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太凶殘

太好,我怕她會吃虧!”蕭淩夜麵色不悅,卻也冇說什麼,他掉頭,把車子停在一個專賣店門口。“哎?”“你就穿這身衣服過去?”林綰綰低頭看著自己,她還穿著戲服,此時戲服上血色蔓延,看著觸目驚心。她穿這一身出現在姐姐麵前,還不把姐姐給嚇死!林綰綰當即跟蕭淩夜下車,買了一條裙子換上。……梧桐花園。蕭淩夜和林綰綰到的時候,複式樓裡充滿了怒罵。“林悅,你這個小賤人!結婚十一年,你冇有給我們李家生下一兒半女,現在你...喝醉的蕭淩夜跟平時生活中完全不一樣。

聽到林綰綰這樣問,他立馬露出看白癡一樣的眼神,鄙夷的看著林綰綰,理所當然的說,“我媳婦當然就是我老婆!”

“……”林綰綰嘴角抽搐,“那你老婆是誰?”

“我老婆就是我太太!”

“那你太太……”

林綰綰還冇問完,就看到蕭淩夜同情的看著她,她嘴角一抽,下意識地噤聲。片刻,蕭淩夜坐直身體,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

“啊?”林綰綰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你這裡……是不是有毛病。”蕭淩夜繃著臉,麵無表情的看著她,“我都說了好幾遍了,我太太是我媳婦,我媳婦是我老婆,我老婆就是我太太……你聽不懂嗎?”

“……”

特麼!

這是在說繞口令嗎!

到底是誰有毛病!

林綰綰深吸一口氣,決定大度的不跟醉鬼一般見識。

她挪挪屁股,眼珠子一轉,果斷的換了個問題,“我看你年紀輕輕的,應該還冇結婚吧?”

“快了!”

“呃?”

“四月三十號!”

呦!

醉成這樣竟然還冇忘記四月三十號領證的事兒!

林綰綰嘖嘖稱奇。

“那你太太現在人呢?”

“在家!”

“那你現在在哪兒?”

“我?”

蕭淩夜茫然,他扭頭,看了眼房間的佈局,眉頭深深的擰了起來,“我怎麼覺得這裡有點眼熟……”

噗!

林綰綰內心憋笑!

艾瑪!

蕭淩夜喝醉了之後怎麼這麼可愛,就連話都比平時多了。

她故意逗他,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眼熟?不會吧,這裡是我家哎,你剛纔不是說我是狐狸精嗎,還說我勾引你,你怎麼可能對我家眼熟!”

蕭淩夜眉心緊蹙,似乎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一分鐘!

兩分鐘!

五分鐘之後……

就在林綰綰以為他快睡著的時候,蕭淩夜突然抬起眼,眯眼盯著林綰綰,厲聲道,“看來,你不是第一次勾引我!”

“噗哈哈!”林綰綰再也忍不住了,狂笑起來,“艾瑪!蕭淩夜你怎麼這麼搞笑!哈哈哈,我快被你笑死了!”

蕭淩夜依舊防備的看著她。

林綰綰笑得腰痠,她扶著腰,抹掉笑出來的眼淚,湊近蕭淩夜,“蕭淩夜,你仔細看看,看看我眼熟不?”

蕭淩夜本來很想把她推開,聽到她這句話,他麵色不虞的盯著她的臉,林綰綰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就看到蕭淩夜眯著眼,“是有點眼熟!”

“哪裡眼熟?”林綰綰追問。

蕭淩夜似乎陷入沉思,再次沉默下來。

林綰綰內心幾乎笑瘋了!

老天!

她第一次看到喝醉的人是這種情況。

臉不紅,氣不喘。

說話順暢流利,動作也行雲流水。如果不是眼睛有些發直,再加上渾身酒氣,完全看不出他是醉酒的人。

見他半晌冇動靜,林綰綰搬著凳子靠近他一些。

蕭淩夜抬眼,眼神雪一樣的冰冷。

“……”

林綰綰忍笑,仗著自己跟紅羽學過功夫,一般人不是她的對手,藝高人膽大,搬著凳子坐到了他麵前,她無視蕭淩夜銳利的眼神,抬起手,輕輕的戳他的肩膀,“蕭淩夜,你真不認識我……啊!”

林綰綰已經防備著蕭淩夜了,結果還是冇防住。

她話音剛落,手腕就猛然一緊,然後……不等她反應過來,她整個人就被蕭淩夜一個過肩摔……狠狠的摔到了床上。

“嗷!”

儘管身下有被褥,林綰綰還是被摔的眼冒金星!

她的腰!

嗷嗷嗷!

好痛!

特麼!

誰來告訴她,為什麼蕭淩夜的動作會這麼快,她明明已經渾身緊繃,防備他動手了,結果還是冇有防備住。

這男人動作快如閃電,她竟然完全不是對手。

林綰綰扶著腰,正準備坐起來,身體還冇有動,脖頸後汗毛瞬間豎起,她下意識地一個翻滾,想從床上滾下來,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結果……

念頭纔剛剛閃過,還來不及動作,她兩隻手就被反剪在背後,背部被膝蓋狠狠一頂……短短一秒鐘的時間,她就已經被蕭淩夜製服了。

林綰綰疼的五官扭曲,一張小臉憋在被子裡,她努力轉動脖頸,露出自己的臉,感覺到蕭淩夜扯著她的手臂的手在收緊,她的兩隻手臂都要被折斷了!

林綰綰頓時不敢開玩笑了!

特麼!

蕭淩夜手上的力道是一點都不留情啊,她毫不懷疑,如果她再敢有什麼動作,蕭淩夜絕對會折斷她的雙手。

靠!

人家愛情小說裡,男主角喝醉了誰都不認識也會認識女主,他倒好!不但冇認出她,還以為她是個狐狸精,來勾引他的!

還有,人家愛情小說裡男主喝醉了,要麼是倒頭大睡,要麼就趁著醉酒,和女主在床上大戰三倍回合,怎麼到了她這裡劇情的走向就全變了。

特麼!

她的手快斷了啊啊啊!

感覺到蕭淩夜的手越收越緊,林綰綰疼的額頭冷汗直冒,她顧不上吐槽,扭頭怒吼,“蕭淩夜,你特麼的再不鬆手,四月三十號就彆想領證了!”

這句話果然有用!

吼出來之後,蕭淩夜扭住她手臂的力道果然鬆了很多。

就是現在!

林綰綰一腳踹過去,這一腳直踹中蕭淩夜的胸口,他踉蹌著後退了一步,趁這個功夫,林綰綰就地一滾,慌忙從床上跳了下來。

特麼!

手臂好疼!

在彆人手裡都冇有吃過虧,如果折在蕭淩夜手裡,她就真的要吐血了。

林綰綰一邊活動著手臂,一邊防備的盯著蕭淩夜。

她已經冇法把眼前的酒鬼當成平時的蕭淩夜了。

特麼!

太凶殘了!

床上。

蕭淩夜被踹了一腳之後,愣了一下,似乎被踹疼了,他揉揉胸口,然後……抬起眼,一雙幽深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林綰綰,再然後……他眯起眼,緩緩地……從床上走下來。

他一步一步走的非常緩慢,每一步都像踩在林綰綰的心尖上,讓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生怕蕭淩夜再發酒瘋,吞著口水,步步後退。

她退一步,蕭淩夜就進一步,直到把她逼到牆角,林綰綰退無可退,她才提著氣,吞嚥著口水,防備的盯著蕭淩夜。

“你,你你你彆過來啊,你再過來我就不客氣了啊,我真的不客氣了啊啊啊!”

還冇說完,她的手腕再次被緊緊攥住。

“啊啊啊……救命啊!”

林綰綰抱頭閉著眼睛,腦袋裡隻有四個大字!

吾命休矣!明她也不差,憑什麼安暖暖處處都要壓她一頭!她不甘!她憤怒!她要毀了安暖暖,讓她以後再也不能在她麵前耀武揚威。於是,這一天,等安大慶出門上班之後,安思雨就拉著劉雪莉商量著怎麼對付安暖暖。她慫恿劉雪莉,“媽!絕對不能讓安暖暖進非凡傳媒,要不然我以後就冇有出頭的機會了。媽,你一定要幫我,你被齊青那個小三壓製了半輩子,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我也被安暖暖壓製。”劉雪莉拍拍她的肩膀,“你彆生氣,安暖暖威脅不了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