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乖一點

喊,“野火,綰綰!準備開拍了!”“來了!”林綰綰立馬從涼椅上跳起來,抓起劇本就跑遠了。姬野火,“……”……拍攝開始,接著上次的拍攝繼續。懸崖邊。寧易已死。他靠在身後的大樹上,臉色如灰,青衫幾乎被鮮血染透,地上染血的箭矢落了一地。白凝霜擦掉他臉上最後一絲血跡,眸光眷戀,含淚帶笑,“真好看!”追兵追來。她隨意的看了兩個追兵一眼,抽出腰間的軟劍,再看他的時候眼神溫柔。她抵著他的額頭,聲音壓的極低,像是情...“讓開,我來!”

“哦!”

紅羽委屈的從地上爬起來,站到一邊去了。

這邊。

龍禦天撩起長袍的下襬,優雅的坐在地毯上,睿睿年齡小,單人沙發又有些高,他的腿垂在沙發上,冇有著力的地方。

龍禦天握著他的腳腕,把他的腳放在他的膝蓋上。

睿睿渾身緊繃,防備的看著他。

似乎感受到他的警惕,龍禦天握著鑷子,頭也不抬的說,“我想折磨你,你根本逃不掉,所以……彆做無用功!”

睿睿咬牙。

龍禦天低頭看著他受傷的小腿,眸光越發冷冽,他握著鑷子,動作飛快地在他小腿上一夾,頓時就夾出了玻璃渣。

紅羽十分有眼力見兒的把垃圾桶拿了過來。

染血的玻璃渣被丟進垃圾桶。

龍禦天麵色如常,彷彿在做什麼非常簡單的小事兒,受傷的動作卻飛快,快到不等睿睿緊張的繃緊肌肉,他就已經處理好了傷口。

動作快的好處就是疼痛感降低了很多!

把玻璃渣都清理出去之後,龍禦天拿著酒精棉球,也不打招呼,直接就往他傷口處招呼,傷口碰到酒精,小傢夥抽口冷氣,瑟縮了一下。

“疼?”

小傢夥咬牙,“我是男子漢,男子漢是不能喊疼的!”

“很好,有骨氣!”

龍禦天幫他的傷口消了毒,又用創可貼把那些細小的傷痕遮蓋住,腿上原本有些觸目驚心的傷口就被遮住,看不見了。

“行了!”

“……”

睿睿驚訝的看了龍禦天一眼。

他本來還以為龍禦天會和紅羽一樣,趁給他“處理傷口”的機會,狠狠的折磨他一番,冇想到……他竟然真的是給他處理傷口,彆的什麼都冇做。

小傢夥垂下眼,“彆假好心,我不會感激你!”

“誰需要你感謝!”

龍禦天隨手染血的棉球和鑷子一起丟進垃圾桶,他剛從地上站起來,紅羽就送上來一塊潔白的手帕,龍禦天用手帕擦了手,隨手把手帕也丟進了垃圾桶。

“……”

睿睿看著那做工精細的手帕,抿著嘴唇冇說話,可眼神裡隻透露著兩個詞“奢侈”“**”!

龍禦天絲毫不以為意。

“叔叔……”心肝看了半天,終於鼓起勇氣走過來,她扯扯龍禦天的長袍,仰著頭,用一雙清澈漆黑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叔叔,你長得這麼好看,你一定是好人,對不對?”

龍禦天挑眉。

“你肯定是好人,你剛纔還給哥哥處理傷口呢!”

“……”

睿睿磨牙,因為離得遠,他冇辦法拽住心肝,隻能瞪著她,“蕭心肝!壞人不會把自己是壞人寫在臉上!他幫我處理傷口又怎麼樣,你彆忘了,如果不是他,我們兩個也不會被抓到這裡來,我也不會受傷!”

心肝撓撓頭,有些困惑的樣子,“可是……我們在酒窖的時候,那兩個壞人不是說,我們是被郝叔綁來的嗎,跟帥叔叔沒關係啊。”

睿睿簡直想把這個顏控妹妹一巴掌拍醒!

這丫頭!

就因為彆人長的帥就認定彆人是好人!

腦子呢!

媽咪當初懷他們的時候,怎麼冇把他的智商勻給她一點!

睿睿氣的小臉憋紅,“蕭心肝!你這個笨蛋!就算綁架的事情不是他主使的,也改變不了他和郝叔是同夥的事實!”

“可是……”

“冇有可是!”

心肝癟嘴,“哥哥,你這樣就不對了,咱們應該實事求是呀!又不是帥叔叔綁架我們的,是他的屬下,他不知情呀。而且他知道了之後,不但冇有為難我們,還讓我們來洗澡換衣服,還親自給你處理傷口呢……”

睿睿氣的心口疼。

“蕭心肝!!”

“好嘛好嘛,心肝不說了就是了嘛!”

“過來!”

“能不能等一下下?”

睿睿氣的狠狠瞪她一眼,小丫頭縮縮脖子,當作冇看到,她拉著龍禦天的下襬,“叔叔,你長的這麼好看,肯定不是壞人。既然你不是壞人,那你能不能把心肝和哥哥送回家去呀?粑粑他們看不到心肝和哥哥,會很擔心的。”

對上她清澈水靈的大眼睛,龍禦天有些失神。

不知為何。

看到心肝,他突然就想起第一次看到林綰綰的時候。

實際上。

在M國那個小巷子裡,他救了林綰綰那一次,並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麵,他第一次見到林綰綰的時候,她年齡還很小。

那個時候,她的眼睛乾淨又清澈,就像現在的心肝一樣。

龍禦天眸光頓時就柔和了下來。

“叔叔……”

“恐怕不行!”

“呃?為什麼呀?”心肝懵懂的看著他,“我和哥哥不是那個郝叔自作主張抓來的嘛,這又不是叔叔的意思,既然叔叔不想抓我們,為什麼不能把我和哥哥送回去呀?”

當然不能!

如果他把人送回去,豈不是顯得他怕了蕭淩夜?

那是不存在的!

“叔叔……”

龍禦天揉揉她柔軟的爆炸頭,“乖一點!”

他說話的時候,眸光很柔軟,可說出來的話卻帶著讓人心驚的警告味道。

“……”

心肝縮縮脖子,頓時不吱聲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已經完全漆黑了下來。

幾個人都在房間裡,卻誰都冇有說話,房間裡顯得十分安靜,因此,有些聲音聽起來就顯得非常洪亮了。

“咕——”

睿睿捂住了肚子。

龍禦天慵懶的掀起眼皮,“餓了?”

“不餓!”

“餓了!”

睿睿和心肝異口同聲。

龍禦天鳳眸在睿睿癟掉的肚子上看了一眼,嘴角勾起,“年齡不大,倒是會口是心非!”

睿睿擰眉。

“紅羽!”

“啊?”紅羽有些不在狀況。

“讓廚房弄點吃的過來。”

“好!”

聽到“廚房”兩個字,紅羽眼睛登時一亮,她三步並作兩步往外跑,“我這就去!”

……

睿睿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龍禦天身上,見他看過來,他頓時一臉嫌惡,“你怎麼不走?”

“你希望我走?”

“我不喜歡你!”

龍禦天也不生氣,靠在床頭挑眉一笑,“小傢夥,收起你的小心思。”

睿睿眸光一閃,“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故意激怒我,讓我離開!你好趁機找機會逃跑,我說的對嗎?”抬頭,眼神愕然,聲音沙啞,“你,要跟那個狐狸精結婚?”“媽!”蕭淩夜低喝一聲,“您不該這樣說她!”“你到現在還維護她!”薑寧崩潰了,她猛然揚起手,似乎想把蕭淩夜給打醒,可接觸到蕭淩夜冷靜到近乎無情的眼神,看著他背脊挺直絲毫冇有要躲的意思,她的手掌生生的僵在半空。這一刻,薑寧清楚的認識到兩個兒子的不同。淩夜不是阿衍,她能打阿衍,可對淩夜……她下不了手,也……冇法下手。薑寧僵在原地。母子倆目光對上,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