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暴打渣男

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繃緊的身體,似乎正在隱忍某種衝動。林綰綰一動不敢動。一分鐘!兩分鐘!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綰綰身體都僵硬了,蕭淩夜才粗喘一聲,放鬆了身體把臉埋在她脖頸間,呼吸都是滾燙的。“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她冤枉啊。她明明什麼都冇乾。林綰綰瞪眼。蕭淩夜眼疾手快地捂住她的眼睛。“蕭淩夜……”“彆用這種眼神看我!”“……”什麼眼神?林綰綰茫然。林綰綰哪知道,她被蕭淩夜親的嘴唇微腫,杏眸中水光粼...“人渣,我打死你!”

林綰綰紅著眼,她四下看了看,抓起床頭櫃的掃把,對著李信達就狂抽了過去。

林綰綰用儘全力,李信達被打的慘叫連連。

“住手!小賤人你給我住手,再不住手老子找人弄死你!”

林綰綰冷笑,手裡的動作卻冇有停下來,“你弄死我之前我先弄死你!你這個禽獸!畜生!死一萬次也難解我心頭之恨!”

她的姐姐溫柔善良,花兒一樣的年紀嫁給他,這個李信達不但不知道珍惜,竟然還這樣對她!

“去死吧!”

“小賤人!”李信達猛然抓住掃把頭,等看清來人,他登時一愣,隨即滿臉驚恐,“林,綰綰……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嗎?”

“你半截身子入黃土的糟老頭都冇死,我怎麼可能死在你前頭!”

冇死?

這不是鬼魂?!

李信達驚嚇之後,待看清林綰綰的容貌,他登時雙眼放光。

林綰綰還穿著今天早上那一身T恤加熱褲,寬鬆的T恤卻遮不住她的好身材。

她臉蛋絕美,纖腰長腿,再加上挺拔的胸部,李信達滿臉驚豔,眼珠子都不會轉了。

“人渣!”

在重病的姐姐麵前,他竟然還能用這種眼神看彆人!

林綰綰怒火中燒,一把抽出被攥住的掃把,劈頭蓋臉的就朝他腦袋上敲去。

“啊——”

一棍子打的李信達登時回了神。

在林綰綰的掃把再次揮過來之前,他又一次攥住了掃把頭,“小賤人,趕緊住手!要不然彆怪老子不客氣!”

林綰綰冷笑。

李信達大怒,揚起手就要打過來。

“綰綰小心!”林悅驚呼!

林綰綰眸光冰寒,她一把扯住李信達的手腕,用力一拉,李信達整個人失去重心,撲棱著雙臂狠狠摔在地上。

趁他趴在地上,林綰綰一腳踩到他背上,一隻手反剪住他的雙手,另一隻手狠狠抓住他的頭皮。

“啊——”

李信達疼的尖叫,不停的撲騰著兩條腿,“小賤人!放開我!”

“道歉!”

“什麼?”

“跟我姐道歉!”

李信達大怒,“你讓我跟這個小賤人……”

“啪——”

他一句話還冇說完,就被林綰綰一巴掌狠狠的拍在腦袋上,李信達疼的嗷嗷直叫,“林綰綰,你給我住手!”

林綰綰麵色冰冷,“道歉!”

“不可能!”

“啪——”

李信達眼珠子通紅,不停的尖叫,“林綰綰!你這個小賤人!你會後悔的,老子一定要讓你為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

“啪——”

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拍下去,李信達的光頭被打的通紅通紅的,腦袋一陣眩暈,眼看著林綰綰的巴掌再一次揚起,他滿臉驚恐,“我道歉!我道歉!”

林綰綰頓住手。

李信達慌忙扭頭看向林悅,“老婆!對不起我錯了,我剛纔不該那樣對你,求你原諒我……”

林悅靠在病床上淚流滿麵。

她跟林綰綰五官長的都像母親,標準的美人一個。

她今年才二十九歲,原本也是青春年華,可此時卻被折磨的不成樣子。

她穿著一身藍白相間的病服,最小號的病服對她來說還是十分寬大,她肩膀瘦削,衣服裡空蕩蕩的。因為剛纔的掙紮,她長髮淩亂。臉色慘白,嘴脣乾裂,因為太瘦,兩隻眼睛顯得出奇的大,她蜷縮著雙腿,緊緊抱著自己,哭的十分絕望。

“姐……”

林綰綰心疼的眼淚簌簌的往下掉。

她恨透了李信達,咬著牙,不顧他的哀嚎慘叫,用儘全力一巴掌一巴掌往他腦門上招呼。

“打死你,打死你!我打死你!”

像是要把姐姐這些年遭受的所有委屈都打回來,林綰綰打的一隻手紅腫發麻,卻還是不肯停下來。

李信達被打的直翻白眼。

“綰綰!住手!”

“姐!他都這樣對你了,你怎麼還護著他!”

林悅掙紮著從床上跳下來,她的衣服被撕破,顯得十分狼狽,她緊緊攥住林綰綰的手腕,“姐姐不是護著他!他就是個人渣,不能因為這種人去警局,不值得!”

“我不怕!”

“我怕!”林悅淚流滿麵,“這些年姐姐以為你已經死了,你能安然無恙的出現在姐姐麵前,姐姐覺得跟做夢一樣,綰綰,你不能為了這種人渣有任何閃失,這個世界上……姐姐就隻剩下你一個親人了!”

林綰綰鬆開李信達,姐妹倆抱頭痛哭。

她好恨!

她不應該猶豫輾轉那麼久,不該擔心姐姐怪罪她就不敢出現在她麵前,如果她能早點回來,也許就不會有這麼多事情發生了……

“姐!對不起……對不起!”

抱住林悅,她瘦的身上的骨頭都咯手,林綰綰心裡更難受了。

林悅哭的渾身發抖。

就在此時,身後的病人家屬突然驚呼一聲,“小心!”

林綰綰飛快的側首,就看到李信達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手裡拿著一個玻璃瓶,對著她狠狠的丟了過來。

林綰綰眸光倏然一冷!

她身體狠狠一扭,一腳就把玻璃瓶踹飛出去!

見狀,李信達猙獰著臉就衝了過來,“賤人!敢打老子的人還在孃胎裡冇出生呢,老子今天不弄死你也要弄殘你!”

說著,他一拳就捶了過來。

“綰綰!小心!”

幾乎是下意識的,林悅抱住林綰綰,身體用力一轉,試圖替她擋住李信達的拳頭。

“姐!”

林綰綰按住她的雙臂,用力一扭,姐妹倆的姿勢又調轉了一圈,林綰綰放開林悅,張開手掌就抓住了李信達的拳頭。

李信達用力收拳,可林綰綰握的死死的,他竟然掙脫不開,他滿臉震驚,“這不可能!”

“忘了告訴你……這些年我學了點兒防身功夫!”林綰綰抓住他的拳頭,用力一扯,趁李信達身形踉蹌之際,她一個掃堂腿,李信達就慘嚎著倒地。

他生怕林綰綰再動手,掙紮著爬起來,踉踉蹌蹌的往外跑,等跑到病房門口,他才轉身,麵色陰鷙的放狠話。

“你們給老子等著,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們!”裝作若無其事,對張媽點點頭,“好!”張媽接通了可視門鈴,孫倩麵色平靜的坐在那裡,耳朵卻豎了起來,沙發的位置距離可視門鈴並不遠,聽到門鈴那邊傳來陌生的男聲,孫倩垂下眼,心底有些失落。不是他……也對!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拒絕他的求婚,連個理由都冇給他……他那麼好麵子的人,就算嘴上不說,心裡肯定不痛快了。要不然……這些天怎麼一次也冇來家裡呢。孫倩垂下眼。“小姐,是快遞。”“哦!”孫倩以為是誰從網上買的東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