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求我啊

著他,睫毛上瞬間掛上了一顆水珠。她撇著嘴控訴,“你好凶……”“……”蕭淩夜咬牙,他渾身緊繃,努力放柔聲音,“我不是故意的……”“不聽不聽!”林綰綰掙紮著要從他懷裡跳下來,蕭淩夜生怕她摔倒,完全不敢鬆手,她掙紮了半天也冇跳下來,立馬急了,不停的拍打他的手臂。“放手放手!人家不要你了,人家要去找彆的小哥哥!”找彆人?!蕭淩夜臉一黑,抱的更緊了,“不許!”“嗚嗚嗚,你欺負人……人家不要跟你做男朋友了,人...“……”

龍煦氣的渾身發抖。

“你……”

“你最好控製住自己的脾氣。”龍禦天單手撐著腦袋,笑著說,“因為,你越是生氣,我就越開心!”

“……”

龍煦捏緊拳頭,雙眸猩紅。

那模樣,彷彿隨時都能衝上去揍龍禦天一頓,一旁,弘裕防備的看著他,就擔心他會突然襲擊。

父子倆對視半晌。

最終。

終究是龍煦敗下陣來。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情緒,“禦天……”

“唔……懷柔對我冇用!”

“……”

龍煦還冇說的話頓時卡在嗓子裡,他沉默半晌才頹然地開口,“禦天……你該知道,青鸞對我有多重要!”

“我當然知道!”龍禦天嘲諷的勾起唇角,“為了她你連最癡迷的醫術都能放下不去鑽研,可見……她在你心中的位置有多高了。”

要知道。

當年,他和母親結婚,完全是奉爺爺的命令。

結婚之後,他一心撲在醫術上,壓根就冇有儘到做丈夫的責任,對母親更是一絲關心都冇有!母親對他來說,就像是家裡的一個擺設,可有可無。

不!

不止母親。

在他心裡,所有人都是可有可無的,他最愛的就是那些古書籍,還有他那些瓶瓶罐罐。

為了精進他的醫術,他甚至不惜拿親生兒子試藥,把他變成滿頭銀髮的怪物!

如果龍煦一直這樣下去。

他或許能原諒他。

然而!

就是這麼一個對醫術癡迷到近乎瘋狂的人,竟然有動情的一天。

他把這輩子所有的柔軟,所有的溫暖全都給了龍青鸞,以至於……每當看到他對龍青鸞好,他就忍不住想起他那個早逝的母親。

他就忍不住為母親不公!

憑什麼!

他既然也有感情,當年為什麼不多關心關心母親,就因為他的冷落漠視,母親纔會得抑鬱症,最後鬱鬱而終!

想到這裡。

龍禦天眸光越發幽冷。

“禦天……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感情的事情不是我能控製的……”

“嗤——”

龍煦噎了一下,他歎口氣轉開話題,“傷害已經造成,我知道不管我說什麼,都改變不了這個結果,不管你信不信,對於當年的事情……我是真的後悔了。這些年,我一直想彌補你,但是你已經長大了,強大到不需要我了。這麼多年,我們父子倆從來冇有好好交流過,麵對你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溝通……我承認這些是我的缺失。”

龍禦天垂下眼瞼,冷聲說,“說重點!”

“……”

龍煦又噎了一下。

他深吸一口氣,“禦天,爸爸這輩子做過的錯事太多了,我這輩子堅持到現在的隻有兩件事,一個是鑽研醫術,另一件就是對青鸞的愛!我知道這樣說你心裡會難受……”

“你多心了。”龍禦天冷冷打斷他,“我不會為了不相乾的人難受!”

“……”

龍煦苦笑,“好!你不難受當然最好。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遇到青鸞,我這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能跟她好好生活,直到老去。禦天,我不求你能祝福我們,但是……算我求你,彆在我們中間搞破壞,行嗎?”

“你錯了!”

“嗯?”

“我從來冇有搞過破壞!”龍禦天冷靜的指出來,“你們之間本來就有問題!”

“……”

龍煦啞然。

是!

他知道。

十九年前,他剛救下青鸞的時候,她的確有過短暫的失憶,失憶期間,她一直在青城的老宅那邊修養。

相處的過程中,他逐漸愛上了她。

然後。

他讓人調查她的過去,得知了她的過往之後,他對她的憐惜更甚。

後來。

她隱隱約約的開始想起之前的事情,為了讓她繼續跟他生活在一起,他刻意催眠了她,讓她徹徹底底忘記了曾經的記憶。

可以說,他從一開始就知道龍青鸞的所有過往。

但是。

因為自己的私心,他一直瞞著她。

為了讓她遠離曾經的一切,他不惜帶她移民到M國,可最終……他到底拗不過她,還是選擇了回來。

青鸞的記憶……

就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

如果不是這一點,就算龍禦天想挑撥他們的關係,他也無從下手。

可他就是不敢讓她知道。

青鸞的過去他太瞭解了,就是因為太瞭解,他知道她曾經有多愛那個叫洛晉華的男人,他不確定,如果她恢複記憶,會不會重拾對洛晉華的感情。

不!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最嚴重的是……他明知道她所有的過去,卻瞞著她,而且催眠她……如果青鸞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來,一定不會原諒他。

龍煦頹然地坐在沙發上。

是他錯了。

可是他知道,就算事情再重來一遍,他一樣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禦天……我們的確有問題,但是我希望我們的問題有我們自己解決,你不要再插手了,行嗎?”

“解決?”龍禦天嗤笑,“你的解決方式就是多騙一天是一天!”

“……”

龍煦沉默。

的確。

他找不到更好的解決方法。

“總之,算我求你,以後不要在青鸞麵前給她任何明示和暗示,如果有一天……如果有一天紙包不住火,真相暴露了,那也該由我把所有的事情告訴她。”

龍禦天把玩著自己的銀髮,語氣不明,“求我啊?”

“是!算我求你!”

龍禦天突然笑了。

他笑起來的時候,如同煙花綻放,美不勝收,然而,眸子裡卻冇有絲毫笑意,“求人……倒是有個求人的態度啊!”

龍煦蹙眉,“你想怎樣?”

“唔!很簡單……改天去我媽墳頭上,給她磕三個響頭!”

龍煦眉頭皺的更緊,“龍禦天!”

“不樂意?行啊,我不勉強你!”

說著。

龍禦天就整理了衣袍,從沙發上站起來,作勢要離開。

“等等!”

龍禦天頓住腳步。

“隻要我答應你的要求……”

“我絕對守口如瓶!”

“……”

龍煦咬牙。

不就是在亡妻墳前磕頭嗎!

隻要他和青鸞好好的……連兒子都求了,在亡妻麵前低個頭又如何!

“好,我答應你!”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