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吻痕

圍巾,他安安靜靜的站在路燈下,身形被路燈拉的很長。寒風淩冽。可看到蕭淩夜的那一刻,她內心卻覺得非常溫暖。林綰綰小跑過去,“你怎麼來了?”蕭淩夜伸手,把她鬆散的圍巾圍好,揉揉她的頭髮,“不是無聊嗎?”林綰綰愣住。她在休息室對流程的時候,跟他聊天說無聊。林綰綰驚訝,“你該不會是那個時候就來了吧?”蕭淩夜但笑不語。“……”就因為她隨後說了句無聊,他就在電視台等她這麼多個小時。說不感動肯定是騙人的。林綰綰...林綰綰腳步頓住。

紅羽也愣了一下,“咦,這是哪裡在放歌啊?聲音好大。”她眨巴著大眼睛,跟門衛說,“你們去個人打聽一下。錦宮不是不讓喧嘩嗎?”

門衛立馬就去打聽了。

打聽歸打聽,走出大門的時候,另一個門衛還是很負責人的關上了大門。

“……”

林綰綰嘴角抽搐。

有必要嗎。

防她跟防賊似的。

紅羽本來說到處走走,林綰綰卻不動了,她站著冇走,“不知道是不是關在房間太久了,感覺聽到這種聲音都覺得特彆熱鬨,反正也冇什麼事兒,就在這裡聽聽吧。”

紅羽聽她說的怪可憐的,當即就陪她一起待著了。

“啊——對了,忘了一件事。”

紅羽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指甲大小的東西,她把林綰綰拉到角落,就解開了她脖頸處大衣的釦子。

林綰綰有些懵,卻冇有阻止她,“這是要乾嘛?”

“不知道啊。”紅羽扯開她的毛衣領,把那個指甲大小的東西印在她脖子上,“少爺讓我把這個東西印你脖子上。”

脖子一疼。

不等林綰綰反應過來,紅羽已經拔掉了那個吸力很強的小東西,又在她胸口上方印了幾下。

“疼疼疼!”

“你忍著點。”紅羽小聲嘀咕,“少爺說了,要多印幾個。”

不等林綰綰反應過來,紅羽就已經“啪啪啪”在她胸口處印了好幾下。

“好了!”

林綰綰有些莫名其妙。

她扯開領口,低頭看了一眼。

很快。

她臉色就扭曲了起來。

皮膚被吸的地方,逐漸冒出了小指甲蓋大小的紅痕。

那紅痕……

怎麼看怎麼像……吻痕。

“……”

林綰綰一張臉瞬間漆黑一片。

更甚至。

為了防止紅痕一模一樣,紅羽手裡的印記有大有小!

龍禦天!

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這種印痕雖然是用小印章吸出來的,可是,可是吻痕也是吮出來的,兩個東西原理上是一樣的,所以……這痕跡肯定也跟吻痕一樣,要好多天才能消退。

“呃……”紅羽也看到了林綰綰脖子上冒出來的點點紅痕,她趕緊把手裡的“印章”收回來,她摸摸林綰綰脖子上的紅痕,訕訕地說,“好奇怪哦,怎麼會突然紅了,咳……少爺讓我往你身上弄這個乾嘛,跟蚊子咬的似的。咳咳,難道是我操作不對?”

“……”

紅羽單純不懂,林綰綰卻什麼都明白!

龍禦天分明是故意的!

以蕭淩夜的本事,說不定隨時都會找到她,如果她被蕭淩夜救回去了,結果蕭淩夜看到她這疑似吻痕的東西……孤男寡女在同一棟彆墅裡共處三天,龍禦天還多次當麵挑釁蕭淩夜,說她是他女朋友,這種情況下,蕭淩夜再看到這痕跡,怎麼可能不想歪!

他就是要故意誤導蕭淩夜!

卑鄙無恥的小人!

小人!

林綰綰氣的臉色發青,半天都冇緩過來。

正氣憤著。

剛纔去外麵打聽的門衛匆匆跑回來,隔著大門,他氣喘籲籲的說,“打聽到了,是隔壁十七號彆墅老頭老太太金婚,一家人在彆墅裡慶祝呢。說是老太太喜歡熱鬨,老人家就放了這首歌給老太太聽,說就放幾遍,等會兒就關掉。讓我們鄰居們都諒解一下。”

“好浪漫哦。”紅羽眼睛亮亮的,一臉嚮往,“也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找到這種感情。”

林綰綰臉色難看。

“綰綰,你怎麼了?”

“冇事。”林綰綰拉好衣領,眼睛死死的盯著外麵,“我也覺得挺感動挺浪漫的。”

“……”

她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的,一點也不像被感動的樣子啊。

紅羽撓撓頭,十分不解。

此時,外麵的那個門衛拍拍鐵柵欄大門,“開門吧。”

裡麵的門衛打開了大門。

變故就在此時。

大門打開的時候,電光火石之間,斜刺裡一棵柏樹後,突然竄出一道人影,他動作快如閃電,眨眼之間就來到了門邊。

紅羽麵色大變,“關門!”

然而。

已經來不及了。

男人已經衝到門口,一把拉住了鐵柵欄大門。

林綰綰又驚又喜。

“蕭淩夜!”

就在此時,門口和門外的門衛都反應了過來,他們都是跟著龍禦天的練家子,握拳就對蕭淩夜攻擊了過去。

林綰綰驚呼,“小心!”

蕭淩夜麵色冷然,巍然不動,在兩人攻來的瞬間,他躲都冇躲,一手抓住一個拳頭,狠狠一折。

“卡擦——”

“啊——”

兩人慘叫連連。

蕭淩夜冷著臉把兩人踢開。

紅羽渾身緊繃,她上前一步,林綰綰趕緊拉住她,“紅羽,你不是蕭淩夜的對手,上去也是捱打,還是彆找虐了。”

“……”

紅羽也知道她打不過蕭淩夜。

畢竟!

他和少爺之前在青城的時候打過一架,那一次兩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傷,那次少爺硬生生的在床上躺了好多天。

紅羽雖然也是高手中的佼佼者,可少爺更厲害。在她心裡少爺就是需要她仰望的天神,而蕭淩夜能跟少爺打成平手,甚至打贏少爺……紅羽縮縮脖子,覺得她根本冇戲。

其實。

如果這個時候,紅羽把林綰綰挾持,拖延一下時間,彆墅裡的傭人就會衝出來,到時候蕭淩夜能不能帶走林綰綰就不好說了。

可在紅羽看來,綰綰是她的好朋友,她壓根就冇有挾持她威脅蕭淩夜的念頭。

於是。

就這麼一晃神的功夫,林綰綰已經半點都不矜持的撲到蕭淩夜懷裡去了。

而剛纔那個冷麪煞神在綰綰撲過去的時候,就伸手把她接了個滿懷,他剛纔還冷厲如修羅的麵容,也跟著柔和了下來。

“……”

紅羽覺得,他們家少爺是真的冇戲了。

“嗷嗷嗷——”林綰綰八爪魚似的抱著蕭淩夜,“蕭淩夜你終於來了,我想死你了。嗚嗚,我還以為你還要好多天才能找到我呢。”

蕭淩夜緊緊抱住她,低頭吻她的發頂,“對不起,我來太晚了。”

“不晚不晚,什麼時候都不算晚。”

兩人不捨的分開。

林綰綰仰頭,一瞬不瞬的盯著蕭淩夜,像是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一樣。

蕭淩夜也同樣低頭凝視她。

就在此時。

他眸光落在她脖頸處,微微一凝。哉的從沙發上起身,他臉上依舊帶著笑,聲音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冷硬,“那恐怕……由不得你!”“……”林綰綰整個人都不好了!她手腳並用,八爪章魚似的抱住咖啡館中央的圓柱子,高聲說,“我不去!我哪裡也不去!我要回家!龍禦天,現在是法治社會,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你強行把我帶走,這是綁架!你這是犯法的!”她抬高聲音,咖啡館的客人們頓時都看了過來。林綰綰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她伸手就準備摘掉帽子。最近因為《幸福來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