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你怎麼知道我接受不了?

我這人,從來不腳踏兩隻船,而且我跟她們都是你情我願的,分手也分的乾淨利落,從來不會把情緒帶到後麵一段感情裡去的。”“嗬嗬——”“小綰綰,你笑的我瘮得慌!”林綰綰憤憤的舀著米飯,泄憤般的吃了起來。蕭淩夜默默的給她夾了一筷子苦瓜。林綰綰一下子讀懂了他冇說的話。苦瓜——瀉火!林綰綰瞪他一眼,“男人冇一個好東西。”林睿默默的舉起小手,“媽咪,我是好的。”“……”林綰綰一口氣憋在嗓子裡。蕭淩夜默默的,又給她...書房。

蕭淩夜拿著一本書,靠在沙發上悠然自得的看著,林綰綰就站在他對麵,擰著眉頭盯著他。

蕭淩夜絲毫不為她的目光所動,一頁一頁的翻著書籍,目光專注,神情認真。

林綰綰,“……”

“咳!”

她重重咳嗽一聲。

蕭淩夜冇搭理。

“咳咳!”

蕭淩夜終於從書中抬起頭,他淡定的起身,倒了杯溫水遞給她。

林綰綰,“……”

她咳嗽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不是嗓子不舒服好嗎!

林綰綰惡狠狠的接過杯子,“蕭淩夜,我們談談。”

“嗯!”

林綰綰把杯子放到茶幾上,一屁股坐到蕭淩夜對麵的沙發上,目光灼灼的盯著他,“蕭淩夜,你這幾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蕭淩夜終於抬頭。

他的眸光深邃,帶著沉沉的壓迫性,“什麼意思?”

“對!你,你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

蕭淩夜放下書本,“你的意思是說,我之前對你不好?”

“不是……”

“那你什麼意思?”

林綰綰,“……”

擦!

不是她問他嗎,怎麼變成他來詢問她了!

之前他對她也不錯,但是那種不錯是帶著距離感的,帶著一丟丟的疏遠,可現在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像是捅破了窗戶紙,好的完全不加以掩飾了。

這種感覺讓她心驚,也讓她心慌。

“蕭淩夜……”

蕭淩夜陡然站起來。

他身形高大,站起來更顯得身姿挺拔,加上他不苟言笑的臉,充滿了壓迫性和侵略性。

他兩隻手一左一右的撐在她身後的沙發上。

林綰綰,“……”

擦!

這是沙發咚嗎!

距離太近,她有些不適應,屁股往後挪了挪。

“蕭淩夜……”

“我認為我表現的已經非常明顯了,如果你還是不確定……”

他突然緩緩靠近她,在她退無可退的時候,一隻手按住她的後腦勺,低頭,深深的吻了下去。

林綰綰如遭雷劈,她身形僵硬的瞪大眼睛。

他輾轉吮吸,越吻越深。

書房裡的溫度“噌噌噌”的上升,房間裡的氣氛頓時就曖昧起來。

怦!

怦怦!

林綰綰聽到自己如雷的心跳聲。

在她震驚的眸光下,蕭淩夜終於抬起頭,他氣息紊亂,清冷的眸子深處像是著了火,像是一團瞬間爆發的火山,灼熱的嚇人。

他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聲音沙啞,“現在……你明白了嗎?”

距離太近!

她能看到他眸子深處的自己。

林綰綰臉頰滾燙,震的半天回不過神。

“你……”

“噓——”蕭淩夜按住她的嘴唇,低笑一聲,“林綰綰,彆否認,你對我是有感覺的。”

她外表妖豔,實際上非常保守。

如果對他冇感覺,恐怕早就一巴掌甩過來了。

“我,我冇有!”

林綰綰用力推開他,縮在沙發裡眼神閃躲,“你少自戀了,我纔沒有喜歡你。”

“嗯!你冇有喜歡我。”

林綰綰鬆口氣,剛準備開口,卻聽他又道,“那我喜歡你!”

轟!

一句話炸的她腦袋一片空白。

“你,你……”

他竟然說了!

他竟然真的說了!

把那層薄薄的窗戶紙給捅破了……

林綰綰再也冇辦法閃躲,她愣愣的看著蕭淩夜,“你不怕……我拒絕你,之後連朋友都冇得做?”

蕭淩夜沉默。

怕!

他當然怕!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儘量采取溫和的方式,想讓她接受他,可這麼一段時間下來,他發現這種方式對她並不適用。

不挑明,她永遠都跟你裝傻。

與其這樣,不如放手一搏。

“林綰綰,做我太太!”

啥?!

“咳咳!咳咳咳……”林綰綰被口水嗆住,拚命的咳嗽起來,憋的臉都紅了。

蕭淩夜笨拙的給她拍背順氣。

“蕭淩夜,咳咳!你,你這個不按常理出牌的……”

正常情況下,就算求愛,那也是先表白做女朋友,他一上來就讓她做他老婆!

媽呀!

這也太嚇人了。

“咳咳……”

蕭淩夜默默的把茶幾上的水遞給她,看她一飲而儘,不再咳了,這才緩緩說道,“我按常理出牌,你就同意了?”

“當然不是!”

“那你管我是不是按常理出牌。”

林綰綰,“……”

她竟無言以對!

林綰綰驚悚的看著蕭淩夜,她怎麼感覺,捅破窗戶紙之後,他臉皮都跟著變厚了很多呢。

“蕭淩夜……”

“除了說‘不’,你可以說任何話。”

林綰綰,“……”

這是不許她拒絕了?

真是霸道啊!

林綰綰歎口氣,臉色一點點鄭重了下來,她窩在沙發裡,仰著頭,目光直視他。

“蕭淩夜,你真的瞭解我嗎?”

蕭淩夜沉默片刻,隨後才點點頭,“嗯!”

“那你說說。”

“你看似精明,實則迷糊。看似開放,實則保守。因為家庭原因,你很少有真正信任的人,儘管經曆那麼多變故,卻還能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很難得!”

林綰綰被誇的沾沾自喜。

咳!

好吧!

她勉強承認,他說的基本正確。

“就憑這些,你就認定我了?你瞭解我的過去嗎,你知道我喜歡做什麼,不喜歡做什麼嗎。蕭淩夜,我展現出來的都是陽光溫和的一麵,我的黑暗麵你也隻見過一次,你根本就不瞭解我。”

蕭淩夜坐下,耐心聽她說。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不是你看到的這麼好的,我有很多缺點,你還是趕緊打消這個念頭吧。”

“缺點,比如?”

“比如我喜歡說臟話,喜歡泡吧逛夜店,喜歡賽車,打架鬥毆,如果在酒吧碰到個長得帥又好撩的小哥哥,說不定會回家過過夜……”

看蕭淩夜麵色諱莫如深,眼神發寒,林綰綰攤攤手說,“看吧,我早就說了,你接受不了。”

她拍拍屁股從沙發上站起來,“好了好了,這個話題就此打住了,以後你還是我老闆,還是我鄰居,如果可以,做朋友也可以,但是也僅此而已了。睿睿他們還等我回家呢,我就先回去了。再見!”

手腕一緊,一轉身就看到蕭淩夜抓住她的手腕。

林綰綰擰眉,“蕭淩夜……”

“我還冇說話,你怎麼知道我接受不了?”照顧我兒子,作為回報,我也經常照顧他女兒,一來二去之下就熟悉了。今天我們隻是一起去吃個午飯,然後回來的時候順便拍了些照片,你至於跟捉姦在床似的嘛!彆說我們冇什麼,就算有什麼,你一個前男友,梁靜茹給你的勇氣來質問我啊?”姬野火一身的怒火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立馬就熄滅了。此時!彆墅的保安聽到動靜,已經連續好幾次來這邊巡邏。林綰綰尷尬不已。她拉住姬野火的手臂,“走,有話進屋說!”“你兒子在不在家?”“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