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迎接我們尊貴的客人

的淺線纔對。可實際上,她小腹上那道橫向疤痕依舊非常顯眼,足足有筷子那麼粗,顏色呈深褐色,疤痕蜿蜒猙獰。顯然。她當時剖宮產的時候,一定格外不順利。姬野火呼吸亂了幾分,他一隻手落在疤痕上,疤痕凹凸不平,他抿唇,“這是怎麼回事?”“之前剖宮產的時候冇錢……就隨便找了個小診所……”孫倩垂著眼說,“技術太差了……傷口就開裂了!”“……”他的手指在疤痕上遊走,孫倩瑟縮了一下,“醫生?”“……”姬野火咬緊牙,幫...“你想多了!”

“哦?”

睿睿麵不改色的說,“你這裡傭人這麼多,大門那裡又裝了報警器,我和心肝兩個傷患,能逃到哪裡去!”

“是嗎?”龍禦天不置可否。

睿睿直直的看著他,“你該不會是怕我逃跑,所以故意留在這裡看著我的吧?”

龍禦天也不否認,“你很聰明,不得不防!”

“……”

有龍禦天這個大BOSS看著,他就是插翅也難飛!

睿睿隻能暫時熄了逃跑的計劃。

……

二十分鐘後。

紅羽在門外喊了起來,“少爺少爺!廚房的人已經準備好飯菜,擺在樓下了,少爺你也還冇吃晚飯呢,咱們到樓下吃可以嗎?”

龍禦天坐直身體,銀髮傾瀉而下。

心肝又看呆了。

“能走嗎?”龍禦天看著睿睿。

“能!”

睿睿從沙發上站起來,兩條小腿上的傷被處理好,已經不流血了,可還是有點痛!他扶著沙發扶手,剛剛站起來,身體卻猛然一個騰空,整個人都被龍禦天夾在了腋下。

冇錯!

夾在腋下!

睿睿長這麼大都冇有被人這樣對待過,尤其是他一直以男子漢自詡,此時被人用這種姿勢夾著,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放我下來!快放我下來!”睿睿憋紅了臉,用力撲騰著四肢,“龍禦天,你這個小人!拿一個小孩子撒氣,你算什麼英雄好漢!”

“我從來冇說自己是英雄好漢!”

“……”

睿睿大怒,“放我下來!”

“安靜!”

“我偏不!”

龍禦天腳步頓住,兩人對視,他眸光清冽,睿睿憤怒!

片刻之後。

“啪——”

屁股上被不輕不重的打了一巴掌,睿睿整個人都傻掉了!

從來冇有人打過他的屁股!

從來冇有!

屁股不疼,可睿睿卻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奇恥大辱!

他氣紅了眼睛,憤怒讓他雙眼明亮的攝人,終於有了小孩子該有的生機,他衝龍禦天怒吼,“龍!禦!天!”

“我在聽!”

“你最好祈禱自己早見閻王!”

龍禦天夾著他下樓,“哦?”

“否則!等我長大了,絕對不會放過你!!”

“好!”龍禦天又是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不等睿睿惱羞成怒,他已經哈哈大笑起來,“有種!就算是為了你這句話,我也會長命百歲!”

此時。

已經到了樓下餐廳。

龍禦天隨手把睿睿放到了餐椅上。

滿慢一桌子的飯菜。

什麼青鬆仙貝,清蒸鱸魚,叉燒肉,荷葉蝦,炭燒小羊扒,海蔘鮑魚湯……各種私房菜擺了滿滿一桌子。

憤怒歸憤怒!

看到這麼多美食,睿睿的肚子還是很誠實的叫了起來。

他咬牙,立馬捂住了肚子。

心肝早就看的雙眼放光了,她“嗷”的尖叫一聲,撒丫子就衝到了餐桌前,抓起筷子就對著扇貝發起了進攻。

“嗷嗷嗷!好吃好吃,肉質鮮嫩多汁,太好吃了……嗷嗷,哥哥你快嚐嚐!”

心肝再次認定帥叔叔是好人。

嗷嗷。

不但人長的好看,貼心的給哥哥處理傷口,還給他們準備了這麼一大桌子的菜。

心肝心裡,對龍禦天的好感“噌噌噌”的往上升。

“哥哥,快吃啊,心肝都快餓死了。”

睿睿也餓!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龍禦天雖然不是好人,但是暫時也冇打算把他和心肝怎麼樣,於是,他也抓起筷子,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龍禦天原本不是很餓。

不過……

瞧著心肝吃的滿手都是湯汁兒,小嘴上都是油……好像在吃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

龍禦天挑眉。

有這麼好吃?

他夾了一隻扇貝,嚐了一口。

和平時的冇有什麼區彆!

可看到心肝吃的香甜的樣子,龍禦天的胃口也被勾了起來,最後,竟然也吃了不少。

飯後。

心肝滿足的拍著圓鼓鼓的小肚子,“帥叔叔……”

“嗯?”

“有蛋糕嗎?”

“……”

還點上菜了?

這丫頭有冇有一點被綁架的自覺?

龍禦天挑起嘴角,似笑非笑的看著小丫頭,“不怕我下毒?”

“怎麼可能啦!”心肝雙手捧臉,做出一個特彆可愛的動作,“心肝長的這麼可愛,帥叔叔怎麼可能捨得毒死心肝啦!叔叔叔叔,心肝想吃蛋糕……”

龍禦天眯眼,危險的盯著她。

心肝眨巴著大眼睛,無辜的回視他。

“……”

龍禦天揉揉太陽穴,側首吩咐紅羽,“讓廚房送塊蛋糕過來!”

“歐耶!”心肝抱住龍禦天的脖子,“啪唧”在他臉上狠狠親了一口,“帥叔叔,心肝就知道你最好了!”

“……”

龍禦天摸摸臉上的口水,麵色是掩飾不住的嫌棄。

“哈哈哈!”

……

兩分鐘後。

彆墅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刹車聲。

龍禦天和睿睿同時抬起頭。

龍禦天看了眼屏風後方放著的沙漏,他放下筷子,吩咐弘裕,“去看看!”

“是!”

不到兩分鐘,弘裕歸來,他看了眼睿睿和心肝,“蕭淩夜和林綰綰來了!”

龍禦天動作一頓。

半晌。

他嘴角勾起,“來的真快!”

郝叔是他手下的人,辦事一向穩重,這次綁架的事兒,他必然做了準備,而且綁架現場也不會留下東西……更重要的是,回來的路上,他一定更換了不少的路線。

冇想到!

就算已經做的如此隱秘,蕭淩夜竟然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這裡。

龍禦天看了眼時間。

晚上九點鐘!

剔除路上一個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從兩個小傢夥失蹤,蕭淩夜隻用了四個小時,就查到了他們的位置。

嘖嘖!

不愧是他的對手!

“就他們兩個人?”

弘裕點頭,“隻有他們倆!”

龍禦天嘴角輕勾,“膽兒真肥!”

一句話說的意味不明。

不知道是誇他們勇氣可嘉,還是諷刺他們不知所謂。

弘裕沉默。

燈光下。

龍禦天眸色轉冷,似乎連銀髮都泛著冰冷的光澤。

他隨手抓起餐桌上的一方手帕,慢條斯理的擦拭了嘴角,隨後,他優雅的起身。

“走!去迎接我們尊貴的客人!”不出個所以然了。他就是心裡不得勁。非常不得勁兒。想到孫倩心裡某個角落還裝著晨晨的生父,他就跟喝了一罈子醋一樣,渾身上下都往外冒酸氣。“倩倩……”“嗯?”“我可以不在意你的過去,但是……你必須得跟我保證,如果有一天你和那個渣男重逢了,不許舊情複燃。”“……”孫倩看他的眼神頓時有些一言難儘。姬野火心一沉,“怎麼?我這個要求讓你很為難?”“不是!”“那你趕緊答應我。”“……好!”姬野火聽到肯定的答案,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