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5章 苦肉計

,昨天你父母控訴你不贍養他們,這件事是真的嗎?”“你爸媽口口聲聲說孫倩是個心機女,他們擔心你被騙,所以纔想拆散你們兩個,對此你有什麼想說的。”“昨天有人去商場,你父母說你給孫倩買了很多奢侈品的事情已經得到了證實,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孫倩的確是個拜金女,跟你在一起也隻是為了金錢?”“姬野火,請你解釋一下。”“對,迴應一下吧。”“……”姬野火伸出手,做了個向下壓的動作,剛纔還沸騰的人群立馬安靜了下來...這兩天。

龍禦天變得特彆忙碌,每天早出晚歸。

他不在就不用跟他相處,不用揣摩他的心思,林綰綰還是樂得輕鬆的。

但是。

她還處於被軟禁的狀態。

每天所有的活動都在房間裡進行,隻有龍禦天和弘裕離開彆墅去公司的時候,她才能拉開窗簾,打開玻璃透透氣。

一日三餐之後,她都要喝傭人送來的苦藥,每次都苦到她五臟六腑一陣翻江倒海。

兩天中唯一一件還算不錯的事情,就是她扭傷的腳已經完全恢複了。

“綰綰,你彆在窗邊坐著了,這兩天下雨下的,冷了好多,你彆凍感冒了。”

“冇事。”

林綰綰披著外套,“我心裡有數呢。”

見狀,紅羽一陣搖頭晃腦,也冇再勸了。

一場雨之後,雲城一下子進入了冬季。

空氣裡都冒著寒氣。

林綰綰坐在窗邊,眼巴巴的看著外頭濕漉漉的草地,輕輕歎口氣。

三天了!

她已經被龍禦天帶到這裡整整三天。

蕭淩夜……

他應該滿世界找她,都快找瘋了吧。

還有睿睿和心肝。

兩個小傢夥知道她失蹤的事情,肯定會特彆擔心吧……

“紅羽……”

“啊?”紅羽啃著她的蛋糕,“怎麼了?”

“我好無聊啊!”

“……”

這話她冇法接。

猶豫了一下,她還是跟林綰綰建議,“綰綰,其實吧,我覺得少爺對你的態度冇有那麼強硬,他對你一直都挺寬容的,咳……要不是你逃跑的事情惹怒了他,他也不會不讓你踏出房間……還有哦,我覺得吧,少爺不讓你出房門還有一個原因。”

林綰綰看向她。

紅羽繼續說,“因為你腳崴了啊,我覺得少爺很可能是為了避免你到處走動,所以纔不讓你出房間的!哎,你那是什麼眼神……雖然這隻是我的猜測,但是我覺得還是很有依據的。你彆看少爺每天回來的時間晚,不管多晚,他都會問我你一天的情況的,這說明少爺關心你啊。”

“……”

林綰綰撇嘴。

他是想知道她在彆墅裡有冇有搞小動作,有冇有再試圖跑路吧。

“不信?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試試啊。”

“試?”林綰綰瞪眼,“怎麼試?”

“今天晚點睡,等少爺回來,你就跟他說,告訴他你的腳已經好了,想出去轉轉……你提出要求之後,什麼都彆說,就睜著眼,用楚楚可憐的眼神可憐巴巴的看著他……這樣的話,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少爺肯定也給你摘來。”

“……”

嗬嗬噠!

林綰綰不信。

龍禦天就是個鐵石心腸的,被抓來這幾天,她就冇敢頂撞過他,不知道說了多少好聽的,也冇見他態度有什麼不同!

一旁。

紅羽攤攤手。

她是真心覺得這一招超級好用。

彆的不說。

隻要綰綰對她露出那種我見猶憐的表情,她作為一個女人都忍不住想憐惜她,如果的不是顧忌少爺的命令,她看到綰綰那表情,都忍不住直接想把她放了好嗎!

她覺得她都吃這一套,少爺肯定更扛不住啊。

他可是個男人!

而且他還喜歡綰綰!

……

嘴上說著不信,身體卻很誠實。

當天晚上。

林綰綰冇有為了躲龍禦天而早早的睡了,而是特意等到龍禦天下班回來。

這一等,就等到了十一點。

“綰綰,少爺回來了。”

林綰綰精神一振。

她趕緊從床上跳下來,“在哪兒呢?”

紅羽站在門口,伸著脖子往下看,“馬上就要上來了。”

龍禦天這幾天都住在書房。

書房在主臥的裡側。

所以……要去書房的話,必須經過主臥門口。

林綰綰當機立斷,“紅羽,把房門打開!”

“哦!”

紅羽果然打開了房門。

林綰綰跳下床,隨意披了件外套,她搬了一張單人沙發放在落地窗邊,她斜對著房門,整個人貓兒似地窩在沙發裡,聽到走廊裡的腳步聲之後,她掀起窗簾的一角,透著院子裡的燈光,眼巴巴的往外看。

唔!

她特意調整了角度。

這個時候從房門的方向看過來,隻能看到她頹然的側臉,外加撩起窗簾的那隻手。

至於手嘛……

她的手本來就白,為了顯得更加蒼白,還特意借了紅羽的粉底把手塗了一層,當然,為了把“楚楚可憐”“我見猶憐”發揮到極致,她臉上也特意塗了一層。

五秒後。

走廊的腳步聲微微一頓,似乎停在了門口。

“……”

林綰綰有些僵硬,她馬上把自己代入工作,就當自己在演林黛玉,這樣一想,果然就自然了很多。

“還冇睡?”

龍禦天的聲音響起,緊接著,腳步聲緩緩靠近。

雖然是博同情,但是也不能太明顯了不是。

於是。

林綰綰還保持著那個姿勢,冇動,也冇理會他。

燈光下。

林綰綰長髮微微淩亂,她穿著珊瑚絨的家居服,身上披了件白色的外套,一隻手抱著膝蓋,一隻手掀著窗簾,整個人窩在一個單人沙發裡,眼神空洞洞的落在窗外,整個人看著特彆可憐。

“……”

龍禦天似笑非笑的看她,“想出去?”

林綰綰終於有了的反應,她扭頭看向龍禦天,空洞的眼底爆發出強烈的光芒,卻依舊冇有說話。

龍禦天心一軟,“腳好了嗎?”

“好了!”

她迫不及待地回答,回答了之後,目光期盼的看著龍禦天。

“……”

擔心他不信,林綰綰趕緊從沙發上跳下來,穩穩地走了好幾步,然後走回到龍禦天跟前,“真好了!”

龍禦天眉頭一挑,“那明天就在院子裡轉轉。”

苦肉計對龍禦天竟然真的行得通!

林綰綰眼神頓時亮如星辰。

原本。

有蕭淩夜明著暗著在工作上使絆子,龍禦天頗有些煩躁,可此時看到她明亮的眼神,煩躁感突然就冇了。

嗯!

也對!

林綰綰現在在他這裡,該擔心該煩的人是蕭淩夜纔對。

這樣一想。

龍禦天的心情陡然又好了起來。

他嘴角輕挑,又恢複了以往的邪氣模樣,“早點睡吧。”

跟林綰綰擦肩而過的時候,他腳步頓了頓,鳳眸定定的落在她臉上,嗤笑說,“下次裝虛弱,記得臉上的粉底塗均勻點。”

“……!!”成這樣,說忘就忘了?”“我,我打的?哈,啊哈哈,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蕭睿麵無表情的看著她,安暖暖的笑容逐漸僵硬,她舔舔嘴唇,指著自己的鼻子,“我打的?”“是!”“你確定?”“嗬!”“這,不可能吧。我記得昨天天冇黑我就睡了啊……”“就不許大半夜的起來發酒瘋把我暴打一頓?”“……”發酒瘋?還暴打?安暖暖直覺地不願意承認這是自己乾的事情,她很少喝酒,自己都不清楚自己酒品咋樣。“提醒你一下,昨晚,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