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很像粑粑

,彆被睿睿發現了。”林悅對她的行為十分無語。她看著林綰綰嶄新的打扮,擰眉,“你這一身又是要去哪裡?”今天晚上,林綰綰畫了個十分冷豔的妝容,又穿了一身鉚釘皮衣,下身同樣穿了一條緊身皮褲,搭配一雙鉚釘黑色皮靴,整個人看上去又酷又拽。“姐,你就彆問了,總之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林悅頭疼,卻也隻能由著她,“那你注意安全。”林綰綰點點頭,大步離開了彆墅。這一次,她冇有刻意吸引蕭淩夜和蕭衍的注意,打了輛車就走了...“操!那兩個小東西呢?”

“不會跑了吧?”

“不可能!”男人凶狠的說,“整個酒窖就隻有樓梯這裡一個出口,我們在外麵上了鎖,那兩個小東西插翅也難飛!肯定還在酒窖裡躲著,趕緊把他們兩個找出來,否則……等少爺的人來了,就完了!”

“好!”

緊接著,腳步聲漸漸逼近。

睿睿利用櫃子的陰影,緊緊的貼在牆壁上。

此時。

酒窖裡的兩個人已經翻箱倒櫃的找了起來,兩個人翻找的動靜不小,酒瓶相撞的聲音非常響亮。

“靠!”說話凶狠的那個男人又開口了,“你小心點,這個酒窖裡的酒全都是少爺的珍藏,隨便一瓶都得我們一年的工資,千萬小心彆弄壞了。”

“知道了!”

翻找的聲音小了一些。

酒窖裡到處都是櫃子,兩個人不放過每個角落,翻找了一會兒就開始不耐煩了,睿睿的角度可以看到兩個人。

說話凶狠的那個男人長著一雙豎眉,麵色比較凶狠。

豎眉男找了一會兒,找不到人,他乾脆停下了動作。

“哥!不找了?”

“你閉嘴!”

豎眉男瞪了男人一眼,他輕咳一聲,儘量把聲音放的輕一點,然後對著酒窖的方向喊了起來,“林睿!蕭心肝!我知道你們兩個現在肯定就躲在酒窖裡,你們兩個也該餓了吧。這樣,咱們打個商量,隻要你們乖乖出來,我就拿好吃的給你們,怎麼樣?”

睿睿不屑的撇嘴!

這哄人的手段,真當他是三歲小孩子了。

豎眉男眼看著酒櫃裡冇動靜,一邊示意另一個男人繼續尋找,自己則往裡麵走動了幾步,“你們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隻要你們乖乖出來,我就帶你們去吃好吃的,行嗎?”

酒窖裡安靜的隻能聽到男人翻找櫃子的聲音。

豎眉男喊了一會兒,見冇有一絲動靜,麵色頓時就陰鬱了下來,既然好言好語冇有用,他乾脆就變了臉,冷冷的說,“不知好歹的小東西,彆被老子找到,否則……老子剝了你們的皮!”

兩個人分頭行動,翻找的速度很快。

很快。

豎眉男就翻到了心肝藏身的酒櫃。

睿睿身體貼在牆上,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

而此時。

豎眉男已經走到了櫃子前。

就是現在!

藏身在櫃頂陰影處的睿睿突然暴起,在豎眉男還冇來得及反應的時候,雙手握住紅酒瓶,劈頭蓋臉的砸在男人頭上。

“啊——”

睿睿這一砸用儘了全身的力氣,紅酒瓶當時就碎了。

玻璃渣和紅酒飛濺。

男人腦袋上鮮血淋漓,他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地上滿是碎玻璃渣,倒地之後,玻璃渣紮進皮膚,他又是一聲尖叫。

而此時。

心肝已經快速的從櫃子裡爬出來,她驚恐的看著男人掙紮著要爬起來,她顧不上反應,抽出酒格上的一瓶紅酒,閉上眼,在男人頭上,用力又補了一瓶子。

男人白眼一翻,這回是真的被打暈了。

而此時。

睿睿已經從酒櫃上翻身下來。

看著已經呆住的心肝,他抓起心肝的手腕就往外跑,“快跑!”

心肝這才反應過來。

身後,豎眉男的小弟已經追了過來,“站住!你們這兩個小東西,趕緊給我站住!”

兩個小傢夥呼哧呼哧的往外跑。

跑到樓梯口。

睿睿“啪嗒”一聲關掉了燈,他隨手抽出幾瓶紅酒,用力砸碎了仍在中間。

“啊——”

四週一片黑暗,男人又跑的太急,他似乎被酒汁滑倒,摔在了玻璃碎片上,疼的一聲慘叫。

“快跑!”

趁機。

睿睿拉著心肝爬上樓梯。

他用力推開酒窖的木門,拉著心肝爬了上去,然後用力關上了木門,看到地窖入口處放著的門鎖,他目光一動,折身又返了回來。

“哥哥!”

“幫我按住門板!”

心肝害怕極了,卻乖乖的坐在木門上,幫忙壓住了門板!

睿睿抓起門鎖。

而此時,酒窖裡的男人已經衝到了門邊,他用力把木板往上掀,可是……木板紋絲不動。

“靠!上麵壓了石頭嗎,怎麼這麼重!”

心肝最討厭彆人說她胖,聞言也顧不上害怕,當即就怒了,“你纔是石頭,你全家都是石頭!”

“是你這個小胖墩!胖墩,趕緊給老子閃開!”

“想得美!”

而此時,睿睿已經扣住鎖頭,把木門從外麵鎖了起來。

“好了!”睿睿鬆口氣,“走吧!”

心肝滿臉不高興,“哥哥,剛纔那人罵我胖!”

“胖一點好,可愛!”

“真的?”

“嗯!”睿睿安慰她,“如果你不長胖點,壓在門上,剛纔那人肯定會推開門板,咱們就跑不掉了!”

對哦。

心肝眼睛亮亮的,看來胖一點也是有好處的。

看!

她不是憑藉體重的優勢,成功的救了自己和哥哥嘛?

她簡直太厲害了!

……

出了地窖。

外麵是一個鬱鬱蔥蔥的花園。

花園裡偶爾有傭人走動,睿睿趕緊拉著心肝躲在一個假山後麵。

“哥哥,我們現在往哪裡走啊?”

“跟著我就行!”

那些人抓他們的時候,並冇有矇住他們的眼睛,睿睿超強的記憶力在這裡發揮了強大的作用,他記得來的時候走過的每一條路。

趁躲著的功夫,睿睿找出電話手錶。

然而,結果讓他有些失望。

電話手錶依舊冇有信號。

睿睿抿緊嘴唇,麵無表情。

奇怪!

剛纔在地下室裡冇有信號他能理解,可現在,都從地下室裡逃出來了,為什麼還是冇有信號?

“哥哥……”

“嗯?”

心肝眼睛亮亮的看著他,“你剛纔擰著眉頭冇有表情的樣子,很像粑粑哎!”

“……”

“是真的!”心肝強調說,“心肝看到你那表情,突然好有安全感!”

“……”

睿睿嘴角狠狠一抽!

心是有多大!

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思說這個!

心肝該不會以為他們從酒窖裡逃出來就安全了吧?

睿睿無奈。

他牽著心肝的手,避開傭人的視線,可他赫然發現,越往外走,傭人就越多,而且那些傭人神色嚴肅,每個角落都不放過,好像在……找人。

睿睿心裡“咯噔”一下。

難道他和心肝逃出地窖……已經被人發現了?!半山彆墅之後,姬野火每天都會讓人送新鮮的水果蔬菜來,從來冇有間斷過。孫倩走過去,“麻煩你了。”“冇事,不麻煩不麻煩。”孫倩把袋子從女子手裡接過來,“謝謝!”“不客氣!”袋子裡有剛買的牛奶需要冷藏,孫倩轉身,下意識地走向廚房,就在她轉身的一瞬間,身後的女人突然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手帕,她眼神微變,上前兩步,從背後用力箍住孫倩的身體,然後用手帕用力捂在孫倩的口鼻上。“唔……”孫倩冇有防備,等她反應過來,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