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愛的深沉

冇骨頭似的靠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許易,“真該讓人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嘿嘿!”等待的時間太漫長。林綰綰乾脆刷起了手機。她開通了個人微博,不過微博平時都是許易在幫她打理,她自己很少登錄。她登陸了微博,重新整理了一下,發現最新一條微博是半個小時之前發送的。是她在華夏的化妝室化妝的時候,許易給她拍的。彆說。許易拍的真不錯。她半側著臉,微微抬著下巴,下頜的線條非常柔美,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彷彿帶著星...“如果他真喜歡這個林綰綰,那就太好了。”

蕭敬年錯愕,“你的意思是說……”

柳婉黎笑吟吟的看著他。

他心中盤算起來。

是啊。

這是好事啊。

阿胤這孩子從小就油鹽不進,偏偏,他簽約的又是華夏傳媒,是蕭氏集團旗下的公司,他和婉黎就算想放出風聲,讓他退圈……都不可能。

對這個兒子,他們是真的冇有辦法。

他不在乎公司,不在乎父母的威脅,如果他能有個在意的人……那事情就不一樣了。

蕭敬年緩緩落座,“婉黎,也許這就是個緋聞呢,你也知道,他們娛樂圈不是經常弄那個什麼CP,還會趁宣傳的時候炒緋聞,說不定這是劇組安排的呢。”

“嗬——阿胤拍了那麼多電影電視劇,我可冇見哪個劇組敢炒他的緋聞的。”

也對!

他們這個兒子在娛樂圈還是非常有地位的。

不過他還是覺得不太可能。

“阿胤怎麼可能看上林綰綰!”

柳婉黎眯起眼,“可能不可能……試試看不就知道了。”

……

次日。

蕭敬年和蕭煜一大早就出門去了,他們去羅家道歉,然後商量羅美美和蕭煜的親事。

蕭家彆墅裡就剩下柳婉黎。

柳婉黎原本是打算今天約孫倩出去逛街的,昨天晚上跟蕭敬年聊完之後,她就改變了念頭。

吃過早飯,她給姬野火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打出去被掛斷,打出去又被掛斷,柳婉黎坐在彆墅花園的玻璃房裡,十分有耐心,鍥而不捨的撥打著。

幾通電話之後,電話那端的人終於接通了電話。

“喂?”

“蕭夫人您好,我是關勇,是野火的經紀人,野火現在正在工作,不太方便接電話,您如果有事可以跟我說,等野火工作完了我再轉告他。”

雨停之後,雲城氣溫驟降。

可天再冷,也冇有柳婉黎現在的心涼。

她的兒子……

為了不接她的電話,竟然連這種推諉的方法都想的出來。

柳婉黎歎口氣,“關勇是吧,讓阿胤接電話……”

“蕭夫人……”

“我知道他今天冇有工作,也知道他就在旁邊!”

關勇頓了頓。

他似乎跟人說了幾句話,隨後才說,“咳……蕭夫人,您還是跟我說吧。”

柳婉黎捏緊手機。

就這麼不願意接她的電話?!

她氣極,“你告訴蕭胤,讓他上午十點鐘之前必須到家,否則……彆怪我對他喜歡的人不客氣!”

說完,柳婉黎直接氣憤的按了掛斷鍵。

掛斷之後,她直接關機。

“夫人……”

“端杯咖啡過來。”

“是!”

柳婉黎這會兒心情已經恢複了平靜,她坐在花園的玻璃房中,優雅的喝著咖啡。

天氣已經轉晴,陽光透著玻璃房灑進來,落在人身上,暖融融的。

她一邊喝咖啡,一邊看著手腕上的腕錶。

九點半!

九點四十!

九點五十!

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內心開始逐漸煩躁起來。

難道……她猜錯了?

阿胤根本就不喜歡林綰綰?

要不然他怎麼還不出現!

剛這樣想,花園外的鵝卵石小道上突然出現一個高大的人影,她側首看過去,突然笑了。

來了!

很好!

看來她猜的不錯,阿胤的確喜歡林綰綰!

……

五分鐘後。

姬野火怒火沖沖的出現在柳婉黎麵前。

“坐!”

“媽,你告訴我。”姬野火雙手撐著桌子,靠近柳婉黎,目赤欲裂的盯著她,“你究竟想乾什麼?!”

這個時候,姬野火越是憤怒,柳婉黎反而越是平靜。

他憤怒,說明他非常在意林綰綰。

而她的成功率……纔會飛速增高!

她優雅的放下咖啡杯,笑了,“阿胤,你都有喜歡的人了,怎麼不告訴媽呢。”

姬野火目光閃爍。

他喜歡林綰綰是真的,可知道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他媽怎麼可能知道。

剛纔來得急,他腦子亂冇想清楚,這會兒理智逐漸回籠。

他媽……該不會是詐他吧?

思及此,姬野火扒拉著頭髮坐下來,他翹著二郎腿,滿不在乎的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林綰綰!”

姬野火麵色倏然一變。

看到他的反應,柳婉黎再次笑起來。

“你……”

“阿胤,冇想到,你竟然會看上那個林綰綰,她跟你哥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柳婉黎挑眉,“這樣說你是知道的。”

真好!

明明知道林綰綰和阿煜談過戀愛,他還是喜歡上了林綰綰,這說明……他愛的深沉啊。

這樣,她的成功率就更高了。

柳婉黎拿出一份資料,推到姬野火麵前,姬野火狐疑的看她一眼,卻冇有觸碰那份資料。

“這是什麼?”

“自己打開看看。”

姬野火擰眉,他想了想,還是打開了資料,看到資料,他麵色大變。

資料裡竟然是林綰綰最近的行程。

她住在望江酒店2233房間,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七點鐘去劇組開工,預計晚上十點鐘收工。

不但有她詳細的行程,就連她每天從劇組回酒店的路線都一清二楚。

姬野火麵色瞬間鐵青。

他推開資料,目光直直的盯著柳婉黎,“媽,你究竟想乾什麼?”

隔著桌子,柳婉黎抓住姬野火的手,她歎口氣,曉之以情,“阿胤,媽媽如果不是走投無路了,也不會這樣處心積慮……阿胤啊,你就聽媽媽的話,好好跟孫倩交往,嗯?”

她尾音拉的很長,威脅意味十足。

姬野火隻覺得渾身發冷。

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被親生母親威脅的一天。

“媽……你要挾我?”

“阿胤,媽媽是真的冇有辦法了,要不然……媽媽絕對不會這樣對你。”

嗬——

姬野火冷笑!

好一個冇有辦法!

他伸手,一根根掰開柳婉黎的手指,看到她麵色倏然一冷,姬野火麵色也沉了下來。

“如果……我不同意呢?”

“阿胤,相信媽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我和你爸爸再落魄,想對付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也不是什麼難事!”……其實挺在乎她們的看法的。”“……”“我不太善於接受彆人對我的好意,你能明白嗎?”“我明白了,所以你不接受我買的禮物。”安暖暖點點頭,她小心地看他一眼,小聲說,“如果我能回饋給你同樣價值的東西,我能接受你的禮物,可……咱們的消費水平顯然不在同一個檔次,一次兩次,我能買禮物送給你,可次數多了,我經濟上麵不允許,所以,所以……”蕭睿說,“所以乾脆從一開始就不接受!”“嗯。”“……”蕭睿覺得有些心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