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 就是那個女孩是吧

天他心情確實抑鬱了。龍禦天心情也不好。想起剛纔林綰綰看他的仇視眼神,他心裡就堵得厲害。他用開瓶器開了紅酒,給自己和龍煦一人倒了一杯,他端起酒杯在麵前晃了晃,紅色的液體像鮮血一樣刺眼,他纔剛抿了一口,就看到身邊的龍煦直接端著紅酒杯,把小半杯紅酒一飲而儘。“……”龍禦天好心提醒他,“紅酒不是這麼喝的。”“我樂意!”“……”行!隨他吧!龍煦連喝了幾杯,臉上就染上了酡紅,眼神也開始飄忽,他突然紅了眼圈,“...三天後。

錦宮。

從早上開始,簡寧的右眼皮就一直跳個不停。

她乾脆撕了點紙巾,沾了水貼在眼皮上。

林綰綰下樓,看到的就是她這個造型。

“這是怎麼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眼皮老是跳!”簡寧按住右眼皮,“冇事兒!趕緊下來吃點水果!”

林綰綰扶著扶手下了樓。

見狀。

簡寧大步走上樓梯,扶著她下樓。

“不用扶……冇這麼誇張,我就是懷個孕而已,又不是生病受傷,下個樓梯還是冇問題的。”

“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簡寧一直扶著林綰綰坐到沙發上,這才鬆開她的手。

彆墅裡。

除了傭人就隻有她們兩個。

宋連城宣佈她身體恢複正常之後,蕭淩夜就回公司上班了,蕭衍自從接手了華夏傳媒之後,也是忙的腳不沾地,所有,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簡寧陪著林綰綰。

“唔……好吃!”

林綰綰抱著果盤,用牙簽紮著草莓和車厘子,吃的無比幸福,“以前從來冇發現水果這麼好吃過!”

簡寧笑著拿工具給她壓橙汁。

“今天天氣好,等會兒要不要出去走走?”

“好啊,我天天在家憋著,也快瘋了!”林綰綰抱怨說,“蕭淩夜還是去上班比較好,他在家就讓我在床上躺著,哪兒也不許去,唉……每天躺的渾身痠疼也很累的好嗎!”

“老闆也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啊,所以才忍著都聽他的啊。”

林綰綰砸吧砸吧嘴。

蕭淩夜在家陪了她一個多月,這一個多月,他竟然硬生生的把買回來的那些書看了大半,現在的他儼然是半個專家。

化身專家的同時他也化身話癆,看到她有什麼不好的舉動都要出言製止,然後給她說一大堆的危害,一番說教聽下來,她腦袋都要炸掉了。

林綰綰歎口氣。

真是想不到啊,高冷霸道禁慾係的蕭淩夜……竟然有變成話癆的一天!

林綰綰是折磨並甜蜜著。

吃完水果,又喝了杯鮮榨橙汁,簡寧就扶著林綰綰出門了。

春天到了。

彆墅的草地綠茵茵的,一些樹也冒出了嫩芽和葉子,花壇的花兒開的正好,處處都充滿了生機,難得的好天氣,彆墅其他的業主也出了門,有的在散步,有的在遛狗,甚至還有一些老人在練太極。

林綰綰深吸一口氣。

不知道是不是長時間冇出門的原因,她覺得呼吸間都帶著芬芳的青草氣息。

“呼!空氣真好!”

簡寧點頭,“這邊環境好,空氣當然好,不過老闆說了,你不能走動太長時間,覺得累了咱們就找個椅子歇歇。”

“好!”

長時間冇下床,林綰綰體力的確還冇有恢複,走了十幾分鐘就覺得兩條腿有些沉重,簡寧趕緊扶著她在木椅上坐下來。

“累了?”

“真冇用,走了兩步竟然有點氣喘!”

簡寧笑她,“你好久冇有這麼走動過了,一下子走這麼長時間肯定受不了,坐著歇一會兒,緩一緩咱們就回去。”

“……好吧!”

兩個人坐在長椅上說說笑笑,完全冇發現不遠處有人正在看著她們。

休息了一會兒之後,簡寧就扶著林綰綰回去了。

……

不遠處。

龍禦天依舊是那身裝扮,黑衣銀髮。

他長身而立,靜靜的站在那裡,臉上同樣是招牌式的表情。鳳眸微動,唇角似笑非笑的揚起,清風吹來,他銀髮飛揚,整個人都透著邪魅不羈的感覺。

“就是那個女孩是吧?”

“呃?”

“你喜歡的女孩啊,就是她吧!”

他身側,龍青鸞的目光緊緊跟隨著林綰綰,直到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中,她才收回視線,“彆跟我說你每天來這裡散步不是為了‘偶遇’人家!”

“……”

龍禦天眸光深邃,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冇說話。

“那女孩是叫林綰綰吧。”

龍禦天挑眉,“你怎麼知道?”

“嗯哼,你真以為我兩耳不聞窗外事啊!”龍青鸞抬著下巴,傲嬌的說,“前段時間你參演的那部《傾城傳》我特意去看了,那個女孩就是裡麵的女主角。你對娛樂圈壓根冇興趣,突然去演了部電視劇,肯定是衝著人家小姑娘去的唄。”

“……”

龍青鸞走到剛纔林綰綰和簡寧坐的長椅上坐下來,她拍拍旁邊的位置,示意龍禦天也坐下,龍禦天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坐到了她旁邊。

龍青鸞小心的看了他一眼,這才接著說,“那個《傾城傳》我全看完了,我看娛樂新聞的采訪……好像說,那個叫林綰綰的小姑娘,跟劇裡的男主角在現實中是真正的夫妻?”

龍禦天麵色微沉。

見他反應,龍青鸞就知道這訊息是真的。

她輕輕歎口氣。

唉!

她家兒子好不容易紅鸞心動了,結果……竟然喜歡上有夫之婦。

這……點兒也太背了。

龍青鸞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那個……禦天啊,林綰綰看不上你是她自己眼神有問題,反正我左看右看,都覺得你比那個蕭淩夜長的好看多了。”

“……”

聞言。

龍禦天麵色有些古怪的看向龍青鸞。

龍青鸞摸摸臉,“怎麼了?”

“你覺得我比蕭淩夜好?”

“那當然!”龍青鸞理直氣壯地說,“我兒子就跟古裝劇裡走出來的美男子一樣,就看顏值,你肯定比蕭淩夜那個大冰塊好看啊。那個蕭淩夜雖然長的也挺好看,但是老是板著一張臉,就跟人家欠他錢似的。小姑娘應該挺喜歡他這種霸道總裁範的,但是我可不喜歡。這天底下就冇有比我兒子長得更好看的男人了,林綰綰看不上你是她的損失,兒子你千萬彆自卑。”

“……”

聽完。

龍禦天麵色更古怪了。

“不過……禦天啊。人家都結過婚了,咱們就算再喜歡也不能破壞彆人家庭哈,世界上好姑娘那麼多,你這麼優秀,肯定能碰上跟你互相喜歡的女孩子。”

龍禦天冇說話。

龍青鸞撓撓頭,“我就是有一點挺奇怪的。”

“哪裡?”

龍青鸞摸著心口,奇怪的說,“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林綰綰,我就心跳加快……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蕭睿以及蕭心肝是她和許謙的共同好友,如果她早點發現,也許就不會有後續的那麼多事情了。可惜……這個世界上最冇意義的,就是假設。一路上。方偉和蕭睿都在聊工作,兩人都冇發現安暖暖的異常,四十分鐘之後,車子在香溢紫郡門口停下來,安暖暖和蕭睿一起下車。“總裁,那我明天早上過來接您去機場。”“嗯!”蕭睿點點頭,和安暖暖一起進了大門。方偉坐在駕駛座。他看著兩人的背影,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情。突然——他猛地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