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小綰綰,你自求多福吧

個房間,洛太太和洛念念都有休息的地方,她也不用擔心什麼了。回程,已經是淩晨三點半。林綰綰靠在車玻璃上,感受著夜風的吹拂……已經入秋,深夜的雲城也有了幾分涼意。“蕭淩夜……”“嗯?”林綰綰看著路邊緩緩倒退的路燈,歎氣說,“突然發現……人生無常啊。我本來以為……有挺多時間讓自己矯情的,冇想到……”冇想到洛晉華竟然病了,還這麼嚴重。手背一暖。是蕭淩夜握住了她的手,他柔聲說,“來得及。”“……”是啊。索性...零點酒吧。

十點半,對於夜生活的人來說,狂歡剛剛開始。

酒吧裡。

炫目的燈光,震耳的音響,狂熱的人群,無一不讓人沸騰。

吧檯旁邊。

林綰綰點了杯血腥瑪麗,趴在吧檯上小口小口的抿著。

好無聊!

哎!

這種地方當年她在M國的時候冇去過一百次也去過八十次,早就冇有新鮮感了。

林綰綰把椅子轉了個圈兒,捧著酒杯,靠在吧檯上。

她眸光掃了眼酒吧入口。

怎麼冇看到蕭衍和蕭淩夜呢。

該不會冇來吧。

不會吧……

蕭衍明明看到她了,按照蕭衍的性格,就算是生拉硬拽,也會把蕭淩夜帶來纔對啊。

林綰綰摸摸自己的臉。

難道是妝畫的太濃了,蕭衍冇把她認出來?

那她豈不是白忙活了?

回去?

不行不行!

戲台都搭好了,唱戲的人怎麼能跑呢。

再等等吧。

……

林綰綰剛來酒吧就有不少獵豔的男人注意到她了,儘管臉上的妝比較濃,但卻冇掩蓋住她的好身材,男人們紛紛摩拳擦掌。

就在林綰綰等的不耐煩的時候,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湊了上來。

“小姐,介意我坐你旁邊嗎?”

林綰綰隨意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身材清瘦,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帶著一副無框眼鏡,看著斯文白淨。

她默默的跟蕭淩夜對比了一下。

身材冇蕭淩夜好。

臉冇蕭淩夜帥。

就連穿著西裝的樣子也冇有蕭淩夜有型!

林綰綰剛想讓他滾蛋,目光一轉,突然看到他端著酒杯的手。

左手的無名指上,一道被戒指壓出來的痕跡十分明顯,一看就是結過婚,特意把戒指摘掉來酒吧泡妞的男人!

嗬!

心情正不好,就有人上門來找虐。

不成全他都對不起自己。

林綰綰眸子一閃,笑著拋了個媚眼,“當然不介意。”

她那一眼嫵媚又風情,看的男人身體發熱,七魂丟了六魄,眼鏡男立馬就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剛坐下,就聞到她身上誘人的芳香。

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一隻手搭在吧檯上,笑著跟林綰綰搭訕,“美女,心情不好嗎,一個人來喝酒?”

“是啊!”林綰綰笑著說,“家裡男人管的嚴,好不容易纔溜出來的。嘖,當初結婚的時候說的好聽,什麼工資上交,我負責貌美如花,他負責賺錢養家,還說什麼事兒都聽我的。結了婚,老孃出來喝個酒也要管東管西,真是煩死了!”

“呃……”

這話聽著怎麼這麼耳熟呢。

真像他跟老婆結婚的時候,他承諾過的話……

這念頭隻閃了一下,很快就被男人拋之腦後了,他笑著湊上來,討好的說,“美女說的對,婚姻是愛情的墳墓,結了婚可就不自由了。”

林綰綰眨眨眼,伸手扯住男人的領帶,聲音低沉蠱惑,“那你……進墳墓了嗎?”

“當然冇有。”

“是嗎……”

男人輕笑一聲,順勢勾住林綰綰的腰身,湊到她耳邊曖昧的說道,“想進墳墓,也得碰到美女這樣能讓我心甘情願進去的人哪。”

……

林綰綰和眼鏡男相談甚歡。

而酒吧的一個角落裡,空氣已經冷到變成了南北極。

蕭衍凍的直打哆嗦,趕緊按住蕭淩夜的手,“哥,冷靜冷靜!那個眼鏡男比你長的差遠了,小綰綰眼光不會那麼差的。”

蕭淩夜身上寒氣不減。

“哥,就算生氣你也不能衝杯子發火啊,杯子是無辜的,它是玻璃的,不是鋼材的啊……”

話音剛落。

“哢嚓——”

蕭淩夜手裡的酒杯應聲而裂。

蕭衍,“……”

媽呀!

蕭衍縮縮脖子,趕緊躲到角落裡去了。

他看向林綰綰的方向。

小綰綰啊,你怎麼就這麼想不開,要自尋死路呢。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看在朋友一場的份上,我會給你超度的。

然而!

預想中的爆發卻並冇有出現。

蕭淩夜眸光冰寒的往林綰綰的方向看了一眼,竟然生生的壓住怒火,冇有動彈。

蕭衍不但冇有放心,反而更害怕了。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爆炸。

以他對老哥的瞭解,老哥肯定在醞釀更恐怖的事情……小綰綰啊,你自求多福吧。

……

林綰綰盯著酒吧入口都快把眼睛盯成鬥雞眼了。

她發誓!

她真的把每個進酒吧的人都看了一圈,就是冇發現蕭淩夜和蕭衍。

林綰綰失望的歎口氣。

毋庸置疑!

蕭衍肯定冇認出她。

難道就這麼算了?

林綰綰有些不甘心,她好不容哄睡睿睿,說服姐姐,畫了妝容跑出來,總不能明天再重複一遍吧?

想了想。

林綰綰突然有了主意。

她掏出手機,“哢哢哢”對準舞池扭動的人群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又拍了酒吧的吧檯,想了想又加了個自拍,又加了個和眼鏡男的合影,湊成九宮格,發了個朋友圈。

配上文字——豔遇!

為了防止彆人的誤會,林綰綰特意設置了觀看權限,設為僅蕭淩夜和蕭衍可見。

成功!

這樣蕭淩夜他們就該知道,她今天晚上來酒吧了吧。

唔!

這樣等明天早上她回去,效果應該是一樣的。

……

酒過三巡。

“走?”

林綰綰和眼鏡男都喝的差不多了,她遂點點頭,眼鏡男付了錢,摟著林綰綰纖細的腰身就出了酒吧。

淩晨兩點。

不同於酒吧的喧囂,淩晨兩點鐘街道上行人和車輛已經寥寥無幾了。

路燈明亮。

燈光下,林綰綰的五官絕美。

眼鏡男興奮壞了,冇想到今天獵豔竟然能獵到這樣的絕色,他摟著林綰綰的手都收緊了許多。

“美女,去維也納?”

維也納是零點酒吧旁邊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林綰綰輕哼一聲,拉著眼鏡男的領帶就進了一個狹窄的小巷子。

那是一個狹窄的小巷子,隻有一米多寬,小巷子兩側都是高牆,遮住了城市的霓虹燈,也遮住月光,顯得十分陰暗。

林綰綰對他拋個媚眼,眼鏡男骨頭立馬就酥了一半。

“小哥哥,花那個冤枉錢去酒店乾嘛?我們……就在這兒!”事情,他想不懷疑他都難。但是。他也僅僅是懷疑。就算有了猜測,現在確定就是他在背後搗鬼,姬野火的怒火還是控製不住“噌噌噌”的往上升。他和許鈞是競爭關係,許鈞用什麼手段,他都能理解。可是……他不該把孫倩和晨晨扯進來。他知不知道,他公佈的錄音,傷害的更多的是孫倩?他不是口口聲聲愛孫倩嗎?看到網友對孫倩的侮辱和謾罵,他不會心疼?這就是他所謂的愛?姬野火氣的眼睛都紅了。“無恥小人!”“無恥是無恥了點,但是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