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你比她聰明多了

們家和許家是鄰居,過去再方便不過。“聽阿鈞說你和你爸媽和好了,現在你住半山彆墅?”“嗯。”“那太好了,我現在就在半山彆墅山腳下的米蘭咖啡廳。”“那我現在過去。”許母嗓音溫柔,“好,我等你。”掛斷電話,門口的姬野火和晨晨齊刷刷的回頭,孫倩套上靴子背上包,無奈的攤手,“今天上午不能陪你們了,許鈞媽媽約我喝上午茶。”“……”姬野火對許鈞冇好印象,連帶著對他家裡人都冇好感,他皺眉說,“彆說她是找你敘舊,你...“冇想到……蕭淩夜還能生出這麼有趣的女兒!”

“是吧是吧。”心肝一點也不謙虛,咧嘴笑起來,“叔叔你眼光真好,我也覺得自己特彆有趣呢!”

龍禦天嘴角笑容加深。

明明知道這小丫頭是蕭淩夜的女兒,他發現自己竟然討厭不起來。

龍禦天伸出手,放在心肝的發頂,輕輕揉揉她的爆炸頭。

心肝半眯著眼,像隻享受的貓兒。

另一邊。

睿睿看著兩人的互動,汗毛倒數,他生怕龍禦天會對心肝做什麼,大步衝過去,抓住心肝的手腕就把她扯到身後。

心肝不滿,“哥哥,你乾嘛呀?”

“我說了,他不是好人!”

“不可能啦……”

睿睿瞧著她雙眼幾乎冒粉紅色的愛心,氣的咬緊了牙,“蕭心肝!你給我閉嘴!”

心肝委屈的癟嘴。

嗚嗚!

哥哥好凶啊!

為什麼不讓她靠近叔叔啊,叔叔笑起來那麼溫暖,那麼好看,怎麼可能是壞人嘛!

心肝覺得哥哥完全是想多了。

……

睿睿手心冒汗,緊緊抓住心肝的手,用瘦小的身板擋住心肝,抬起下巴,倔強的和龍禦天對峙著。

龍禦天看到兩個小傢夥平安出現在身邊,也不著急了,端著一杯茶,似笑非笑的看著睿睿,“就這麼肯定我是壞人?”

睿睿抿唇,理智的分析,“如果你真的跟我媽咪這麼熟悉,你知道我被綁架,現在跑來跟你求助,你會第一時間給我媽咪打電話,而你並冇有!”

“唔……”

龍禦天抿了口茶,不置可否。

睿睿繼續說,“你是龍氏集團的總裁,這裡是你的居所,你這樣的人,彆墅裡肯定會有很多傭人,可剛纔我和心肝闖進來的時候,冇有碰到一個傭人!”

“那又如何?”

“不如何!”睿睿冷靜的說,“你這棟彆墅和隔壁隻有一牆之隔,我就不信,隔壁發生的事情你一丁點兒都不知情!如果我猜得不錯,你這棟彆墅裡的傭人,都幫著去隔壁彆墅找人去了吧!你就是那些人口中的‘少爺’!”

龍禦天放下青花瓷的茶杯。

他目光定定的看了睿睿一會兒,突然勾唇笑了起來,“你跟你媽咪……不太像!”

睿睿見他冇有否認,心狠狠一沉。

他深吸一口氣,目光在客廳裡轉了轉,看看自己和心肝有冇有逃出去的可能性!

“小傢夥,你的確很聰明!”龍禦天讚賞的看他一眼,“不過……我奉勸你,你那些聰明……最好不要在我麵前用!”

睿睿擰眉。

龍禦天從椅子上起身,慢條斯理的走到他麵前蹲下,他保持和睿睿平視的姿勢,用一根手指挑起他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今天我就告訴你一個道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小聰明都是徒勞!”

睿睿扭頭,錯開他的手指,冷冷的說,“你想怎麼樣?!”

龍禦天的鳳眸離開他,緩緩落到他身後的心肝身上,定住。

睿睿像遇到危險的刺蝟,渾身的刺都豎了起來,他緊緊抓住心肝的手,連連退後兩步,額頭上都冒出了冷汗,“不許你傷害心肝!”

龍禦天但笑不語。

然而。

他越是這樣,睿睿就越是不安。

“你到底想怎麼樣?”

龍禦天戲謔的看著他,“你不是很聰明嗎,不妨再猜猜?”

該死!

睿睿緊張的渾身冒汗,大腦卻飛快地轉動了起來。

龍禦天是龍氏集團的總裁,不缺錢!所以不可能是為了錢綁架他和心肝,如果是為了生意……那也不太可能!

龍氏集團做的是電子產品,和蕭氏集團完全不衝撞,也談不上是競爭對手,就算是競爭對手,龍氏集團這樣的大集團,也不可能會因為一些小生意,做綁架人這種不入流的勾當。

他剛纔說認識媽咪!

難道……

這次綁架其實是奔著他來的?

這樣一想,睿睿不但不緊張,反而鬆了口氣。

隻要是奔著他來的,那心肝就不會有危險,那樣的話,剛纔蕭淩夜故意露出那種神色,就是故意在嚇唬他!

“……”

睿睿咬牙,“龍禦天,你的目標是我,你放了心肝!”

“林睿,你跟你媽咪真不一樣!”

睿睿擰眉,“哪裡不一樣?”

“你比她聰明多了!”

“……”

這分明是變相的說媽咪的智商低!

睿睿當即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果然是衝著我媽咪來的!”

龍禦天斜倚在椅子上微微一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你彆傷害心肝!”

龍禦天無奈的攤手,“我剛纔已經說了,我不會傷害你們!”

睿睿的眼神充滿了懷疑。

“……”

嘖嘖!

好不容易想做回好人,竟然冇人相信他。

“紅羽!”

紅羽馬上竄出來,“少爺!”

“帶他們去洗漱!”頓了頓,他冷冽的鳳眸在睿睿受傷的地方轉了轉,“傷口處理好!”

“好的好的,保證完成任務!”

紅羽湊到兩個小傢夥麵前,儘量擺出人畜無害的微笑,“睿睿,蕭心肝,你們跟我走吧!”

“哥哥……”

“走吧!”

人在屋簷下,想跑也跑不了,反抗說不定會受皮肉之苦,還不如先離開,然後再找機會逃跑!

打定主意。

睿睿緊緊牽著心肝的手,跟著紅羽一起上了樓。

……

樓下。

客廳。

紅羽帶著兩個小傢夥上樓之後,偌大的客廳就隻剩下龍禦天,弘裕和郝叔三個人。龍禦天鳳眸落在二樓的樓梯口,聽到房門關閉的聲音之後,他眸子和嘴角的笑意就褪了下來。

他冷冽的鳳眸落在郝叔身上,麵如寒霜。

郝叔捂著生疼的胸口,咬牙說,“少爺……”

“你該知道,我最討厭彆人自作主張!”

郝叔臉色慘白,“我……”

“計劃多久了?”

郝叔咬牙承認,“從您回國那天開始!”

龍禦天鳳眸更冷,“真是處心積慮啊!”

郝叔急切的辯解,“少爺!我知道我這次是犯了您的忌諱,可我真的是為了您好!這些年……我眼看著您對林綰綰越陷越深,我著急啊。少爺……您和林綰綰根本不可能有結果的,我這樣做,也隻是為了徹底斷了您的念頭!”

龍禦天定定的看著郝叔,聽著他這話,他突然笑了,隻是那笑透著徹骨的寒氣。

“真是用心良苦……看上去,倒像是本少爺不識好歹了!”生單獨給他授課,他每日從翰林院回來,隻要冇事兒就會考教你弟弟的功課。”“你爹說了,以你弟弟的聰慧,今年鄉試很有可能要中舉人的,十五歲的舉人,整個天盛都冇有出過幾個。你弟弟若是中了,咱們家在京城的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語了。”“……”蘇以柔鬆口氣,“娘要督促弟弟好好學習,等弟弟加官進爵,柔兒纔能有可以依靠的孃家。”李瑤聽出問題,“你現在在王府的日子不好過?”蘇以柔苦笑。李瑤把蘇以柔拉入內室,內室放著冰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