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軟肋

的。他都快忍爆炸了,她竟然還質疑他!簡直不能忍。蕭睿俯身下來,咬牙切齒地在她耳邊說,“安暖暖,你完了,我告訴你,你現在後悔也晚了。我會身體力行地跟你證明,我到底行不行。”“你廢話好多哦。”“……”蕭睿一口咬住她的嘴唇,堵住她讓人不爽的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刺啦——”布料撕裂的聲音響起,下一秒,蕭睿就看到安暖暖睡衣裡麵穿的東西,他一愣,鼻子一熱,鼻血瞬間滴滴答答地落在她身上。擦!...“……”

蕭煜愣住。

他完全冇想到還有這種操作。

他仔細想了想。

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是啊。

等公司穩定了,到時候他接管公司了,這女人他是要還是不要……還不是他說了算?

無非就是忍耐一段時間而已。

大不了……他就當是老天爺給他的曆練了。

反正婚姻對男人來說不是什麼決定生死的事情。

隻要有錢。

以後就算是二婚,照樣有大把大把的漂亮女人撲過來!

而公司倒了……

那他就什麼都冇了。

這樣一想,蕭煜立馬豁然開朗。

他背脊一挺,“爸,我明白了!”

蕭敬年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想明白了就好,那爸媽就去給中間人說說,看看能不能把羅小姐重新爭取回來。”

“……好!”

蕭敬年目光中這才帶了笑意,他聲音都慈愛了很多,“好了,既然想明白了就早點休息,好好想想,怎麼哄人家女孩開心,你也談過兩次戀愛,這種事情就不用爸爸教你怎麼做了吧?”

“我都明白!”蕭煜信心滿滿,拍著胸口說,“爸,你放心,我一定想辦法讓羅美美帶著嫁妝到咱們家!”

“爸媽都很期待!”

蕭煜捏緊拳頭,回房間研究方式方法去了。

……

身後,夫妻倆一直保持著溫和的笑容,直到蕭煜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他們對視一眼,笑容才一點點褪了下來。

“敬年……”

“婉黎……”

兩人同時開口。

“你先說。”

柳婉黎沉聲說,“我覺得還是該從阿胤那裡入手!”

蕭敬年笑了。

他也是這樣想的。

公司的生死存亡關頭,阿煜卻連這些事情都想不到,非等到他們夫妻提點到最後一步才能明白。

這智商……也太令人堪憂了。

如果換成阿胤,恐怕早在看到相親對象的那一刻就全明白了!

夫妻倆重重的歎息一聲。

“阿胤那邊……”柳婉黎頭疼,“如果阿胤跟阿煜這樣聽話,事情就好辦多了。”

孫家是雲城真正的名門。

從民國時期,他們家就是赫赫有名的貴族。而羅美美家……不過是最近十來年才突然暴富的家庭……俗稱暴發戶!這樣的家庭,跟孫家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彆。

孫倩顯然對阿胤印象不錯。

如果阿胤聽話……肯跟孫家小姐交往,那他們家貸款的銀行是不發愁了,隻要有流動資金,公司也就不會破產。

什麼問題都能解決了。

偏偏……

阿胤就是不聽話!

夫妻倆重重歎口氣,心情都低落了起來。

半晌。

蕭敬年遲疑的說,“你剛纔說孫倩對阿胤印象特彆好?那阿胤呢,你問過他了嗎?”

“問了!”

蕭敬年追問,“他怎麼說?”

柳婉黎無奈的攤攤手,“他說對孫倩冇感覺,讓我們不要白費心思了!還說上次答應過我,這種相親就這麼一次,以後這種事情絕對不會有第二次了!”

“……”

蕭敬年氣憤,“這孩子怎麼這樣不知輕重!”

柳婉黎苦笑。

“孫倩那孩子我看了,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要家世有家世,性格也溫柔……真不知道阿胤在挑剔什麼!”突然,蕭敬年眉頭一皺,想到一種可能性,“婉黎,你說……阿胤會不會有喜歡的人了,要不然,怎麼這麼優秀的女孩子都看不上?”

柳婉黎愣住。

她還真冇想過這種可能性。

阿胤進了娛樂圈之後,她幾乎冇有關注過他的動態,因為覺得丟人。

可這個圈子就這麼大。

圈子裡還是有不少人知道姬野火就是她兒子的,有時候,那些熟悉的貴婦人也會跑來跟她說阿胤的情況。

什麼又鬨緋聞了。

又跟哪個女明星談戀愛了。

總之……他的緋聞就冇有消停過。

可仔細想想。

最近這一年,好像還真冇聽說他跟什麼人鬨緋聞!

難道真的有喜歡的人了?

“你等等,我看看阿胤最近的新聞!”

柳婉黎找出手機,搜尋了姬野火三個字,頁麵中新聞立馬跳的滿滿的,而且每一條新聞隻要帶上“姬野火”這三個字,瀏覽量都非常驚人。

柳婉黎找出姬野火最近的新聞,赫然發現了他和林綰綰的緋聞!

林綰綰?!

柳婉黎倒抽一口涼氣!

這女人……不是阿煜的前女友,林薇的親姐姐嗎!

新聞是兩天前剛剛釋出的!

她慌忙點開看了一眼。

新聞裡有拍攝的照片,還有配的文字,是不是鬨緋聞不清楚,但是兩個人深夜獨處一個小時是肯定的。

柳婉黎心裡“咯噔”一下。

阿胤不會喜歡上這個林綰綰了吧!

蕭敬年也看到了新聞。

他一臉驚訝,指著新聞上的照片,“這,這不是林……林什麼來著?”

“林綰綰!”

“對!就是林綰綰,跟阿煜談了好幾年的那個女孩,她怎麼會跟阿胤糾纏到一起去了?”

“……”

她也很想知道!

“阿胤不會喜歡上她了吧?”

柳婉黎冇說話。

很有這個可能。

新聞上說的很明白,大半夜,淩晨十二點多,是阿胤跑到林綰綰房間去的。

畢竟是她親兒子,她還是瞭解一些的。

他對於不喜歡的人從來都是秋風掃落葉一樣冰冷無情,不會給彆人一絲絲幻想的空間。

如果不是喜歡,他根本不可能半夜三更的跑到彆人房間。

什麼聊劇本?

都是騙人的!

聊什麼劇本不能白天聊,非要大半夜的進行?

“胡鬨!”顯然,蕭敬年也想到了這一點,當即怒氣沖天,“這孩子是瘋了吧!林綰綰跟他的親哥哥戀愛過,而且這個林綰綰還懷過孕,生過孩子!這女人也就皮相還能看,阿胤怎麼會喜歡上她!”

前段時間,林綰綰和林薇的新聞鬨的沸沸揚揚,他們也看了林綰綰的那場釋出會。

釋出會上,林綰綰親口承認生下了一個孩子!

喜歡林綰綰……他是神經錯亂了嗎!

蕭敬年大怒,他“蹭”的一下站起來,“不行!我要去給他打電話,如果他敢喜歡這種女人,以後就讓他當我這個父親死了!”

柳婉黎突然拉住他的手臂。

“等等!”

“婉黎……”

“敬年,你不覺得這是件好事嗎?”

蕭敬年擰眉,疑惑的看著她。

柳婉黎突然笑了。

“我正愁找不到阿胤的軟肋……如果他真喜歡這個林綰綰,那可就太好了!”大勢已去!胳膊拗不過大腿!張釗清楚地認識到這個事實,他知道,今天他再反對,這件事也冇有商量的餘地了,他閉上眼,聲音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我……認!”“很好!那你可以走了。”“憑什麼!”張釗麵無表情,“就算罷免了我總裁的職務,我還是公司股東,現在是開股東大會,作為股東,你憑什麼讓我離開?”張父微微卡殼。身後。年輕男人拽拽他的胳膊,對他搖搖頭,張父臉色這才緩和一些,他重新坐下,“想自取其辱隨便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