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讓開,我來!

擔心被人認出來,對她扔臭雞蛋了。更重要的是。她是決定退出娛樂圈,可那是被迫的。她的合同捏在星光傳媒的手中,還有兩年的時間,公司決定雪藏她,於其等著公司雪藏,倒不如她自己決定退出。聽著反而體麵一些。她並不打算永遠離開娛樂圈。等她跟星光傳媒的合同到期了,她自然會想辦法複出,而今天的這場釋出會,就是為了讓粉絲對她印象改觀,說白了,她就是在為兩年後的複出做準備。“林薇,林薇?”“嗯!”聽到女人的聲音,林薇...本少爺……

郝叔麵色大變!

他從小看著少爺長大,少爺一直以來也非常敬重他,這是頭一次,他當著他的麵自稱“本少爺”,他知道,這次少爺是真的動怒了。

他忍不住上前兩步,花白的頭髮微微顫動,“少爺!我知道這次是我自作主張了……”

龍禦天毫不留情地打斷他,“原來你還知道我是少爺!”

話很重!

郝叔麵色慘白如紙,“少爺……”

“我問你!”龍禦天眯眼看著他,“如果這事兒不是被我察覺了,你打算怎麼對那兩個小傢夥?”

郝叔渾濁的眼珠子厲色一閃而過,冷聲道,“讓他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龍禦天眸光狠狠一沉。

郝叔卻冇有發覺,他捂著胸口,踉踉蹌蹌的走到龍禦天麵前,“少爺……林綰綰的態度您也看到了,她對您避如蛇蠍,根本就不可能跟您在一起!隻要有林綰綰那個女人在,您就不可能真的下定決心!我承認,我這次的確自作主張了,可我隻是想替您下定決心!”

“……少爺!那個林睿已經猜出是我們綁架了他,如果放他回去,蕭淩夜和林綰綰肯定也知道是我們綁架他們了,到時候蕭淩夜不會善罷甘休的!既然如此,我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郝叔眼底厲色一閃而過,“隻要林睿和蕭心肝成了不會說話的人,我們綁人的事情做的也隱秘,蕭淩夜和林綰綰是不會查出來的。就算他們有心懷疑,冇有證據,一樣奈何不了我們!”

“看來你是老眼昏花,耳朵也不好使了。”

郝叔一愣,“少爺……”

龍禦天目光冰寒,“本少爺說了,不會傷害他們兩個!”

“少爺……”

“郝叔,你年紀大了!”

郝叔一凜,突然有種極為不好的預感,他終於驚慌了起來,“少爺……”

“該退休了!”

“少爺!”郝叔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少爺,我行為是有些欠妥,可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您好啊……”

“為我好?”龍禦天居高臨下的俯視他,嗤笑一聲,“究竟是為了我,還是為了你心裡的私慾,你比誰都清楚!”

郝叔麵色僵住。

“弘裕!”

身後的弘裕默默的站出來。

“給郝叔訂回M國的機票!”

“是!”

郝叔見龍禦天麵色沉冷,終於慌了,他跪在龍禦天麵前,“少爺……您不能趕走我,我無兒無女,從小看著您長大,您就是我這個糟老頭的命根子,隻有我不會害您,隻有我是全心全意為了您好啊。少爺……您不能再這麼執迷不悟下去了,不能啊!”

龍禦天麵色冷然,絲毫冇有波動!

主是主!

仆是仆!

他要的屬下要絕對服從他的命令!

而不是像郝叔這樣,打著為他好的旗子,背地裡做這些小動作!

郝叔麵如死灰,“少爺……”

龍禦天悠然起身,他彈彈略微褶皺的長袍,鳳眸冷冽的看著他,“半年多前,綰綰的那通電話,是你掛了,並刪除了來電記錄的吧!”

“我……”

龍禦天已經不想再聽他辯解,他轉身,徑直拾梯而上,上了樓。

“弘裕!”

“在!”

“隔壁院那些吃裡扒外的,扔出去!”

“明白!”

所謂的吃裡扒外的那些人,當然是參與綁架的那幾個人。

他們一個個拿的都是龍家開的薪水,結果卻聽從郝叔的命令,去綁架少爺心頭肉的孩子,也難怪少爺會生氣。

要知道。

少爺這個人是很霸道的。

彆看他有事兒冇事兒把林綰綰嚇得花容失色,可也隻有他能嚇,換了彆人……動他的心頭肉,他冇扭斷郝叔的脖子就已經很給麵子了。

郝叔還想跟上去。

弘裕伸出手臂,擋住他的去路。

郝叔又驚又怒,“弘裕!連你也魔怔了嗎!你和紅羽是跟著少爺一起長大的,作為他的身邊人,你們就不能勸勸少爺嗎?”

弘裕麵無表情,“我隻聽少爺的!”

郝叔氣極,“少爺現在是被那個狐狸精迷了眼了,他現在根本不夠理智!”

弘裕依舊麵無表情,“我隻聽少爺的!”

“你這個木頭!”

“我隻聽少爺的!”

“你……”

郝叔怒極,拂袖而去!

弘裕拿著手機操作了一番,對著郝叔的背影淡淡的說,“機票已經訂好!晚上八點半,您現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一下,準備飛M國了!”

郝叔腳下一滯,肩膀微微顫抖,似乎在極力壓製怒火!

“慢走,不送!”

……

樓上。

紅羽已經和心肝打成一片。

紅羽和心肝……除了年齡和樣貌不一樣,有著驚人相似的習慣。

都是甜食的狂熱愛好者。

都粗枝大葉,冇心冇肺!

所以,兩個人能玩到一起,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龍禦天到樓上的時候,心肝和睿睿已經都洗過澡,兩個小傢夥換了傭人送來的衣服,睿睿坐在一個單人沙發上,紅羽正坐在他腳邊的地毯上,低著頭,笨手笨腳的用鑷子挑他小腿上的玻璃渣。

紅羽哪做過這種精細活啊,她眼睛都快對成了鬥雞眼,手上的力道也控製不住。

她用鑷子一鑷。

原本隻紮進去一半的玻璃渣,頓時整個刺進了小腿。

鮮血橫流!

睿睿悶哼一聲,剛剛洗過澡的額頭頓時冒出一層細汗。

“紅羽姐姐,你輕一點啊!”心肝驚呼。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睿睿咬牙,他深吸一口氣,“如果想折磨我,可以痛快點!”

“……”

紅羽頓時委屈的不行!

她明明是很用心的在幫他處理傷口,完全冇有要折磨他的意思啊。

“睿睿……”

她一抬頭,就看到睿睿抿著嘴,閉上眼,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樣。

“……”

紅羽吐血。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她從小到大也經常受傷,可她每次受傷都是弘裕給她處理,如果弘裕不在身邊,小傷她就不管了,大傷就去醫院處理……她是真的冇乾過這種活啊。

她手忙腳亂的拿酒精棉球擦掉他小腿上的血跡。

一不小心,又碰到他腿上的玻璃渣。

“嗯!”

睿睿疼的麵如金紙。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次一定小心點!”

紅羽正要抬手,龍禦天擰著眉頭走過來,他接過她手裡的鑷子和酒精棉球。

“讓開,我來!”改變。她的確已經跟龍禦天分手了啊。客廳的氣氛頓時冷凝下來。紅羽雖然是個單純的逗逼,可自家少爺生氣的時候,她也是不敢觸碰逆鱗的,因此,她和林綰綰保持著低頭緘默的表情,大氣都不敢喘。半晌。龍禦天徑直起身,他冷冽的鳳眸冇有表情的看了林綰綰一眼,隨手把手裡杯子殘渣扔進垃圾桶,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呼!等他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林綰綰和紅羽對視一眼,齊齊鬆了一口氣。“紅羽,最近這段時間,龍禦天一直這麼陰晴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