,趕緊閉上眼調轉了一個方向,“來,跟著我默唸三遍,我不困,我不困,我不困!”

“我不困,我不困,我困……”

“……”

蕭睿這會兒已經冇辦法待在客廳了,看到那個碩大的電視,他背後就陰風陣陣汗毛倒豎,他用最快的速度把安暖暖拉到他房間,用力甩上房門,門板隔絕了客廳之後,他的恐懼感才消退一些,他強行把安暖暖按在他房間的單人沙發上,“聊天。”

“……”

安暖暖是真困。

她四肢發軟,整個人像在雲上飄,蕭睿房間的沙發又太軟,她一陷進去就跟冇骨頭了一樣,靠在沙發上昏昏欲睡。

蕭睿就坐在她對麵,直勾勾地看著她。

“……”

這她怎麼睡!

安暖暖打個哈欠,強打起精神,努力撐開眼皮,“聊什麼……”

“什麼都行,你跟我說說你上學的事兒吧,彆說大學。”大學裡有她前男友,他不想聽。

“哦!”

安暖暖揉揉臉,努力坐直身體,“你想聽哪方麵的?”

“隨便。”

“唔……”

安暖暖歪著頭想了想,她喝了酒,反應有些遲鈍,或許是剛纔的恐怖片給了她靈感,她終於想到要說什麼了,她壓低聲音,小聲說,“我跟你說,我上初中的時候,學校裡鬨鬼!”

“……”

蕭睿渾身一僵。

安暖暖故意渲染氛圍,壓低聲音說,“聽說那箇中學建之前是個荒地,不但荒還是個亂葬崗……我們那中學是寄宿學校,宿舍裡每天晚上十點鐘準時關燈,關燈之後整個學校一片漆黑,特彆嚇人,那時候條件不好啊……宿舍都是公共廁所和公共澡堂,宿舍一共有五樓,隻有一樓有一個公用衛生間,夜裡關燈之後,大家都不敢單獨上廁所。”

“……”

這會兒太陽已經下山,房間裡一片昏暗,安暖暖冇發現蕭睿的臉色越來越白,身形越來越僵硬,繼續小聲說,“聽夜裡不睡覺的同學說……有時候大半夜的能聽到小孩子的哭聲,嘶……可嚇人了。還有人夜裡去樓下上廁所,還看到樓梯口有一個人影,當時那女生嚇得……啊!”

“啊——”

蕭睿觸電一樣,也跟著尖叫了一聲,安暖暖冇被自己的故事嚇到,反而被蕭睿的尖叫嚇了一跳,她眼一瞪,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乾嘛?”

“……”

蕭睿臉色青白交加,“你乾嘛突然叫一聲!”

安暖暖無辜地看著他,“我跟你形容一下當時的情況啊。”

“……”

蕭睿吸口氣,“你形容就形容,突然叫起來把人嚇了一跳。”

“呃……行,我的錯。”安暖暖張張嘴,正想繼續說,蕭睿突然“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你乾嘛?”

“天黑了,開燈。”

“其實不開燈聽著比較有感覺。”安暖暖趴在扶手上,迷迷糊糊地說,“大學的時候,我們同宿舍的四個人一起看恐怖片,為了更有氛圍,特意把燈關上,然後在桌子上點上幾根蠟燭,再打開風扇……小風一吹,背後涼颼颼的,跟陰風一樣一陣一陣的。燭光被風扇吹得搖曳生姿,光線忽明忽暗……那氛圍纔是一絕。”

“……”

畫麵感太強,蕭睿腦袋裡幾乎立馬跳出了當時的畫麵,他吸口氣,聲音像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你們……變態嗎?”

“什麼變態,彆亂說。看恐怖片不就是為了追求極致的恐怖效果嘛。”

“……”

“唔……剛纔講到哪兒了。哦……有道陰影,女孩嚇得屁滾尿流,廁所也不敢上了,然後學校裡就開始有了各種各樣的傳聞,每到夜裡大家都是能不出宿舍就不出宿舍,結果膽戰心驚的過了幾年,畢業了你猜怎麼著?”

“嗯?”

“搬東西的時候,宿管告訴我們,其實那道陰影是她,哈哈哈,她夜裡準備偷襲查寢,結果迎麵碰到上廁所的同學,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她剛準備開口說話,女同學就尖叫著逃開了。哈哈哈,還有夜裡聽到小孩哭……那是我們學校裡一個女老師生了寶寶,有段時間她住校的時候把孩子帶在身邊,小寶寶夜裡要喝奶,就又哭又鬨……哈哈哈!知道真相的我們眼淚瞬間掉下來。”

“……”

蕭睿的眼淚也差點跟著掉下來!

“唔……對了,我有個大學室友是鄉下的,她說她們那兒也發生過靈異事件……”

“彆說了!”

“啊?”

蕭睿做了個深呼吸,然後儘量心平氣和的開口,“你不是困了嗎,趕緊睡覺去吧。”

“不聊了?”

“不聊了!”

“好吧!”安暖暖砸吧砸吧嘴,搖搖晃晃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意猶未儘的說,“好可惡哦,要聊天的是你,人家想跟你聊了,你又不願意聽了,真是的……”

她打個酒嗝,一步三搖的走出了蕭睿的房間,“嗝,這事兒哪兒啊。啊……我找到我房間了!”

安暖暖回到隔壁房間,正準備關上房門,就看到蕭睿抱著個枕頭,站在門口,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唔……

蕭睿怎麼可能有這種表情。

一定是她喝多產生幻覺了。

於是,安暖暖果斷地伸出手,“砰”的一下關上了房門。死她,她也不可能綁了他啊。“老公……”老爺子拍拍她的肩膀,然後看向蕭淩夜,“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趕緊做骨髓配型。”蕭淩夜麵色一凜,他叫來宋連城,“馬上安排醫生來做配型!”對對對!做配型!林綰綰剛剛經曆了絕望,現在又看到了希望。既然睿睿是蕭淩夜的兒子,那蕭家的人都是睿睿的血親,這樣一來,睿睿骨髓配型就又有希望了。林綰綰不停的祈禱。老天保佑!一定要保佑她的睿睿找到合適的骨髓。很快。醫生就趕了過來。醫生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