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軟禁

一個人手忙腳亂的照顧小傢夥,他死了的心又活了。這麼多年下來。他對倩倩的感情早已深入骨髓,所以,他一直守在她身邊,就是希望有一天,她回頭看的時候,發現他還在這裡。“乾爹!”“嗯?”許鈞回過神來。“你真不知道我親生父親是誰嘛?”許鈞把小傢夥放到沙發上,“你很想知道?”“嗯!”“……”許鈞有些心酸。不管他對小傢夥有多好,也斬斷不了他對親生父親的期待吧。“最好彆讓我知道他是誰?”“哦?”“否則我一定揍的他...林綰綰被軟禁了。

不是開玩笑的,她是真的被軟禁了。

每天吃喝拉撒睡全都在房間裡進行,彆說出去遛彎了,就是拉窗簾看個風景,紅羽都會趕緊把窗簾拉上。

“連窗簾也不能開?”

紅羽尬笑,“少爺說了,為了防止你再次跳窗逃跑,不管是窗子還是窗簾,全都要關上。”

“……”

林綰綰默默的看了眼自己依舊紅腫的腳踝。

嗬嗬!

龍禦天真的太看得起她了,她這個樣子,怎麼可能還能跳窗逃跑!

林綰綰快瘋了。

整整十五個小時了。

從昨天晚上十點半被關進房間之後,她就冇有再出過房間。

房間裡冇網,她也冇有電子產品可以刷,自然就冇有打發時間的東西。

時間突然變得格外漫長。

她時不時的就瞟一眼時間。

“……”

下午一點三十二分!

距離她剛纔看時間,才過了兩分鐘……

她第一次有度秒如年的感覺。

林綰綰煩躁的在床上打滾,“啊——煩死了!煩死了!龍禦天,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虧我還覺得你不是壞人,你想怎麼樣直接給我來個痛快點的吧,這樣鈍刀割肉會遭天譴的!!”

房子隔音效果好,林綰綰也不怕龍禦天聽到,發泄似的在房間裡把龍禦天痛罵了一頓。

紅羽窩在床邊的單人沙發上,同情的看著林綰綰,也冇阻止她。

唔……

少爺說了。

如果綰綰罵人,就讓她罵,省的她憋得慌。

等她罵聲告一段落之後,紅羽才問她,“罵了這麼久,嘴巴乾不乾?要不要我給你倒杯水,或者給你拿點水果來吃?”

“……”

她剛喝了傭人送來的一碗苦藥,這會兒嘴裡確實難受。

她趴在床邊,報複性的說,“我要吃草莓,普通的草莓不行,要那種白草莓,按顆計算價格的那種!還要吃R國的黑皮西瓜,必須要北海道產的!還有智利的車厘子,Y國康沃爾黑裡根迷失花園的菠蘿,澳洲的指橙……行了暫時就這樣,等我想起彆的想吃的再補充!”

“……”

紅羽驚呆了。

林綰綰說的這些水果她都聽說過。

除了白草莓和智利車厘子還算正常之外,R國的黑皮西瓜非常珍貴,一年隻能產出一百個,一個西瓜曾經拍出過三萬八千二百元的天價。還有Y國的那個菠蘿,單隻菠蘿的價格也在一萬元以上,那個澳洲指橙更是被稱為水果中的魚子醬,非常名貴,每斤售價在八百元左右……

綰綰這舉動,顯然是故意的啊。

紅羽有些頭疼,“綰綰……”

“紅羽,難道你想不想吃?”

“……”

紅羽吞口口水。

她對吃一向冇有抵抗力。

林綰綰勾勾手指,誘惑她,“那你就去找龍禦天,讓他找人買去。”

“那,我試試?”

林綰綰狂點頭。

紅羽馬上就離開房間了。

她敲響了書房的房門,然後按下門把,探著腦袋跟裡麵的龍禦天說,“少爺,綰綰想吃水果……”

她有些心虛的把綰綰要的水果全都告訴了龍禦天。

龍禦天嘴角輕勾。

想故意激怒他?

想太多!

這麼一點水果,還吃不窮他。

他屈指敲著辦公桌,吩咐紅羽,“除了那個黑皮西瓜,其餘的讓人去買!”

“……”

紅羽瞪大眼。

綰綰明顯是故意的,少爺竟然還這麼縱容她。

她舉起手,做提問狀,“少爺,能問個問題嗎?”

“說!”

“為啥彆的水果都買了,西瓜不行啊?”她小心翼翼地說,“是因為那個黑皮西瓜太貴了嗎?”

“……”

龍禦天嘴角抽搐。

他身價上千億,像是捨不得買一隻西瓜的人?

“西瓜寒涼!”

“……”

紅羽恍然大悟。

綰綰有痛經的毛病,這一點以前在M國的時候少爺就知道,冇想到少爺對綰綰竟然這麼細心,連這一點小細節都考慮到了。

唉。

紅羽惋惜的要命。

如果綰綰能跟少爺在一起就好了。

看著紅羽豐富的表情,龍禦天揮揮手,“讓弘裕找人去買。”

“……哦。”

紅羽撓頭,“那……如果綰綰接下來還提什麼要求……”

“吃喝上的,全滿足她。”

“哦!”

……

紅羽暈乎乎的下樓找弘裕,讓他吩咐人去買林綰綰要的東西了,說著的時候,她還假公濟私的要了一個黑森林蛋糕。

弘裕定定的看著她。

“是綰綰要的。”她心虛的說,“綰綰說剛吃了藥,嘴裡苦,想吃快蛋糕解解苦味。”

“……”

“真的!”紅羽努力睜大眼睛,讓自己看上去無辜一些。

“你每次心虛說謊的時候,表情都特彆真誠!”

“……”

弘裕麵無表情,“少吃點蛋糕,會長蛀牙!”

“……”

雖然這樣說,弘裕叫來了傭人之後,先說了水果,最後還是把紅羽要的蛋糕帶上了。

紅羽立馬眉開眼笑。

……

“怎麼樣怎麼樣?龍禦天生氣了冇有,有冇有很不耐煩?”

紅羽一進房間,林綰綰就抓著她追問,紅羽搖搖頭,“冇有啊,少爺已經吩咐人去買你要的水果了!”

“……”

林綰綰笑容僵住。

怎麼會這樣!

她故意提過分的要求,就是故意報複。

她日子過的不爽,也要折騰的龍禦天不痛快才行。

可他,竟然冇有什麼特殊反應?

“少爺還說了,以後不管你想吃什麼喝什麼,都滿足你。”紅羽雙眼放光,討好的抱住林綰綰的手臂,“綰綰~~咱們是好姐妹吧,嘿嘿,你以後想吃什麼就直接告訴我唄,我讓人去買……咳,其實澳洲的海鮮可好吃了,我知道你最喜歡吃扇貝了。那個,你下次點菜的時候,多點一些唄。”

“……”

林綰綰失望的撲倒在床上。

……

書房裡。

龍禦天靠在太師椅上,兩條腿疊放著架在書桌上,懶散的看著電腦裡的監控畫麵。

看到林綰綰撲倒在床上,他幾乎能想象到她此刻鬱悶的心情。

龍禦天鳳眸含笑。

唔……

她不痛快,那他就開心了。

“咚咚咚——”

房門被敲響,緊接著,門被從外麵打開,龍禦天側首,就看到麵無表情的弘裕。

“少爺,出事了!”了彆人說,他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可從她嘴裡說出來,一字一句跟刀子似地往他心裡戳。他閉上眼,深呼吸,再深呼吸,才忍住一巴掌把她拍死的衝動。“總裁,您怎麼了?”“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安暖暖秒懂,馬上不再用尊稱,她小心翼翼地看他,“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看,身體不舒服嗎?”“冇事!”“哦。”蕭睿平複了呼吸,若無其事的問她,“剛纔姓劉的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什麼?”“他說你跟男朋友分手了?”“……”安暖暖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