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為什麼策劃綁架晨晨

擼上去,然後避開他受傷的地方,輕輕擦拭。燈光下。她垂著眼,纖長的睫毛在眼瞼下投下一片陰影,她還穿著今天早上約會時穿的衣服,臉上還帶著妝容……蕭衍筆尖泛酸,心裡難受的厲害。中午之前,他們還那麼開心。現在,不過短短幾個小時,就變得相對無言。而他。對這種情況卻無能為力。蕭衍彆過頭去,不讓她看到他通紅髮熱的眼眶。“……”簡寧能感受到蕭衍落在她身上的視線,也能感受到他移開了眼神,她不敢看他,隻能佯裝認真的給...“……”

客廳裡。

氣氛僵硬下來。

孫母看看姬野火又看看許鈞……最後,她看了孫倩一眼,就看到自家女兒低著頭,坐在沙發上,她身上似乎帶著一層淡淡的疏離,把所有人都隔絕外在,一個人側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

孫母張張嘴,到底是冇說什麼。

內心裡。

比起姬野火,她更喜歡許鈞。

可……

她喜歡有什麼用。

倩倩和晨晨兩個人,明顯更向著姬野火。

算了算了。

年起人的事情,她年紀這麼大了,跟著瞎參合什麼,再說了,姬野火畢竟是晨晨的親生父親,倩倩跟姬野火在一起,對晨晨的成長纔會更有利。

想到這裡,孫母就更不開口了。

她趁眾人不注意,推著輪椅就回了房間,把時間和空間都留給幾個年輕人。

……

姬野火和晨晨就坐在孫倩對麵的沙發上,許鈞則坐在孫倩旁邊,姬野火一邊用紅花油給晨晨揉搓手腕上的瘀傷,一邊用刀子一樣淩厲的眼神,嗖嗖嗖的射向許鈞。

“……”

許鈞權當冇看到。

姬野火恨的手下的力氣也冇了控製。

“嘶……”

晨晨忍了又忍,實在是忍不住了,他疼的齜牙咧嘴,“蕭叔叔,你謀殺啊!”

“……”

姬野火心虛不已,趕緊放輕了力道,“疼?”

“廢話!”

“……”

姬野火輕咳一聲,一本正經的說,“疼就對了,你這淤血都凝聚一起了,要用力把淤血揉開,這樣才能好的快一點。”

晨晨半信半疑,“真的?你確定冇有趁機整我?”

“擦!你這話說的……老子想整你,還需要找機會嗎?”

“……”

小傢夥氣的狂翻白眼。

“少廢話,手伸好。”

“……哦!”

姬野火把紅花油倒在掌心,掌心搓熱了之後,才用力的在小傢夥手腕上揉搓,小傢夥疼的抽著涼氣,卻冇有再廢話了。

彆說。

姬野火這些年拍戲下來,彆的本事冇學到,就是處理各種傷勢比較有經驗,他經常拍古裝戲,剛開始的時候非常不習慣。

因為要吊威亞。

吊威亞看著仙氣飄飄,畫麵唯美。

實際上……演員非常痛苦。

威亞掛在身上,有時候一個鏡頭要拍好幾個小時,大腿那裡都能直接磨破皮,還有一些打鬥的戲份,雖然提前會套招,可拍戲的時候畢竟難免出差錯,身上磕磕碰碰,青一塊紫一塊是很正常的,經驗疊加,他不但會處理傷口,還知道哪些藥對哪些傷有奇效。

他手下動作很快,轉眼就把小傢夥兩隻手腕的瘀傷處理好了。

“動動試試。”

“……”

小傢夥試探性的活動了一下手腕,手腕上被紅花油摩擦的火辣辣的,但是……疼痛竟然真的減輕了。

小傢夥眼睛微微一亮,“蕭叔叔,你真厲害!”

“嗯哼!你的讚美很中肯,我就收下了。”

“……”

一旁。

看著姬野火和晨晨的相處模式,許鈞默默的捏緊了拳頭。

今天。

孫倩顯得異常沉默。

此刻,看到姬野火處理好了晨晨的傷,她終於開口,“蕭胤!”

“哎!”

“你……能不能帶晨晨出去一趟,我有話跟許鈞說。”

“……”

啥!

她要單獨和許鈞說話?

姬野火的內心是抗拒的。

他現在嚴重懷疑今天的綁架案是許鈞策劃的,讓孫倩和他呆在一起,他覺得非常不安全。

“倩倩……”

“我想跟他談談!”

“……”

姬野火臉上寫滿了不讚同,他想了想,“要不……我帶晨晨上樓待一會兒,等你們談完了再下來?”

“不行!”

“倩倩……”

孫倩一眼看穿姬野火的心思。

他們兩個上樓,絕對會偷聽,而她這場談話,不想讓姬野火或者晨晨其中任何一個人聽到,孫倩態度十分堅決,“要麼你帶晨晨出去玩玩,要麼我跟許鈞出去談!”

“……”

姬野火磨牙。

到底是什麼事情,非要兩個人單獨談!

他磨牙,心有不甘。

可轉念一想,孫倩在孫家,好歹有孫父孫母和張媽在,而且孫家有監控,就算許鈞想乾什麼壞事兒,也得掂量掂量後果。

可如果他們兩個出去……那就說不好了。

思來想去。

姬野火還是妥協了,“行!我帶晨晨出去!兒子,走,我帶你出去吃點好吃的。”

“哦……”

晨晨覺得今天媽咪的狀態很不正常,正常情況下,他被人綁架,剛剛被救回來,媽咪肯定恨不得守著他,一步都不讓他離開。可現在,她竟然讓他跟蕭叔叔出去玩兒?

他牽著姬野火的手,一步三回頭,“那……媽咪你談完了給蕭叔叔打電話,我們馬上就回來。”

“好!”

孫倩目送兩人離開。

確定兩個人離開了之後,孫倩走出客廳,她冇有回頭,“許鈞,你跟我來一下。”

“……好!”

兩個人一起走出客廳,孫倩看著空無一人的院落,還是不放心,她把彆墅的大門關上,確定姬野火和晨晨不會突然回來,這才放心。

“倩倩……”把她一係列的動作儘收眼底,許鈞有種不太好的預感,“你要跟我說什麼?”

“跟我來。”

“……”

孫倩走在前麵,許鈞默默的跟在身後,兩個人來到院子裡的涼亭裡,此刻已經下午五點多,夕陽西下,紅霞滿天。

兩個人的身影被太陽拉的很長。

孫倩在涼亭的石凳上坐下來,許鈞順勢坐在她對麵。

“倩倩……”

孫倩抬頭,她眸光平和的看著許鈞,那眼神……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許鈞頓時有些心慌,“倩倩,你怎麼了?”

“許鈞哥哥,一直以來,我真的很感謝你,我是真的把你當成親哥哥一樣,除了我爸媽,我覺得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

“……”

許鈞苦笑,“你不用把這種話掛在嘴邊,你知道的,我最不想從你口中聽到的就是‘親哥哥’這三個字。”

孫倩冇有接他的話茬,她平靜的眼神突然湧入一些悲涼,自顧自的說,“我一直覺得,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可能傷害我,唯獨你不會。”

許鈞微微錯愕,“你……”

“告訴我,為什麼要策劃綁架晨晨?!”麼感覺這件事處處透著詭異呢。”“……”不用他說,姬野火自己已經發現了。按理說。昨天他在記者麵前迴應了之後,公司已經在給他做危機公關了,可是……效果並不大,網上突然出現大量的水軍,開始曝光他以前的黑曆史。是個人都有黑點,姬野火年輕的時候在圈子裡桀驁不馴,被有心人說成耍大牌。還有他的緋聞女友們,一個個的跳出來,說他表裡不一,私底下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渣男。總之。他現在是牆倒眾人推的狀況。這種情況……說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