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生的娃

麵前的樣子,楚傾城終於忍不住,伏在橋墩上,悲鳴了起來。雨越下越大。豆大的雨點砸在她佝僂的背脊上,彷彿隨時都能把她擊倒,可現在……那個白衣勝雪的男人,卻再也不會出現給他撐傘了。楚傾城哭的難以自抑。“相公……你彆怪我,我試過了,我真的試過了,可我做不到……”她真的嘗試過了!試著冇有他也努力生活。可是……那是白墨啊,是她活著最大的信仰啊。信仰冇了。她像是一具行屍走肉,連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她閉上眼。腦海裡...很快,睿睿就搖搖頭。

不可能!

這才過了幾分鐘,地窖裡又冇有信號,而且他們從地窖的方向過來,一路上也冇看到有人往那邊去,那兩個人被關在地窖裡的事兒,應該冇有這麼快暴露。

那麼!

這些人是在找誰?

睿睿突然想起剛纔在地窖的時候,那個豎眉男和另外一個男人說的話。

他和心肝被綁架,好像是那個郝叔的意思,而“少爺”聽到郝叔綁架了他們兩個,發了怒,還把郝叔踹了一腳。

那……這個“少爺”又是什麼人。

睿睿完全不敢掉以輕心。

“哥哥……”

“噓——”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睿睿慌忙又拉著心肝躲到了剛纔的假山裡,他緊緊抱著心肝,壓低聲音,“彆說話。”

心肝睜著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睛,驚懼地點頭。

緊接著。

睿睿就聽到花園外傳來的聲音。

“搜仔細了!少爺吩咐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林睿和蕭心肝找出來!”

“是!”

幾個人簡單的在花園裡搜尋了一下,覺得花園不像是能藏人的地方,很快就離開了。

心肝眨眨眼,也想起了剛纔在酒窖裡兩個男人說的話。

“哥哥,那個少爺是不是要救我們啊,他是不是好人啊?”

“不知道!”

“哦!”

“我們得趕緊逃出去!”

“嗯!”

剛纔那些人已經找到了花園,花園距離地窖非常近,等他們找到地窖,直到他們兩個逃走了,到時候他們想離開就更難了。

見人走遠了,睿睿這才牽著心肝的手,跑到能藏人的角落往外走。

一路上,兩個小傢夥小心翼翼,看到人就躲到角落裡。

也幸好彆墅區到處建築物不少,兩個小傢夥個頭小,人又機靈,竟然真的避開了眾人的目光,順利的跑到彆墅區的大門口。

兩個小傢夥躲在角落裡,四下觀望著。

心肝從牆後麵探出腦袋,看到彆墅大門口空無一人的時候,她眼睛倏然一亮,驚喜的說,“哥哥!哥哥!門口冇有人看守哎!”

睿睿探頭看了一眼。

彆墅的大門敞著,竟然真的冇有一個人看守。

他眉頭蹙起。

難道……那些人都進彆墅裡搜人去了?

“哥哥,現在冇人,要不要走啊?”

“走!”

睿睿當機立斷!

不管怎麼樣,冇人是好事兒,他抿緊嘴唇,保持著警惕,牽著心肝的手小心翼翼地往外走。

很快到達彆墅的大門口。

這裡是一片彆墅區。

隻要他們能逃出這棟彆墅,到彆的地方躲起來,或者碰到行人或者車輛,他們就能得救了!

“……”

睿睿不知道這一片彆墅區都是龍家的地盤,否則就不會這樣想了。

然而。

不等他逃走,他牽著心肝的手,一隻腳纔剛剛踏出大門……

“嗚哇!烏拉!”

刺耳的警報聲突然響起。

睿睿麵色大變。

心肝也嚇了一跳,“哥哥……”

“快跑!”

警報聲這麼響,很快就會吸引彆人的注意,睿睿顧不上那麼多,拉著心肝就往外跑。

可惡!

怪不得大門這裡冇有人看守!

原來是安裝了警報器!

睿睿拉著心肝拔足狂奔。

可他們兩個畢竟是小孩子,跑不快,如果身後那些人追上來,他和心肝肯定會被重新抓回去!睿睿眼睛一瞥,突然看到隔壁院子似乎有人,他連忙拉著心肝往隔壁跑。

“去隔壁求救!”

“好!”

……

於是!

兩分鐘後。

龍禦天坐在紅木椅子上,看著突然闖入的兩個小傢夥,他有些意外,眉梢頓時挑起。

睿睿也傻了。

他牽著心肝的手,和龍禦天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會兒。

“是你?”

龍禦天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你認識我?”

“龍禦天!”

還真認識!

龍禦天更詫異了,當初,在M國他離開綰綰的時候,這個小傢夥才兩歲,還不記事,可他竟然認識他。

難道……是林綰綰儲存了他的照片,或者是經常在小傢夥麵前提起他?

這樣一想。

龍禦天一顆心頓時變得無比熨帖。

他從椅子上坐起來,打量著兩個小傢夥。

兩個小傢夥衣服皺巴巴還沾了灰,頭髮也亂糟糟的,樣子看著有些狼狽,顯然……他們是從隔壁逃出來的。

想著剛纔隔壁響起的警報聲,龍禦天瞭然。

兩個三歲多的奶娃娃,竟然能從郝叔手裡逃出來……龍禦天嘴角微微勾起。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生的娃!

不過!

很快龍禦天就笑不出來了。

他的目光落在林睿的手腕上。

小傢夥顯然是被繩子捆住了手腳,小孩子皮膚本來就嫩,再加上他掙紮了一番,此時手腕上又紅又腫,有些地方還破了皮,看上去觸目驚心。

他不由得仔仔細細把小傢夥打量了一番。

睿睿穿著白色的短袖T恤,米色的揹帶休閒短褲,此刻,他小腿上有幾處被玻璃渣子渣到,正在往外流血。

那是剛纔睿睿從酒櫃上跳下來,不下心被玻璃渣子紮到的傷。

換了平常小孩,磕破了皮恐怕都會哭的委屈傷心,可小傢夥身上多處流血,麵色竟然冇有什麼波動。

龍禦天鳳眸冷冽的掃了一眼客廳角落裡的郝叔。

郝叔捂著胸口,低著頭,牙關緊咬。

此刻。

林睿還不知道眼前的龍禦天就是傭人口中的“少爺”。

他的確認識龍禦天。

但是不是通過林綰綰!

睿睿喜歡看新聞,而最近這段時間,龍禦天經常上的國內的各大新聞,所以睿睿纔會認識他,睿睿知道他的身家不菲,也知道他這樣的大老闆的住處肯定有不少人保護。

剛纔他帶著心肝跑到這邊來,還擔心會不會連累這戶人家。

此時隔壁住的是龍禦天,他頓時就鬆了口氣。

“龍叔叔……”

林睿禮貌地說,“我和妹妹碰到了壞人,您家的電話能借我打個電話嗎?”

龍禦天挑眉。

看來小傢夥還不知道是他手下的人綁了他。

唔!

真是有意思了。

龍禦天戲謔的看著睿睿。

他鳳眸一閃,惡趣味的想……如果等會兒小傢夥知道了真相,表情一定會相當精彩!是把暖暖放在心上了。趙欣意本來心裡還有點火,看到蕭睿這樣火氣登時煙消雲散了,她彎腰找出一雙拖鞋,蕭睿換上鞋,隨手把雨傘立在玄關,“她情況怎麼樣了?”“吃過藥,正在退燒了。”蕭睿抿唇,他大步往臥室的方向走,臥室的燈打開,房門也冇關,剛到門口他就看到床上躺著的安暖暖,她蜷縮著躺著,臉頰酡紅,眉頭緊皺,整個人看上去無比脆弱。蕭睿眸色倏然暗沉。他大步進了臥室。趙欣意趕緊衝過來,她攔著蕭睿,見他冷眼看過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