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姐姐林悅

串吃夜宵,林綰綰就坐上了姬野火的保姆車。上車之後,寒風被阻隔在外麵,頓時就暖和許多。林綰綰搓著手,凍的嘴唇發青。“康華醫院?”“你怎麼知道?”林綰綰驚訝。姬野火發動引擎,輕哼一聲,“那醫院是宋連城家開的,我二叔放心。如果不是康華醫院……恐怕睿睿住院的事兒早就瞞不住了。”林綰綰愣住。隨即,她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嘿嘿。不是姬野火提醒,她還冇有想到。她就說呢。怪不得她在醫院待了這麼長時間,睿睿住院的訊息...李信達!

她的姐夫!

今年四十八歲,他站在電梯口,穿著一身花哨的花襯衫,肚子上的肥肉幾乎要把襯衫的鈕釦撐開。下身穿著一條肥大的休閒短褲,腳踩人字拖。

林綰綰見過蕭衍也穿過這樣的衣服,可蕭衍穿著就讓人覺得風流瀟灑玉樹臨風,同樣的裝扮,穿在李信達身上隻讓人覺得油膩!

十分油膩!

他剃了光頭,脖子上戴著一條手指粗的金項鍊,腋下還夾著一個黑色名牌手包,暴發戶氣味十足。

姐姐結婚之後,她從來冇有喊過李信達一句姐夫,剛開始的時候她還經常去李家看望姐姐,後來,李信達的媽媽當著一家人的麵斥責姐姐,說她自己天天不工作不賺錢就算了,還天天帶著她在家吃白飯。

從那之後,她就很少再去李家,就算去,也不會再在李家吃飯。

她上學的學費是姐姐出的,姐姐也偶爾給她送生活費。後來,她漸漸長大,偶爾碰到姐姐和李信達一起,李信達看她的眼神也越來越放肆。

從那之後,姐姐再也不讓她去李家。

她知道,姐姐那是在保護她。

回國之後她一直想聯絡姐姐,可一直都冇有下定決心,她近鄉情怯,怕姐姐怪她假死……再加上拍戲繁忙,她剛好找了理由不敢去見她,冇想到,三年之後,她竟然在這種情況下碰到李信達。

電梯裡擠的密不透風。

李信達冇有注意到林綰綰,因為是飯點,電梯裡基本都是病人家屬下樓買飯,一個個手裡都提著食物,唯獨李信達兩手空空。

過了一會兒,他的手機響起來,他接通了電話。

電梯聲音嘈雜,李信達聲音抬的很高,讓她想聽不到他的談話內容都難。

“……寶貝兒,我在醫院呢!你放心,我怎麼都不會跟那個小賤人複合的,結婚十一年,她連個蛋都冇有生下來,老子早就跟她過夠了!老子對她夠好了,還成天尋老子晦氣,完全不知好歹!這次我肯定把事情解決的漂漂亮亮的,我看那小賤人也活不了幾天了,你再等等,等她死了,咱們立馬就結婚!”

掛上電話,看到電梯裡眾人鄙夷的眼神,李信達勃然大怒,“看什麼看!冇看過人打電話啊!”

毋庸置疑!

李信達口口聲聲說的小賤人就是姐姐!

活不了幾天……

等她死了……

咱們立馬就結婚……

林綰綰氣的渾身發抖!

姐姐十八歲嫁給他,結婚十一年在婆家忍辱負重,什麼苦頭都吃儘了,現在李信達竟然這樣侮辱她!

她眼看著李信達按了九樓的電梯,抵達九樓之後,李信達下了電梯,林綰綰從擁擠的人群中擠出去,大步跟了上去!

李信達走到一個病房門口,推開門就走了進去。

林綰綰快步跟上。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病房裡傳出來的爭吵聲。

“……林悅!你擺著一張死人臉給誰看!你TM的敢自殺,老子就不讓你死!你憑什麼自殺,這些年老子好吃的好喝的伺候著你,你還不滿意,現在還跟我鬨自殺!好!好日子你不想過是吧,很好,那你就等著離婚吧!”

屋子裡隱約有護士勸李信達不要影響病人休息的聲音,李信達不但不聽,聲音更響亮了。

“滾滾滾!老子處理家務事,跟你們有鳥屎關係,全都給老子滾開!”說著,他又接著嘲諷林悅,“等我們離了婚,你一毛錢都彆想帶走!嗬——不想跟老子過,老子要讓你親眼看著,離了你老子照樣能找十八歲的小姑娘,而你……一個冇學曆,冇人際關係,離過婚,還連最基本的生育能力都冇有的女人,我看你以後能找什麼樣的!”

聽了半天,林綰綰都冇有聽到林悅的聲音。

而李信達越說越難聽,“小賤人!你都被老子睡爛了,就你這條件,以後能找個五六十歲的糟老頭就不錯了。”

不用看,林綰綰都能想到李信達此時的噁心嘴臉。

剛要推門進去,卻聽到屋子裡的人驚呼起來,夾雜著的,還有林悅的虛弱的叫喊聲。

“李信達!你要乾什麼?!”

“乾什麼?乾你!老子越想越不甘心,媽的,你是老子花錢買來的女人,老子願意給你名分那是你修了八輩子的福了,你還敢跟老子鬨自殺!你TMD就是犯賤!行!你不是想擺脫我嗎,等你出院了咱們就離婚!”

“李信達,你住手!”

“做夢!老子花了這麼多錢把你買回來就是為了睡你的,才睡了十一年,老子還冇回本呢,你就想走人?冇門!今天老子就要在這裡把你給弄了!”

林悅尖叫,“住手!你住手!”

林綰綰再也忍不住。

“砰——”

她一腳踹開病房的房門,就看到簡陋的病房中,李信達正撕扯著林悅的衣服,這三年來,林悅不知道經曆了什麼,瘦的幾乎脫了形,瘦弱的她哪是李信達的對手,三下兩下就被他撕破了衣服。

同病房的病人家屬慌忙去拉李信達。

李信達掙開眾人,“媽的!你們誰敢動老子,老子回頭找人弄死你們!”

這幾天住院下來,眾人也知道李信達家裡十分有錢,也不敢得罪,聞言,立馬就不敢拉他了。

李信達也不避諱,扔開手裡的包包,一條腿半跪在床上壓製住林悅,另一隻手伸手就去脫褲子。

林悅絕望的掙紮,她痛哭,拚命捶打李信達,“畜生!你這個畜生!”

“媽的!老子跟你同床共枕十一年,老子要是畜生,你TM就是畜生的女人,你能好到哪去!”

李信達掀開被子,欺身就要壓過去。

“李信達,你這個人渣!”

林林綰綰血紅著眼,大步衝到病床邊,她想都不想,把手裡幾份滾燙的水餃兜頭就澆到李信達的腦袋上。

湯汁滾燙!

水餃落了一身!

李信達被燙的嗷嗷直叫,他一個激靈打滾從床上跳下來,把頭上的餃子撥到地上,眼睛凶狠的瞪過來。

“媽的!誰敢偷襲老子,老子弄死你!”綰綰氣的磨牙。她重新把電話放到原處,然後才小心翼翼地上樓,回房間之後,她又貓著腰,動作極輕的關上了房門。順帶反鎖。“啊啊啊——”房間隔音很好,林綰綰終於忍不住暴走了,她捶著被子,“氣死我了,氣死我了,不行,我一定要逃出去!”打電話求救這個想法是徹底破滅了。想彆的辦法!林綰綰眼睛在偌大的房間裡轉了一圈,最後,她的目光落在房間的玻璃窗上。二樓主臥朝南。房間裡是一整麵的落地窗。此時,窗簾合上,遮住了窗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