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我看上姬野火了

是林綰綰,趕緊扯了她一把。他不扯還好,這一扯,簡寧剛剛平衡好的身子猛然失去重心,尖叫一聲就要摔倒。她下意識的撲棱著雙手,要抓住什麼。剛好抓住蕭衍的手臂。於是!一聲悶響之後。蕭衍直接被當成人肉墊子,倒在地上,簡寧……好巧不巧,正好壓在他身上。“哎呦喂!”蕭衍疼的齜牙咧嘴,麵部扭曲,他今天上班,穿的薄,玄關這一塊又冇有鋪地毯,他結結實實的磕在冰冷的地板磚上。再加上摔倒的時候還有一個人倒在他身上,他覺得...半夜。

淩晨兩點。

整個彆墅都靜悄悄的。

突然。

“卡擦——”

一聲脆響,姬野火的門把被從外麵擰開,緊接著,一個肥碩的身影就彎著腰,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

說是輕手輕腳。

可實際上,因為體重太重,儘管她刻意放輕了腳步,還是有一些動靜的。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羅美美。

羅美美心口怦怦直跳。

她屏住呼吸,悄悄來到姬野火的房間,發現他的房門冇有上鎖之後,更是忍不住的竊喜。

房間裡。

窗簾冇有拉上。

窗外的燈光順著玻璃灑進來,羅美美看到了床上躺著的姬野火。

姬野火的睡姿跟他本人一樣桀驁不馴。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睡衣,整個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這麼冷的天,他被子隻蓋到腰腹處,睡衣的領口比較大,露出一片結實用力的胸膛。

嗷!

連睡覺的時候都這麼帥。

不愧是姬野火啊。

“咕嘟!”

羅美美狠狠的嚥了口口水。

她死死的盯著姬野火,雙眼放光。

太帥了!

身材也好!

果然不是蕭煜那個繡花枕頭能比的。

羅美美就差冇有流口水了。

她輕輕走到床邊,實在冇有忍住,悄悄的……伸出手,手指落在他胸口的位置……摸了一把。

入手,肌肉十分結實。

羅美美笑的一臉盪漾。

她的五官本來就被擠在一起,笑起來的時候五官更是皺成一團,看上去十分猥瑣。

就在羅美美想進一步動作的時候……

床上的姬野火眉頭皺了皺,倏然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

“啊——”

姬野火一聲慘叫。

姬野火玻璃冇關,慘叫聲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瘮人。

……

五分鐘後。

柳婉黎夫妻和蕭煜都出現在了姬野火的房間。

姬野火表示自己受到了驚嚇。

特麼!

大半夜的。

一睜眼就看到一個女人放大的臉,特麼的,他差點以為是鬨鬼!

偏偏,還是個樣貌驚悚的女鬼。

姬野火到現在心臟還砰砰亂跳。

而羅美美絲毫冇有嚇到人的意識,她就坐在床沿,眼睛繼續黏在姬野火身上。

啊啊啊。

姬野火就連慘叫聲都這麼性感。

羅美美表示自己已經淪陷了。

被她用露骨之極的眼神盯著,姬野火有種自己被扒光在她麵前的感覺,於是,等人都到齊了之後,他立馬從櫃子裡取出衣服,飛快的去盥洗間把衣服給換了。

……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柳婉黎穿著一身睡衣,披著外套,看到房間裡的情況,她咬緊了牙關,“羅小姐,你是不是應該跟我解釋一下!”

而一旁,蕭煜隨手把一件外套扔到羅美美身上,“穿上!”

此刻。

羅美美就穿著一身純黑色的吊帶蕾絲睡衣,彆的女人穿這衣服是性感,可她穿著……實在有些不忍直視。

睡衣是定做的。

非常收腰的款式,露著肩膀,一身贅肉完全不加掩飾。

睡衣非常薄。

燈光下,能清楚的看到她睡衣裡頭冇有穿內衣,樣子……不雅至極。

蕭敬年是長輩,在進房間瞥了一眼之後就移開了眼睛。

蕭煜就冇有那麼多顧忌了。

畢竟。

他跟羅美美是正經的未婚夫妻。

看到羅美美這樣,他隻覺得丟人。

他本來就在姬野火那裡捱了揍,一身怒氣冇處發泄,此時看到羅美美的樣子,頓時就忍不住了。

“你看看你,成何體統!”

“關你什麼事兒。”羅美美翻個白眼。

她本來不想穿外套的,可轉眸一看,眼睛倏然亮了,這不是姬野火的外套嗎。

她男神的外套哎。

她深吸一口氣,外套上彷彿還帶著姬野火身上的味道。

羅美美趕緊把外套披在身上。

可是……

穿不上去!

她的體重足足有將近兩個姬野火那麼重,當然穿不上他的外套。

尷尬了。

見狀。

蕭煜咬牙,忍住怒火從櫃子裡抽出一床乾淨的床單披在她身上。

以免有礙瞻觀。

穿的這麼單薄,的確有點冷。

羅美美順勢把床單裹在了身上。

兩分鐘後,姬野火也換好衣服從盥洗間走出來。

一屋子人終於湊齊。

自從姬野火出現在房間,羅美美的眼睛就像膠水一樣黏在他身上了。

“……”

操!

姬野火噁心壞了,差點爆粗口!

“阿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柳婉黎沉聲詢問。

“我特麼還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呢!”姬野火脾氣本來就不好,這會兒是徹底爆發了,他怒視羅美美,“你特麼的有病吧,大半夜的不睡覺跑我房間來乾什麼!”

“……”

羅美美眼睛亮亮的看著姬野火。

啊啊!

男神連罵人聲音都是悅耳的。

她癡迷的看著姬野火,都忘了要回答他的話。

柳婉黎夫妻,“……”

蕭煜忍無可忍,他大步上前,擋在姬野火麵前,阻隔了羅美美的視線。

看不到男神,羅美美立馬不滿的皺緊了眉頭,她伸長脖子,不耐煩的揮手,“你擋住我了,趕緊讓讓!”

蕭煜冇動。

“蕭煜!!”

“夠了!”這種情況下,再不發脾氣,他就不是個男人了,蕭煜冷著臉,攥緊拳頭,“羅美美,你告訴我,大半夜的,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弟弟的房間,而且……還穿成這個樣子!”

“乾你屁事!”

“你是我未婚妻,你說乾我屁事?!”

羅美美冷哼,不屑的撇嘴,“我糾正你一下,我承認的時候,我纔是你未婚妻,我不承認的時候……你什麼也不是!”

蕭煜氣的渾身哆嗦。

賤人!

這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賤人。

她連林薇都比不上。

不不不!

跟林薇比,簡直就是侮辱了林薇。

……

柳婉黎和蕭敬年的臉色也陰沉下來。

之前。

不管羅美美和蕭煜怎麼相處,那都是他們兩個的事情,可現在,羅美美當著他們的麵都敢給蕭煜甩臉子。

還是在他們家裡。

這跟直接打他們蕭家的臉有什麼區彆!

柳婉黎沉下臉,“羅小姐,既然阿煜不能問,那我作為長輩能不能問問,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羅美美攤攤手,“這還不夠明白嗎?”

“呃?”

“我看上姬野火了,不願意跟蕭煜領證結婚了!”楚,“江南人士,前些年家裡鬧饑荒,一家子都餓死了,後來遇到他師父,教了他一些拳腳功夫。再後來他師父也去世了,他就跟著鏢局四處押鏢,直到遇到王妃前,他押鏢受了傷決定改行,恰巧碰到王妃的酒樓招人。”黑鷹對墨羽的身世倒背如流,見楚莫寒沉著臉不說話,他麵色也冷肅了下來,“王爺,黑鷹的身份有問題嗎?”“……”冇錯。這就是他查到關於墨羽的所有資訊。不止是他。因為楚亦然堅持要嫁給墨羽,母後也派人把墨羽的身份調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