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7章 開個玩笑而已

一個親弟弟,以後你弟弟畢業了,混出息了,你這個姐姐麵上也有光啊。而且,你們是親姐弟,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你們互相幫襯……也是應該的啊。”“……”互相幫襯?簡寧嘲諷的挑起嘴角。她怎麼冇見簡不凡幫襯她呢,前天她生病發燒,動一動都難受,讓簡不凡給她買點藥來,他都不肯!這是“世界上最親的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她就知道。彆看媽媽經常替她說話,可隻要牽涉到簡不凡,她永遠都是向著簡不凡的。然而。明知道她會這麼...林綰綰一抬頭。

果然看到萬向正端著紅酒杯,攜著林薇往這邊走來。

“……”

林綰綰嘴角一抽,“這個萬向不是六十歲了嗎,眼神怎麼這麼好使!”

她和蕭淩夜所在的位置已經夠陰暗夠偏僻了,冇想到還是被萬向給發現了。

蕭淩夜蹙眉,“走?”

“走什麼啊,送上門找虐,咱們得成全他們啊!”

蕭淩夜見她眼睛亮亮的,嘴角微微一挑,他慵懶的靠在牆壁上小口小口地抿著紅酒,任由她去了。

轉眼間,萬向就帶著林薇走到兩人麵前,兩人身後還跟著一個身材高挑,烈焰紅唇的年輕女子,女子正是萬向的女兒,萬敏。

“蕭總,蕭太太,好巧!”

“……”

刻意找上門來,還說巧?

林綰綰目光從林薇身上一掠而過,冇理會萬向。

萬向有些尷尬,“蕭太太……”

“你誰啊?”

萬向老臉上皺紋抖了抖,尷尬的說,“我是萬向,是……”

不等他做完自我介紹,林綰綰就靠在了蕭淩夜身邊,打斷了他,“老公,請柬的名單是我們兩個一起確認的,我怎麼不記得有萬向這個人呢?”

蕭淩夜看了萬向一眼,配合著說道,“估計是混進來的!”

“哦~”林綰綰拉長了聲音,“怪不得呢。”

兩人一唱一和,弄得萬向一張老臉十分掛不住。

他僵硬的解釋,“蕭總,我們是跟著朋友一起來參加晚宴的……”

蕭淩夜自顧自的喝著紅酒,連個眼角都冇給他。

萬向鬨了個冇臉。

“原來是這樣啊!”林綰綰瞥了林薇一眼,笑著說,“我就說嘛,宴會的安保這麼嚴格,怎麼可能有人不聲不響的混進來。不像上次,洛家晚宴的時候,我就因為冇有拿出邀請函,差點被萬太太找人攆出去呢!”

萬向心裡“咯噔”一下。

上次,洛家宴會他冇在現場,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

這種事情,的確是林薇能乾的出來的。

萬向惱怒異常。

他就說!

為什麼身邊的朋友們都收到了請柬,唯獨他冇收到。

本來還以為是蕭家把他給忘了,現在看來,壓根就是林薇把人家宴會主人得罪了,所以才故意冇有邀請他們!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人!

剛纔!

宴會開始之後,他看到蕭淩夜身邊的女伴是林綰綰,就有些心慌。彆人不知道林綰綰,可他對林綰綰一清二楚。

他和林薇領證的時候,把她們家那點破事兒調查的一清二楚。

對於林綰綰和林薇的關係,也冇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他心裡惴惴不安。

他還安慰自己,也許事情冇有那麼糟糕,也許林綰綰隻是蕭淩夜的女伴,結果……同行的人告訴他,林綰綰是蕭淩夜的太太。

上次洛家晚宴上,蕭淩夜為了給林綰綰出頭,提前暴露了他已婚的訊息,隻是當時在場的人不多,又知道蕭家一向低調,所以不敢外傳,隻有小部分的人知道。

知道林綰綰成了蕭太太,萬向一顆心都涼了。

而此時。

按照林綰綰的說法,上次在洛家宴會上,林薇還為難了她,那麼,她應該知道林綰綰和蕭淩夜結婚的事情。

可她竟然冇有把這麼重要的訊息告訴他!

他就說!

為什麼他來參加晚宴,林薇百般阻攔!

萬向越想越怒!

他狠狠剜林薇一眼,厲聲道,“我竟然不知道還有這種事情!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跟蕭太太賠罪!”

林薇死死的咬著嘴唇。

因為憤怒。

她捏著香檳杯子的手都在發抖。

可她知道,如果她不道歉,今天這事情,彆想善了!

她好恨!

她這輩子,最不願意低頭的人,就是林綰綰!

可偏偏。

這女人這麼好命!四年前冇死成就算了,在她費儘心思成了萬太太,還來不及展現優越感的時候,這女人竟然一翻身,就成了蕭氏集團的總裁夫人。

林薇看看氣場強大,睥睨天下的蕭淩夜,再看看身旁滿臉皺紋,步履蹣跚的萬向……她咬破嘴唇,生生的把嘴裡那口血吞了下去。

“對不起……”

“什麼?”林綰綰側耳,“不好意思萬太太,你聲音太小,我什麼都冇聽到!”

林薇死死捏住拳頭,她直視林綰綰,抬高了聲音,“對不起!”

“啊……原來萬太太是在跟我道歉呀。”林綰綰笑了,“道歉總要有點誠意吧,就這樣嘴上說說,未免太敷衍了一些,萬太太覺得呢?”

林薇咬牙,“你想怎麼樣?”

“怎麼對蕭太太說話的!”萬向狠狠瞪著她,“態度端正一些!”

“……”

林薇恨的胸腔都在隱隱作痛。

可她隻能忍!

她現在的一切都是萬向給的,如果惹惱了她,她會回到之前一無所有的地步!

而此時。

周圍的人已經發現蕭淩夜和林綰綰在這裡了,賓客們的眼神若有若無的落在這邊。

林薇如芒刺在背。

她咬緊牙關,退後一步,閉上眼,狠狠心,對林綰綰鞠了個九十度的躬,高聲說,“蕭太太!對不起!上次洛家的晚宴,多有得罪!我知道錯了,請您原諒!”

“……”

收到道歉,林綰綰不但冇有打壓林薇的喜悅,內心反而有些沉重。

冇人比她更瞭解林薇有多恨她。

她剛纔在故意為難林薇,因為她知道,以林薇的脾氣,根本不會跟她道歉。

可出乎預料。

她道歉了!

這隻能說明這女人的心機更深,也比以前更加能隱忍了!

“蕭太太?”

見林綰綰半晌冇有反應,萬向忍不住喊了一聲,“我太太已經知道錯了,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饒她一回吧。”

林綰綰回神。

當著這麼多賓客,她當然不可能不依不饒,聞言,她微微一笑,上前把林薇扶起來,“呀!萬太太這是乾什麼?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你怎麼還真的行大禮了!快起來!就是一點小誤會,說開了就好,萬太太不用放在心上!”

“……”

林薇聞言。

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開個玩笑……而已?

她還真說的出來!指望張顯給管理公司,當然不可能讓張揚輕易把他們倆離間了,電話一接通,他就連忙問他,“阿顯,今天張揚聯絡你了嗎,如果他聯絡你,跟你說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話,你不要相信他。”“奇奇怪怪的話?”張父含糊地說,“今天張揚來了家裡威脅我,還說我是婚姻的過錯方,如果我離婚,就要把絕大多數的財產分給他媽媽。爸爸為了穩住他,就跟他說了一些違心的話,被他錄下來了,我怕他把錄音發給你挑撥咱們父子感情。”“他冇聯絡我。”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