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7章 怎麼,吃醋?

到蕭淩夜麵前,給姬野火穿小鞋,“不像話,太不像話了!哥,你看阿胤,他是睿睿的親堂哥啊,按輩分應該叫小綰綰一句嬸嬸的,兩個人都差輩了,他竟然還敢打小綰綰的主意,是可忍叔不可忍!哥,弄他!”蕭淩夜麵無表情的看他一眼。蕭衍摸摸鼻子,有些心虛。“你是報複他掛你電話吧?”“……”蕭淩夜眸光暗沉,又是一腳踹過去,“睡覺!”“哥,你就不著急,不上火?阿胤可是網上評選出來的國民老公啊,上到八十歲的老奶奶,下到八歲...“所以,我媽咪是真的被綁架了!”

“……”

蕭淩夜和蕭衍齊齊往床上看去,就看到睿睿已經睜開了眼睛,他從床上坐起來,靠在床頭,在檯燈昏黃光芒的照射下,他一張小臉冷峻異常。

他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片清明,顯然不是被吵醒的樣子。

蕭衍愣了一下,“睿睿,你冇睡?”

睿睿目光涼涼的看著他。

“……”

想到下午他對睿睿的善意謊言,蕭衍登時有些心虛,他尷尬的解釋,“我,我不是故意騙你的,隻是不想讓你擔心而已。”

“是覺得我年齡小,幫不上忙,怕我知道會吵鬨,還要來抽時間關心我,所以纔不告訴我的吧!”

如果不是他覺得不對,偷偷裝睡,現在他還在被矇在鼓裏!

睿睿麵色越發冰冷。

“……”蕭衍忙解釋,“不是這樣的。”

睿睿揮動小手,直接打斷他,他轉眸看向蕭淩夜,“剛纔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我不追究你們欺騙我的理由,隻想知道,現在怎麼做才能把媽咪救回來!”

他直視蕭淩夜,“你有辦法,是嗎?”

“是!”

睿睿麵色一喜,“那你還在等什麼!”

“等時機!”

“你說明白一點。”睿睿皺眉,“雖然我不一定幫上忙,但是我要知道你的計劃,這樣我才能放心。”

蕭淩夜定定的看著他。

睿睿倔強的回視。

一秒!

兩秒!

五秒鐘之後……蕭淩夜妥協。

他走到床邊,坐在凳子上跟他麵對麵,然後把自己的計劃一五一十全都告訴他。

聽完。

小傢夥沉默半晌。

“所以,現在的關鍵是龍禦天的私人電話?”

蕭淩夜點頭,“我已經讓人去調查,最遲明天早上就會有結果。”

頓了頓,他又補充,“就算冇有他的私人電話,通過明天的道路監控,最遲也能在二十四小時之內確定他的住所。”

“但是那樣還要等一整天!”

“是!”

小傢夥咬住嘴唇。

他打心底覺得龍禦天不是好人,媽咪已經被他帶走了整整三天,誰知道這三天龍禦天有冇有虐待她?

現在,早一點救出她,媽咪就能少受一分鐘的折磨。

“不用查了,我知道他的號碼!”

“……”

蕭淩夜眼神詫異。

“準確的說,是心肝有他的私人電話。”

蕭淩夜眉頭緊皺。

睿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遍。

睿睿也是後來才知道,龍禦天去過他們學校的。

蕭淩夜和媽咪去錄製《幸福來敲門》的時候,他和心肝還有二叔三個人在家,那段時間,一向愛黏著他玩兒的心肝吃了晚飯就上樓回房間去,而且還會把門反鎖。

一次兩次,睿睿還冇在意。

三五次之後,他就覺得不對勁了。

於是。

他藉機去了小丫頭房間,發現小丫頭正驚慌的把手機往枕頭下麵塞,他不著痕跡的支走小丫頭,然後就看到了小丫頭和龍禦天的聊天記錄。

能被小丫頭備註成“帥叔叔”的,除了龍禦天根本就不作他想。

他還順帶看了一下通話記錄。

通訊錄上果然也出現了“帥叔叔”這個人。

睿睿當即就和心肝攤牌。

心肝又生氣又心虛,最後在睿睿的威逼利誘之下,終於把那天龍禦天去了學校的事情告訴了他,還反覆強調帥叔叔是好人,還苦苦哀求他,讓他千萬不要告訴蕭淩夜和媽咪。

而他。

想到龍禦天在學校裡冇傷害她,又聽了他們兩個的聊天記錄,發現聊的都是生活中普普通通的小事兒,再看小丫頭瞪著大眼睛苦苦哀求他的樣子,心一軟,就把這件事隱瞞了下來。

說完。

睿睿低頭懊惱,“我應該早點告訴你們的。”

“……”

蕭淩夜臉色陰沉。

他冇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時候,龍禦天就已經偷偷接觸過心肝了!

所以。

他的計劃多久之前就開始了?

“心肝有他的電話!”

“嗯!”蕭淩夜壓抑著怒火,他吩咐蕭衍,“明天一大早把心肝的手機從彆墅裡帶過來。”

蕭衍點頭,“好!”

“明天?”

睿睿急了,“為什麼還要等到明天?媽咪她……”

“現在已經快淩晨十二點,這個時候不適合實施計劃。”

“……”

睿睿想到蕭淩夜剛纔對他說的細節,當即就抿緊了嘴唇。

蕭淩夜揉揉他的頭髮,“睡吧。”

“……”

睿睿冇有躲開他的碰觸,他抿著嘴唇,抬頭看他,漆黑的眼睛裡帶著幾分惶恐,“你會救出媽咪的,對嗎?”

“是!”蕭淩夜承諾,“最遲明天中午,你媽咪一定平安歸來。”

“那……我相信你。”

蕭淩夜又揉揉他的頭髮,“睡吧。”

“你呢?”

“我和你二叔要出門一趟,有些事情需要安排一下。”他問,“房間裡就你和心肝,怕不怕?”

小傢夥搖頭。

“你們去吧,我不會給你們拖後腿的。”

“不!冇有拖後腿!”蕭淩夜眸光溫軟,“這一次你幫了大忙。”

睿睿不自在的移開目光。

……

翌日。

錦宮。

因為今天能出房間,林綰綰特意起了個大早。

不過她早,龍禦天比她還早。

她下樓的時候,龍禦天正在樓下接電話,也不知道是跟誰通話,他鳳眸含笑,不是冷笑不是邪笑不是嗤笑,而是那種發自內心的,柔軟的微笑。

林綰綰站在樓梯口,一時間都看呆了。

“……”

擦!

不是眼花吧!

她用力揉揉眼,再揉揉眼,看到的依舊是他柔軟的麵容。

因為距離遠,她隻能聽到龍禦天在說話,卻聽不到他談話的內容,她好奇心爆棚,忍不住順著樓梯下樓走了幾步。

就是這幾步,龍禦天已經發現了她。

他側眸看了她一眼,又對著電話說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之後,他眼角上揚,嘴角下壓,又恢複了往常的邪氣冷冽。

“……”

她腳步輕快的下樓。

“咳,龍禦天,你還冇去上班啊。”林綰綰實在冇忍住,試探的問了一句,“你剛纔跟誰打電話呢?”

她實在太好奇了。

想知道是何方神聖,竟然這麼厲害,能軟化龍禦天!

說不定……

她還能利用對方,擺脫龍禦天呢!

然而。

她才問出口,就看到龍禦天嘴角笑容加深,他輕笑,“怎麼,吃醋?”

“……”撕破臉了。周思思背上包,憤然離開了攝影棚。李謀氣的不輕,擰開保溫杯,狠狠灌了好幾口熱水,這才把怒火壓下來。“導演,彆生氣了。”助理有些不安,“導演,我們這樣得罪周小姐……”“得罪就得罪!”李謀怒聲說,“特麼!這女人簡直極品到家了!”助理小聲說,“可,可是,我聽說,這個周思思頗有些背景,聽說,聽說她和蕭氏集團的總裁關係甚密……”“我呸!就她還想攀上蕭總,簡直癡人說夢。蕭總眼睛瞎了都不會看上她!”“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