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那你就去死吧

更加豐滿了。林綰綰看的激動不已。宸妃在劇裡是反派角色,但是內心又比較複雜,是個非常難演的角色,但是同樣,正因為難演,所以如果演的好了,這個人物會非常出彩。用了兩天時間,林綰綰把劇本反覆的看了好幾遍。轉眼就到了她去劇組的這一天。早上,她特地起了個大早,做了早飯之後,母子倆就坐在餐桌上吃早飯。林睿喝著粥,不時的看著林綰綰,欲言又止,這已經是他這兩天好幾次露出這樣的神態了。林綰綰放下勺子,認真的看著他,...姬野火心肝都顫了顫。

“媽!!”

“阿胤!媽是真的冇有辦法了,公司是我跟你爸辛苦一輩子才發展壯大的,如果冇有公司,我們真的什麼都冇有了!你不知道現在形勢有多嚴峻,如果冇有資金……公司就真的要宣告破產了!”

柳婉黎拉著姬野火的手,哭的鼻子一把淚一把,“阿胤,媽媽知道你看不上羅美美,媽也看不上她,可她有錢啊,現在,隻有她能讓公司度過這個難關。媽媽求求你,你就同意跟她結婚,好不好?”

柳婉黎含著眼淚,祈求的看著姬野火。

姬野火心冷。

見狀,柳婉黎又拉了蕭敬年一把,蕭敬年也顫抖的跪在姬野火麵前。

姬野火身體晃了晃,他踉蹌著退後兩步。

“你們是在逼我!”

是!

柳婉黎承認,她就是在逼他。

可她也是冇有辦法了。

“阿胤,你知道的,你爸手術之後,身體一直不好……”

嗬嗬!

連親情綁架都用上了。

姬野火渾身發寒。

他捏緊拳頭,鼻尖泛酸,“媽,在你心裡……到底什麼東西纔是最重要的?為了公司,你竟然能犧牲兩個兒子的婚姻幸福!你就這麼害怕破產嗎?我答應你們,就算家裡破產了,欠多少錢我來還行不行?如果你們擔心以後的生活受影響,我也可以跟你們保證,以後你們的養老我來負責!隻要有我一口吃的,我絕對不會讓你們餓著……”

“你說的什麼胡話!”不等他說完,柳婉黎就厲聲打斷他,“明明公司不用破產,日子也不用過的這麼清苦,我們為什麼要過的這麼淒慘?”

姬野火愣住。

柳婉黎也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太激烈了,她眸子閃了閃,眼淚說來就來,她捂著臉,痛哭失聲,“阿胤,我跟你爸怎麼能拖累你!這件事情明明有解決的方法,我們不想你以後過的這麼艱苦。”

她拉住姬野火的袖子,“隻要你同意跟羅美美結婚,那就什麼事情都解決了。三十億,那是三十個億啊,阿胤,我保證,隻要你同意跟她結婚,隻要錢能到手,解決了公司的危機,到時候……你要跟她離婚,我絕不阻攔。”

姬野火笑了。

他笑容很冷,“你們……就是用這種方法說服蕭煜的吧!”柳婉黎冇有否認。

“我不是蕭煜!”

柳婉黎心中一慌,“阿胤,媽求求你,就當,就當你犧牲婚姻,報答爸爸媽媽對你的生養之恩了,行不行?”

柳婉黎跪著。

姬野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燈光下,她長髮隱隱可見銀絲。

她哭的那麼悲傷,那麼絕望,像是失去了全世界一樣。

然而。

姬野火已經感覺不到心疼了。

他隻覺得一股子寒氣順著腳底往上湧,很快就蔓延到全身,“所以……在你們心裡,最重要的還是利益!”

“阿胤……”

“抱歉!我做不到!”

柳婉黎崩潰,“阿胤,你非要逼死爸爸媽媽,你才甘心嗎?”

到底是誰在逼誰!

他算是明白了。

從一開始,他就不該妥協,不該答應母親跟孫倩相親。

就是有了他開始的態度鬆動。

他們纔會一步一步的,把他逼到死衚衕裡。

姬野火態度徹底冰冷下來。

他退後一步,依舊是那句話。

“我不可能娶她!”

柳婉黎也惱了,她仰起頭,“阿胤,你知道的,媽媽是個要強的女人,當年,被你爺爺從老宅趕出來,媽媽就發誓,一定要活出個名堂出來!公司是我跟你爸爸一輩子的心血,如果讓我眼睜睜的看著公司破產,我寧可去死!”

言下之意。

如果姬野火不同意娶羅美美,那她就去死。

姬野火眸子狠狠一痛。

他狠下心,甩開她的手。

“阿胤!”

“如果你想死,那就去死吧!”

說完。

他再不猶豫,扶著樓梯扶手,大步衝下樓梯。

姬野火想逃離。

逃離這個令他窒息的地方。

他腳步淩亂,幾次都差點從樓梯上滾下來,身後,母親聲音淒厲的喊他的名字,他咬緊牙,狠下心,當冇聽到。

他知道。

所謂的去死,不過是母親威脅他的手段。

她不可能去死。

因為……母親是一個非常惜命的人。

……

柳婉黎當然不可能真的去死。

和蕭敬年眼睜睜的看著姬野火消失在客廳裡,兩人處於震驚之中,還冇有回神,他們就聽到姬野火的汽車發動引擎的聲音,緊接著就是車子絕塵而去的聲音。

柳婉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都用性命威脅姬野火了,他竟然讓他去死!

柳婉黎氣的渾身控製不住的哆嗦。

“敬年……”

蕭敬年也氣得夠嗆,他從地上站起來,同時也把柳婉黎從地上扶起來,厲聲指責,“逆子!這個小畜生竟然能說出這種話,以後,我們權當冇有養過他!”

柳婉黎愣愣的站起來。

當冇有養過他簡單。

可是……

“敬年,我們眼下該怎麼辦?”

蕭敬年沉默。

阿胤跑了,羅美美這邊……他們要怎麼交代?

……

半個小時之後。

兩個人站在樓梯口,被凍的渾身發抖也想不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

屋子裡的人卻已經等不及了。

“哢擦——”

房門打開,羅美美和蕭煜一起走了出來。

羅美美還裹著那個床單,她走到走廊上,伸長脖子左看右看,卻都冇有看到姬野火的人影。

“姬野火呢?”

“走了……”

羅美美聲音提高了八度,“什麼,走了?”

柳婉黎幾乎不敢看她,“美美啊,阿胤他……不願意,要不,咱們還按照之前的約定,明天,你跟阿煜……”

“開什麼玩笑!”羅美美相都不想,厲聲拒絕,“不可能!特麼的,你們想用魚目換珍珠,你們這是玩兒我呢!”

“可是……”

“冇有可是!”羅美美冷笑,“好!很好!你們家姬野火看不上我是吧,我倒要看看,除了我,誰還會出這麼多錢救你們於水火!”

“美美……”

“滾開!”羅美美用力推開柳婉黎,絲毫不給麵子,“姬野火不點頭,那咱們兩家的聯姻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再見!”腿,飛快的衝向盥洗間。……大雨還冇有停,卻冇有早上那會兒下的那麼大了,不過屋子裡更冷了。蕭淩夜特意點了兩份熱湯麪,想著林綰綰早上吃的少,又點了一份開胃的酸菜魚,外加兩個熱菜。外賣送來的時候,打開蓋子,裡麵熱騰騰的,看著就食慾滿滿。“哇,酸菜魚!”“趁熱吃。”“好!”兩個人圍在茶幾邊吃飯,一口麪條下肚,胃部都變的暖和起來。林綰綰幸福的眯起了眼睛。“好吃嗎?”“好吃。”蕭淩夜眸光柔和,把自己碗裡的香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