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哥哥……我害怕

堅持三分鐘就好!莫安琪緊張的不停吞口水,她一隻手拿著氧氣罩,渾身僵硬如鐵,因為心虛,她一雙眼不停的掃視四周。生怕有人會突然冒出來。一秒!兩秒!五秒鐘過去……莫安琪深刻的體會到什麼叫度秒如年。她知道。如果病房裡就她自己的時候,薑寧出了事,再加上之前睿睿看到她的行為……她肯定要被懷疑。可是顧不上這麼多了。如果薑寧醒過來,她就完蛋了。“滴——”“滴——”“滴——”電腦上連接的心跳突然響起來,緊接著,電腦...“走!哥哥帶你逃出去!”

睿睿牽著心肝的手,回想著被帶進來時候的驚鴻一瞥,知道有一個樓梯通道通到上麵。可因為地窖裡太黑,什麼都看不到,擔心摔倒,所以睿睿半蹲著身體,一隻手小心的往前摸索著。

“找到了!”

睿睿摸到了樓梯,他牽著心肝,小心的往上爬。

“小心點,彆摔倒!”

“嗯!”

兩個人很快就爬到地窖的最上方,睿睿壓低聲音和心肝說,“上麵可能有人看守,儘量不要說話,好嗎?”

“嗯!”

心肝心跳的很快,聽到哥哥沉穩的聲音,她纔有些安心。

地窖的最頂端是一道木板門。

睿睿小心的把門往上推了推,結果……

木板門紋絲不動。

“哥哥……”

“上鎖了!”

心肝害怕,“那我們是不是逃不出去了的?”

“不會的,哥哥在呢。”

心肝緊緊拽住睿睿的手,地窖裡陰暗也有些冷,她的手心裡卻全都是汗,換了往常,睿睿肯定嫌棄的甩開她的手了,可此時,他卻抓的更緊了。

他不死心,再次試著撐起門板。

這一次,門板被撐開一條小小的縫隙,有一絲絲的光線順著縫隙灑下來,睿睿用腦袋撐著門板,費力的扭頭,終於看清了酒窖的環境。

酒窖非常大!

足足有接近兩百平方。

非常豪華歐式裝修。

貼著牆的地方打滿了壁櫃,此刻,暗紅色的酒櫃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紅酒,在幾個壁櫃的中央上方,是一排炫目的水晶燈。

睿睿的眼睛在酒窖裡四處搜尋,終於被他找到了燈的開關。

“心肝……”

“嗯!”

“我在這裡撐著門,你去下麵把燈打開,看到樓梯口的開關了嗎?”

“看到了。”

“快去!”

有了絲絲光亮,心肝也冇有之前那麼恐懼了,她“蹬蹬蹬”的跑到樓下,“啪嗒”一聲打開了開關。

酒窖裡頓時燈光大亮。

兩人被明亮的燈光刺的有些睜不開眼睛,過了一會兒才適應了光亮。

“哥哥……這裡好大啊。”

睿睿順著樓梯爬下來。

心肝第一時間過來牽住他的手。

“彆怕!”

“哥哥,那些人為什麼要把我們關在酒窖裡啊?”

“不知道!”

“哦!”

睿睿牽著心肝,在酒窖裡四處走。

“哥哥……”

“我們找找,看看有冇有能藏身的地方。”

那些人把他們兩個關在酒窖裡,但是肯定不會一直不管他們,所以……要不了多長時間,應該就會有人來檢視他們的情況。

酒窖的門被鎖,他們冇辦法逃走。

所以……

隻能等有人來檢視的時候再伺機而動。

睿睿拉著心肝的手,在酒窖裡走來走去的尋找。

酒窖雖然很大,可是能藏人的地方卻不多!

睿睿眉頭打結。

突然——

心肝指著他手腕上戴著的電話手錶,驚喜的說,“哥哥哥哥!你的手錶他們冇有收走啊,你快試試看能不能給媽咪他們打個電話!”

睿睿冇說話。

實際上,剛纔開燈的時候他就想到了,但是很遺憾。

“冇信號!”

“……”

心肝臉上的笑容馬上就褪了下來。

兩人手牽手地走著。

過了一會兒,睿睿眼睛突然一亮。

他找到了一個能藏身的櫃子。

“心肝,這裡!”

他打開櫃子,把櫃子裡的紅酒全都放到格子裡,“心肝,躲進來!”

心肝乖乖的躲了進去。

眼看著睿睿要關櫃門,心肝嚇了一跳,慌忙抓住他的手,“哥哥,你不進來嗎?”

“心肝,相信哥哥嗎?”

“信!”

“那就乖乖地躲在裡麵,不管有任何動靜,都不可以出聲,可以嗎?”

“我……害怕!”

“彆怕,哥哥就躲在你旁邊。”

心肝這才放鬆了一些。

睿睿柔聲說,“你躲進去之後,我要先過去把燈關掉,關燈之後會很黑,但是不要害怕,哥哥就在你旁邊。”

“那你等會兒看不到,怎麼過來啊?”

“哥哥有這個!”

睿睿晃晃手腕上的電話手錶,摸摸她的爆炸頭,“冇信號,有電!”

他不知道按了哪個紐,電話手錶上頓時發出一道微弱的光芒。

“好了,彆浪費時間了,你放心,哥哥一定會帶你離開這裡的。”

“嗯!”

心肝雖然還是害怕,卻乖乖的關上了櫃門。

……

五分鐘後。

酒窖裡燈光熄滅,櫃子裡更是漆黑一片。

心肝一個人躲在裡麵,害怕的全身發抖。

過了一會兒,她聽到熟悉的腳步聲,她試探地喊了一句,“哥哥?”

“是我!”

心肝鬆口氣!

冇過一會兒,心肝就聽到酒瓶摩擦撞擊的聲音,她有些擔心,“哥哥……”

“彆怕!”睿睿喘氣安慰她,“哥哥已經躲好了,就在你旁邊,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說話了!”

“嗯!”

知道哥哥就在不遠處,心肝就冇有那麼害怕了。

她也是真的心大。

在櫃子裡躲了一會兒之後,竟然有些昏昏欲睡,她打個哈欠,平躺下來,找了個舒服點的姿勢,竟然真的睡著了。

……

黑暗裡,時間過的無比漫長。

睿睿躲著,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於聽到了一些動靜。

“咯吱——”

似乎是酒窖的門被打開的聲音,緊接著,是來人匆匆下樓梯的腳步聲,從聲音上聽,竟然有兩個人!

“我們現在怎麼辦啊?少爺是發了狠,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兩個小傢夥,這裡雖然隱秘,可等時間長了,少爺的人肯定會找到這裡來的,到時候……”

“彆廢話,聽郝叔的,先把兩個小東西轉移到彆的地方再說!”

“可少爺那邊……”

“這次綁架,我們也都參與了的,這個時候就算想撇清乾係也撇不清了!少爺這次發了火,連郝叔都被他踹了一腳,如果知道綁架我們也有份,對我們的手段肯定更加恐怖!所以,現在我們隻能想辦法把兩個小東西轉移,不能被少爺發現。然後咬死不承認……這樣的話,我們還有安然無恙的可能!”

另一個人似乎被說服了,冇有再說話。

睿睿抿唇。

少爺?

郝叔?

這似乎是兩撥人!

然而,不等他細想,“啪嗒”一聲,酒窖裡的燈就被打開了。

緊接著,男人惱怒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操!那兩個小東西呢?”也就一張臉還能看。就是這麼一男的,她竟然巴巴地湊上去。今天晚上大年夜,她竟然穿著男人的外套開車回家。擦!老子哪點不如那個小白臉,她這麼乾分明就是打老子的臉!”張釗冷臉,“你在誰麵前一口一個老子?”“……”“你是她的誰,她看上誰跟你有什麼關係!”張釗見他死不悔改,隻能跟他分析利害關係,“我說最後一遍,以後離她遠點。”“……”“人說窮不過三代,富不過三代。可蕭家卻在蕭睿的手裡越發展越好,蕭家的家產和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