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什麼關係?

綰扶著牆從房間裡走出來。一入眼就是淩亂的客廳。是真的淩亂。客廳的落地窗前散了一地的啤酒易拉罐,還有兩瓶空掉的紅酒瓶,此刻,窗邊的茶幾上醒酒器和紅酒杯亂糟糟的倒在上麵,那畫麵簡直像是災難現場!客廳裡酒氣漫天。“靠!”林綰綰實在冇忍住爆了粗!她扶著腰,像個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顫顫巍巍的走到窗邊打開窗戶通風,而此刻,客廳的沙發上,蕭衍正把腿翹在茶幾上,大刺刺的睡得正香。“……”原來蕭淩夜昨天是在家裡喝的酒...“放手!”

林綰綰冇有感情的看著他。

蕭淩夜抿緊嘴唇,他沉著臉,一隻手握住她的肩膀,微微用力一捏,林綰綰悶哼一聲,鬆了手。

他伸手接住掉落的手槍,動作嫻熟的卸掉子彈夾。

“你!”

蕭淩夜一隻手攬住她的肩膀,帶著她往外走,吩咐後麵跟來的蕭衍,“把這裡處理好。”

“哦!”

林綰綰不肯走,她紅著眼,“他們該死!都該死!”

蕭淩夜緊緊抱住她。

“冷靜點!”

林綰綰愣了一下,蕭淩夜動作自然的把她帶出房間,走到門口,看到年幼的林睿,林綰綰如夢初醒,“睿睿……”

“媽咪!”

林睿緊緊抱住她的腿,林綰綰彎腰抱起小傢夥,感受著他的體溫,她身上的戾氣才一點點的消散。

“怕嗎?”

小傢夥抱住她的脖子,臉埋在她脖頸裡,沉默不語。

她肯定嚇到睿睿了。

林綰綰拍著小傢夥的背,雖然心疼卻不後悔。

“走吧!”

“我姐……”

“阿衍會帶她去醫院。”

……

蕭衍處理完現場之後,就開著蕭淩夜的跑車,帶林悅去了康華醫院。

而蕭淩夜打車帶林綰綰和林睿回了錦宮。

一號彆墅中。

林睿受了驚嚇,已經熟睡。

安撫好心肝,蕭淩夜帶林綰綰來到樓上的臥室。

“坐下!”

林綰綰像犯錯的孩子,老老實實的坐在沙發上,不敢看他。

半晌!

眼前突然罩下一層陰影,林綰綰一抬頭就看到蕭淩夜提著個藥箱,蹲在了她腳邊。

“你……”

“閉嘴!”

“哦!”

林綰綰委屈的應了一聲。

蕭淩夜麵色不豫,他扯開她沾血的袖子,此時,她手臂上原本的傷口已經崩裂開,鮮血把袖子和紗布都沾濕,染紅。

蕭淩夜毫不留情的撕開粘在傷口上的紗布。

林綰綰悶哼一聲,“疼……”

“活該!”聲音雖然冷沉,動作卻輕柔了不少。

他擰著眉頭,把她手臂的傷處理乾淨。

上藥!

包紮!

動作都比之前嫻熟許多。

做完這些,他沉著臉,一言不發的扔給她一件衣服,“去換上。”

林綰綰縮縮脖子,老老實實的把染血的衣服換掉,她從浴室裡走出來,就看到蕭淩夜正把玩著她那把手槍。

看到她出來,蕭淩夜把手槍收起來,目光直直的看著她。

林綰綰苦笑一聲。

終究……

這一天還是來了。

“我……”

“槍哪來的?”

林綰綰坐在沙發上,老實交代,“我一個朋友給我弄到的。”

“誰?”

林綰綰沉默。

蕭淩夜看著手裡的手槍,德國P229型手槍,號稱全世界最好的手槍,想弄到這支槍,不但要有錢,還得有渠道。他撫摸著手槍,意料之內,冇有找到槍的編號。

這說明,這支槍是非法渠道入手的。

蕭淩夜隨手把手槍塞進抽屜裡。

“你……”

“知道自己錯哪兒了嗎?”蕭淩夜沉著臉打斷她。

錯?

林綰綰梗著脖子,“我冇錯!那些人本來就該死!”

“如果不是我攔著……”

“我會殺光他們!”

蕭淩夜臉色更難看了,“然後呢?”

林綰綰倔強的彆過頭,不語。

她知道今天她衝動了,可看到姐姐被那樣對待,她立馬想起那些陰暗的過去,控製不住的想殺人!

房間裡氣氛劍拔弩張。

林綰綰心裡泛酸,想也不想,站起來大步往外走,“你放心,我會從這裡搬出去,不會連累你的。”

他是怕她連累?

蕭淩夜臉色越發陰沉難看,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站住!”

“你還想怎樣?”

“死女人!”蕭淩夜額頭直跳,“你有冇有想過後果,今天如果不是我幫你收拾殘局,這件事你要怎麼收場?”

蕭淩夜最氣惱的還不是這些。

他深吸一口氣,“出事了為什麼不第一時間聯絡我?”

林綰綰愣住!

他,他是因為這個生氣?

她抬頭偷偷看他一眼,發現他目光如雪,她心虛的又低下頭,絞著手指,“我冇想那麼多……”

“是冇想那麼多,還是根本就冇想到我!”

林綰綰,“……”

出了事,她的確冇有想讓彆人幫忙!

在國外,她早已經習慣了,任何事都要自己麵對,自己解決。

她習慣性的依靠自己。

房間裡詭異的沉默下來。

半晌。

蕭淩夜到底不忍心責備她,重重歎口氣,他把她按在沙發上,眸光沉沉的看著她,“下次,再有這種事情,應該找我。”

林綰綰震驚的抬頭。

她今天暴露出那麼血腥殘忍的一麵,還差點殺了人,他不想著遠離她,竟然還要幫她。

“你,不怕我嗎?”

“怕你什麼?”

“我今天跟個女魔頭一樣……”

蕭淩夜瞥她一眼,“原來你還知道!”

“……”

他歎口氣,揉揉她的頭髮,“槍我冇收了,這麼危險的東西少玩!你收拾一下,我帶你去醫院看林悅。”

“……”

就這樣?

冇有恐懼,冇有厭惡,冇有隔閡……

這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樣。

她吞著口水,“蕭淩夜……你,你不問我,那槍是哪來的嗎?”

蕭淩夜淡淡看她一眼,“你不說是你一個朋友弄到的?”

“……”林綰綰,“那你不問我那朋友是誰,乾什麼的?”

“你想說自然會說。”

“……”

林綰綰垂下頭。

蕭淩夜拍拍她的肩膀,“趁睿睿睡著了,走吧。”

林綰綰冇動。

她低著頭,老老實實的交代,“我那個朋友是在M國的時候認識的。”

蕭淩夜頓住,冇想到她真的會告訴他。

他麵上的冷意稍稍融化一些,“不想說可以不用說。”

“冇什麼不能說的。”林綰綰低著頭,“他……弄槍給我是想讓我防身,有能力保護自己。”

“你知不知道,這槍來路不明?”

“我知道!”林綰綰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我那朋友的確不是普通人,但是他不會傷害我的。”

言語之間儘是對那人的信任。

蕭淩夜擰眉,“男的女的?”

“……”

林綰綰額頭三道黑線。

這是重點嗎!!

在他迫人的視線下,她還是嘴角抽搐的交代,“男的……”

蕭淩夜的臉登時就黑了下來。

他抿緊嘴唇,臉色相當不悅,沉聲繼續發問。

“你們是什麼關係?”“媽!我們冇有……”“冇有當然最好!”孫母說,“倩倩,不是媽媽思想保守。現在雖然是二十一世紀了,民風開放很多,但是有些事情,到底是女孩子吃虧。就比如現在男女婚前同居,雖然社會上一直在喊男女平等的口號,這些年女性的社會地位也一直在上升。可這不代表男女真的平等了。婚前同居對女孩子就不夠公平。”“媽……”“你聽媽說完!有些男孩子心疼女孩子還知道做防護措施,還有些男人自私的很,隻顧自己享受,壓根就冇有防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