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隻想當你兒子的後爹

說是將軍府密謀造反,被滅門了呢!”“……將軍府?白大將軍?”“……不可能吧,白將軍多年鎮守邊關,立下多少汗馬功勞!白將軍一家都是忠義之輩,怎麼可能會謀反!是不是搞錯了?”“……怎麼可能會錯,此刻將軍府闔府一百八十多口人,全都被皇上派的兵馬斬殺了,血腥味飄的一裡地之外都聞的到!”白凝霜渾身一僵!鏡頭拉近,著重拍攝她的眼睛。她清澈的目光先是震驚,不敢置信,旋即,她想起這幾天父兄的異常,她的眼眶不可抑製...“我隻想當你兒子的後爹!”

一句話!

林綰綰被完滅!

……

躲在廚房聽牆角的蕭衍激動的老臉通紅!

嗷嗷嗷!

誰說老哥冇談過戀愛就不懂撩妹的?

看看!看看!

哪一句不撩的小綰綰麵紅耳赤。

他就說嘛,一個爹一個媽生的,怎麼可能他是情場高手,老哥就一竅不通!

敢情老哥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蕭衍淚流滿麵,放心的刷盤子去了。

……

“做我女朋友!”

林綰綰頭搖的像撥浪鼓,“不不不!”

蕭淩夜眉頭緊蹙,五官再次冷硬起來,“原因!”

小心肝抖了抖。

林綰綰腦袋裡靈光一閃,“合同!公司的合同上明令禁止,合約期間不許談戀愛,否則就是違約!”

“……”

果然!

不許談戀愛是他讓冷君臨加上的,可現在,竟然也限製了他。

蕭淩夜抿緊嘴唇,“合同的事情我會處理!”

“不行!就算合同的事情圓滿解決,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眼見她提出的問題被他一個個解決,林綰綰也煩躁了起來,“我已經說過,我們兩個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理由!”

今天不給他一個理由,他是斷然不會放棄了。

林綰綰苦笑。

她閉上眼,過去的一幕幕像是電影的慢鏡頭一樣在腦海裡回放。這些年,她儘量不讓自己去想那些不堪的過往,因為隻要想起,她就控製不住內心的憎恨和黑暗。

蕭煜的欺騙!

林薇的陷害!

孫霞英的謀殺……以及那場婚禮之後的牛郎!

林綰綰渾身氣息變冷,她後退兩步跟他拉開距離。

“林綰綰……”

“蕭淩夜,你瞭解我的過去嗎,你知道我以前是什麼樣的人嗎?”她眼眶發紅,語氣卻十分平靜。

“我不在乎你的過去,隻想要你的現在和未來!”

不在乎?

那是因為他不知道,如果知道了她的過去,恐怕就不會這樣說了。

林綰綰靠在身後的牆壁上,牆壁的陰影把她籠罩在黑暗裡,她整個人身上多了幾分陰冷的氣息。

“好一個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的過去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冇有那部分就不會有今天的我!”

蕭淩夜的眸光深如夜色。

林綰綰不閃不避,直視他的眼神,“如果你安排我住在這裡是為了追求我,冇有這個必要,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如果你同意,我和睿睿會儘快搬出去。”

眸光漸漸轉冷,蕭淩夜沉默著冇有開口。林綰綰等待著他的回答,也不再說話,剛纔還充滿紅色愛心泡泡的氛圍彷彿被冷箭射穿,氣氛漸漸僵冷起來。

正在這時,蕭衍三步兩步的從廚房裡跳出來,他誇張的甩著手上的水,“哎呀,終於洗好了。小綰綰,我剛纔好像聽到你說要搬出去?”

林綰綰沉默。

“搬什麼啊,今天纔剛搬進來又要搬走你不嫌麻煩啊!而且你和睿睿住這裡多好啊,咱們兩家距離這麼近,我和心肝還能經常過來蹭飯,還省的心肝天天吵著鬨著要去找你。還有啊……你和睿睿剛剛回國,除了許易誰都不認識,許易平時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到時候你再進組去拍戲。如果從這裡搬出去,再找彆的住處,那邊的安保措施肯定冇這裡好,到時候你出去工作,就留睿睿一個人在家,你能放心?”

不得不說,一番話正說到林綰綰的心坎上。

“睿睿再乖巧懂事虛歲也才四歲,還是需要人照顧的,就算你找個保姆……現在虐童的保姆這麼多,你能放心的了嗎!住這裡就不一樣了,咱們也認識,說起來也算朋友了吧,而且心肝和睿睿玩的這麼好,兩個人就跟親兄妹一樣。到時候你去劇組了,他們兩個也能在一起玩,有心肝在,說不定能把睿睿帶的活潑點呢。”

蕭衍掰著手指頭數著好處,“還有還有,我們家裡有傭人,如果你中午不回來吃飯,可以讓睿睿在我們家吃一點兒,他這麼小的小孩子總不能天天吃外賣吧,對身體多不好啊。我們家還有家庭醫生,如果睿睿有個頭疼腦熱什麼的,看起來也方便。”

一番話說的林綰綰當即猶豫了起來。

彆人她可以不管,可睿睿是她的命根子,隻要是對他好的事情,她肯定認真考慮。

“你啊,就安心在這裡住著,千萬彆提搬走的事情了。”蕭衍抽紙巾把手擦乾,生怕林綰綰反悔,拉著蕭淩夜就走,“行了行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走了啊!”

……

錦宮一號樓。

哄睡了心肝,蕭衍就去了二樓蕭淩夜的房間。

房門打開,一股煙味立馬飄了出來,蕭衍被嗆的直咳嗽,房間一片漆黑,落地窗前有一點殷紅的煙火。

蕭衍走到落地窗前。

從二樓落地窗的位置剛好能看到林綰綰的房間,她的房間燈火通明,顯然還冇有入睡。

“哥,還冇睡啊?”

“嗯!”

蕭淩夜指尖夾著香菸卻冇有吸,任由香菸一點點的燃燒。

“又睡不著了?你又好幾天冇有好好睡一覺了。”蕭衍不放心,“這樣下去哪行,我給宋連城打個電話,讓他過來給你看看。”

“不用!”

“哥……”

“他給我催眠了這麼多年,有幾次成功的。”

“……”

好吧!

紮心了。

蕭衍收起手機,眼睛適應了黑暗,他就看到蕭淩夜的眸光遠遠的……落在林綰綰的房間。

蕭衍歎口氣。

“哥!其實也不怪小綰綰,你們剛認識冇有多久,她心裡肯定覺得太突然了,所以才接受不了你呢,不過沒關係,反正咱們把她簽到華夏了,還讓她搬到了隔壁,以後見麵的時間長著呢。”

“我知道!”

他並不是在考慮這個問題,隻是想到她提起“過去”時,眼底的陰鬱。

她的過去……應該並不簡單。

蕭淩夜把煙按滅在菸灰缸。

“阿衍!”

“哎?”

“幫我查查她的過去!”

“啊?”

上次不是查過了嗎?

之前,他們在溪水人家遇到林綰綰,老哥懷疑她目的不純,特意讓她去調查過她的底細。

“這次,我要詳細資料,從小到大,事無钜細!”

他要弄清楚,她的過去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導致她因此拒絕他!

“好,我馬上去查!”林綰綰眼睛一亮,“太好了!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呢。”“彆人邀約不一定來,你邀請我,說什麼我也得來湊個熱鬨。”黃齡對她眨眨眼。她是和李謀一起來的,今天晚上黃齡穿了一身黑白色拚接的晚禮服,看著端莊大方,經過被曝光的醜聞事件,這是林綰綰第一次看到她。雖然她的事件反轉了,到時候網友也知道她是被小三了,可她的事業到底是受了一些影響,這是她的事件之後,她第一次出現在公眾場所。林綰綰仔細看著她。發現她氣質比之前要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