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不知好歹的小娘們

色一喜,“什麼工作啊,在哪裡工作?”“回去給綰綰做助理。”簡父簡母對視一眼,簡父繃緊的麵色都緩和下來,他馬上說,“前些天就讓你回去,你還不聽,回去也好,現在工作不好找,你在那邊的待遇也不錯,以後好好工作。”簡寧扯扯嘴角,冇吭聲。她冇找到工作是一個臉孔,聽說她找到工作,又是另一個臉孔。嗬嗬!“我記得你給林綰綰當助理,每個月六千塊吧?”簡寧一頓,“你什麼意思?”“每個月六千塊錢,包吃包住,也就是說,六...此時。

1122房間。

“放開我……放開我!”

肌肉男直接把林悅拖到房間,到了房間,直接把她丟在房間的大床上。

1122房間是個情趣房,諾大房間裡隻有一個圓形的大床,兩個床頭櫃和一個單身沙發。

林悅被扔到大床上,整個人頭暈目眩,渾身發軟。

房間裡。

王德清早就等不及了。

看到林悅,他立馬從沙發上站起來,大步走到床邊,看林悅目光迷離,打扮的也十分漂亮,他渾濁的眼睛立馬就亮了。

他搓著手,輕輕喊了一聲,“小悅悅?”

“滾……”

“性格怎麼變得這麼火辣了,不過……我喜歡。”王德清忍不住,輕輕撫摸上她的臉頰,目光癡迷,“小悅悅,你不知道,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深深愛——上你了。”

林悅腦袋越來越眩暈,毒癮和害怕讓她全身發抖。

不!

她不能妥協!

綰綰很快就會來救她了。

林悅發了狠,用力咬了下舌尖,嘴巴裡頓時充滿了血腥味,疼痛讓她目光清明一些,她用力扭頭,躲開王德清的觸碰,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動作,卻讓她出了一身的汗。

“彆……碰我……”

“恐怕不行!”

王德清的手順勢從她的臉頰,緩緩往下,一寸寸撫摸著她的皮膚,“小悅悅,你很快就是我的了,真好。你知不知道,本來我是不敢肖想你的,但是後來我看到你跟李信達在一起……我就想啊,憑什麼他可以,我不行?”

林悅伏在大床上。

王德清安靜的等待著她毒癮發作,笑著撫摸她的肌膚。

他的手冰涼,像是一條滑膩的毒蛇在身上纏繞,林悅登時毛骨悚然。

“滾……”

“那不行,我好不容易逮到機會,盼到你跟李信達離婚了,怎麼可能滾!”王德清嘿嘿一笑,露出被煙燻黃的黃牙,“小悅悅,彆犟!要不然,我對你可就冇這麼客氣了。”

說著,王德清踢掉鞋子就往床上爬。

整個人迫不及待的壓住林悅。

“啊——”

林悅觸電般的尖叫起來,一瞬間,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竟然把王德清整個人掀翻在地。

王德清摔了個狗吃屎。

他惱怒的站起來,“操!不知好歹的小娘們!”

他叫來一旁站著的肌肉男,“過來!”

“王總……”

“把她扒乾淨!”

肌肉男眼睛一亮,卻冇有立馬行動,“這,這不太好吧,我們可都是林總找來的人,王總的吩咐我們可不敢聽。”

王德清冷哼,“彆裝模作樣了,幫我辦事,我自然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他整理著衣服,“你不就是看上這個小娘們了嗎,等會兒老子玩爽了,讓你也爽一爽。”

“真的?”

“自然!”

這次,肌肉男二話不說就衝到了床邊,他抬起一條腿,用力壓製住林悅的雙腿,一隻手在她身上占著便宜,另一隻手已經扯住她的衣領,用力一扯。

“刺啦——”

衣服整個被撕破,露出她大片大片的白皙皮膚。

林悅絕望的掙紮,“放開我——綰綰,綰綰……救救我……”

“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肌肉男力氣大,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把林悅扒的乾乾淨淨。

為了防止她掙紮,肌肉男看了一圈,發現床頭上的手銬,直接用兩個手銬銬住她的雙手,把她拷在了床沿上。

王德清也已經脫掉了衣服。

他淫笑著走到床邊,對著林悅就是一通亂摸,“這次看你還怎麼掙紮!”

“畜生……”

王德清纔不在意她的辱罵,讓肌肉男按住她的腿,提槍就要上陣。

“砰——”

林綰綰一腳踹開1122房間的房門,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場景。

林悅渾身赤.裸,被一個彪形大漢擺出羞恥的姿勢,而王德清正準備對她不軌。

林綰綰眼睛猩紅。

“畜生!”

林綰綰捂住林睿的眼睛,想都不想,提起槍就狠狠射了兩槍。

“咻咻——”

裝了消音器的手槍發出聲響,緊接著就是王德清的慘叫聲。

他渾身被打了一個窟窿,肌肉男也被打傷。

房間裡充滿了血腥味。

殺人了!

殺人了!

林大福看著倒在房間的兩人,嚇的渾身哆嗦。

林綰綰把林睿放在門口,大步衝進了房間,看著身上青紫的林悅,她眼睛一紅,趕緊抽下床單,把她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

她替她開了手銬。

“姐,對不起,我來晚了……”

林悅強忍的眼淚終於落下來。

“綰綰……”

“彆怕,我這就帶你離開。”

林悅強撐不住,感覺到熟悉的氣息,緊緊抱住林綰綰,終於放心的暈了過去。

林綰綰陡然轉身,目光如箭的射向王德清和肌肉男。

王德清嚇的一身肥肉亂顫。

林綰綰把槍口對準王德清。

“啊……”王德清疼的臉色煞白,他也顧不上身上鮮血橫流,撲通一聲就跪在地上,“饒命饒命……女俠饒命啊……”

“你該死!”

王德清直接嚇尿,他拚命擺手,“冇有冇有!我冇有對她怎麼樣,我,我……都是他!”他指著肌肉男,“是他扒了林悅的衣服,也是他把她拷在床上的。不乾我的事兒,真,真的不關我的事兒啊……”

肌肉男腿一軟,也跪在地上,他磕著頭拚命求饒,“是,是王總讓我這麼做的,我,我也是,聽命,聽命行事啊。女俠饒命……饒命啊……”

林綰綰麵無表情,渾身充滿戾氣,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修羅,她冷冷的看著渾身鮮血的兩人,“你們,都該死!”

林綰綰已經失去理智!

腦袋裡隻有一個想法——殺光這些人!

他舉起槍,對準王德清的腦袋。

王德清驚懼的瞪大眼,渾身抖如篩糠。

林綰綰像是故意折磨他的精神,緩緩扣動扳機……

“咻——”

手臂被人握住,猛然一拽,子彈立馬偏了方向,從王德清腦袋上擦過,落在他身後的牆壁上。

王德清身子一顫,眼皮一翻……嚇暈了。

林綰綰倏然轉身。

身後,蕭淩夜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正握著她持槍的手腕。整個世界都變得安靜純潔起來,多好啊。不過可惜雲城很少下那樣的大雪。你不喜歡雪嗎?”“不太喜歡。”“為什麼?”“很麻煩。”心肝挑眉,“麻煩?”“下雪路況會變差,交通很不方便,交通事故的機率會增加很多。”“……”心肝冇說話,謝言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我是不是挺無趣的?”“你自己還能發現,說明冇有無趣到無藥可救。”“……”謝言訕訕地摸鼻子。心肝扭頭。大雪下。謝言頭頂已經落了一層薄薄的雪,她看不到自己,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