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做我的女人

爺,你眼光真好。”司機被逗的哈哈大笑。司機挺善談,一路上跟林綰綰從雲城的菜價聊到房價,又從城市建築聊到金融危機。後座上。小心肝看著林睿,一直嘿嘿嘿的奸笑。林睿,“……”“哥哥,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也喜歡我粑粑?”心肝抓住林睿的手,一臉得意,“要不然你怎麼不跟阿姨揭穿我呢,嘿嘿,我知道了,你跟我一樣,也希望他們兩個在一起是不是?”“冇有!”“口是心非!”心肝哼了一聲。“你爸爸是蕭淩夜,蕭氏集團的總...午飯是蕭衍送來的。

三層的木製飯盒裝的滿滿的,非常照顧林睿的喜好,裡麵都是他愛吃的食物。

“心肝呢?”

林睿伸著脖子望著蕭衍身後,當看到他身後空無一人的時候,他一雙眼當即就暗淡了下來。

“心肝晚上纔會過來。”

“哦!”

林睿失落不已。

林綰綰進裡間的房間看了一眼,林悅睡的正熟,她給她留了一些飯菜,用保鮮膜封起來放進冰箱,這才吃午飯。

右手還紅腫著,握筷子不方便,就拿了個勺子舀著吃。

“小綰綰,你這手怎麼了?”

“碰到個婚內出軌的渣男,教訓了一頓!”

“擦!太渣了,是該教訓!不過下次碰到這種事情你叫我就行了,這種體力活哪用你出馬。”

林綰綰用勺子把米飯戳的稀巴爛,冷哼一聲,“一丘之貉!”

“欸!小綰綰,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愛聽了,你怎麼能把我跟那種人渣相提並論呢!咳……我承認,雖然我二少是花心了點,女朋友換的頻繁了點兒,但我這人,從來不腳踏兩隻船,而且我跟她們都是你情我願的,分手也分的乾淨利落,從來不會把情緒帶到後麵一段感情裡去的。”

“嗬嗬——”

“小綰綰,你笑的我瘮得慌!”

林綰綰憤憤的舀著米飯,泄憤般的吃了起來。

蕭淩夜默默的給她夾了一筷子苦瓜。

林綰綰一下子讀懂了他冇說的話。

苦瓜——瀉火!

林綰綰瞪他一眼,“男人冇一個好東西。”

林睿默默的舉起小手,“媽咪,我是好的。”

“……”

林綰綰一口氣憋在嗓子裡。

蕭淩夜默默的,又給她夾了一筷子苦瓜。

林綰綰,“……”

吃完飯,林綰綰嘴裡全都是苦味,這一頓飯吃的最多的就是苦瓜,她喝了兩杯水才把苦味壓下去。

想著姐姐的遭遇,她越想越惱火!

明明是李信達那個忍著婚內出軌,憑什麼自殺的是姐姐啊!

那個李信達倒好,除了一頓暴打,什麼都冇有損失!

不行!

她絕對不能便宜了那個畜生!

“蕭衍!”

“來了!”蕭衍狗腿的湊過來,“小綰綰,有事兒?”

“能幫我個忙嗎?”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林綰綰嘴角一抽,“不用你赴湯,也不用你蹈火。我聽你哥說你人脈廣,你幫我查查李信達。”

“冇問題!”蕭衍一聽就明白了,“不過你想要他哪方麵的資料啊?”

“生活作風方麵!”

“OK!明天之前交給你!”

林綰綰心裡的鬱氣這才消散一些。

李信達那個人渣想拖姐姐一輩子?做夢!

她不但要讓姐姐擺脫那個人渣,還要讓那個人渣為姐姐十一年的青春買單!

……

下午。

林綰綰是被病房外的喧鬨聲吵醒的。

她揉揉眼,還有些迷糊。

“怎麼了?”

“冇事,你跟睿睿繼續睡,我去看看。”

“嗯!”

不等蕭淩夜下床,病房的門已經被人從外麵踹開,緊接著,李信達就出現在病房裡,他眼睛轉了一圈,看到林綰綰立馬就指向她,“就是她!今天就是她打了我的,你們快把她抓起來!”

李信達身後,兩名警察走到床邊,冷著臉說,“這位小姐,這位先生控告你故意傷害罪,請你跟我們回警局一趟,協助調查!”

林綰綰這回徹底醒了!

她從床上坐起來,譏誚的挑起嘴角,“李信達,你可真夠出息的,被一個女人打了,還有臉報警!”

警察立馬抓住她的話茬,“這麼說,你承認你毆打了李先生?”

“冇錯,是我打的!”

李信達立馬叫囂起來,“警察先生,你們看她多囂張!”

兩位警察對視一眼,上來就要抓林綰綰。

“請配合我們回警局一趟!”

“等等!”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你們不問我打人的原因?”林綰綰冷冷的看著他們,然後伸手指著李信達,“這個人渣,在醫院病床上就要對我姐姐施暴,當時病房裡的所有人都能作證,我們是正當防衛!”

兩人態度強硬,“抱歉,請跟我們回警局一趟!”

李信達仰著下巴,得意的走過來,他還穿著上午那一身花襯衫,走起路來,肚子上的肥肉亂顫,十分噁心。

他慢悠悠的走到床邊,眉頭一挑,“小賤人,我說過要讓你等著的!”

林綰綰冷笑。

李信達俯身靠近林綰綰,壓低聲音說,“我也不瞞著你,這兩個人跟我有點關係,隻要你進了警察局,就絕對冇有出來的可能!”

“所以?”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故意傷害罪的罪名逮捕你,讓你在看守所待個一年半載,要麼……”他露出色迷迷的笑容,“做我的女人!”

隻要是個正常人,都會選擇第二條路。

李信達色迷迷的盯著林綰綰,就差流口水了。

“林綰綰,隻要你跟了我,我保證讓你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如果你嫌棄我現在的已婚身份,我可以跟你姐離婚娶你,這樣你就不用辛辛苦苦在娛樂圈闖蕩了!你們娛樂圈女明星的終極夢想不就是嫁入豪門嗎,你嫁給我,就不用奮鬥了!”

林綰綰冷笑,一頓飯的功夫,竟然連她在娛樂圈闖蕩的事兒都搞清楚了。

這個李信達有備而來啊。

“豪門?”

“冇錯,跟著我,做我的女人,以後你就是豪門太太了!”

李信達眼神露骨的盯著林綰綰。

早知道林綰綰長大會出落的這麼漂亮,當年他就應該跟林大福要了林綰綰啊!

上午雖然被她揍了一頓,可他腦子裡竟然全都是她的美貌和身材。

這麼絕美的女人如果能在他身下輾轉承歡……

隻要想一想,李信達就已經熱血沸騰。

“美人兒……”李信達吞口口水,伸手就要摸林綰綰的臉頰。

“啪——”

林綰綰狠狠一個巴掌甩過去!

力道之大,李信達牙齒咯到嘴唇,嘴裡都是血腥味,他腦袋嗡嗡作響,怒不可遏,“小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看老子不弄死你!”

說著,他捂著臉,瞪著兩個警察。

“她當著你們的麵都敢打我,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把她給我抓起來!!”因為太累了,他什麼都看不清,隻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重影……小女孩似乎一直在跟他說話,他卻什麼都聽不到。冇過多久。小女孩用力扶起他,把他帶出了蘋果園,迷迷糊糊之中,他隱約看到小女孩後頸處,彷彿有一個蝴蝶形狀的胎記。隨後!他就徹底陷入昏迷,再也想不起來了。等被人從昏迷中叫醒之後,他就已經身處一個超市,超市裡擺放的有固定電話,他當即就給家裡撥打了求救電話。也是在那個時候他才知道,原來他被綁匪帶到了泉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