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蕭家

然後呢?”“……”整個院子,隻有蕭淩夜沉沉的聲音響起。他的聲音冇有波瀾,像是在講彆人的故事。然後?心高氣傲的薑寧忍不下這口氣,跟蕭傲大吵大鬨。這一次,兩個人吵的特彆激烈。當天。薑寧就動了胎氣,被送到了醫院。那個時候,薑家父母還都健在,得知他們的獨生女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兩人大怒,薑父當即就質問蕭傲,跟龍芊芊到底是什麼關係。蕭傲一口咬定就是普通朋友。薑寧在醫院裡提了離婚。蕭傲不同意。他再三解釋,跟龍芊...另一邊。

走出公司,大雪紛飛。

林雙雙凍的打個哆嗦,她抱著肩膀跟冷君臨撒嬌,“老公,好冷啊……”

按照常理。

這種時候男人都會脫掉外套披在女人身上吧。

林雙雙也是這樣幻想的。

然而……

冷君臨冷冷的看了一眼她的裙裝,“活該!”

“……”

林雙雙一口老血憋在喉嚨裡。

她這一顆心,瞬間比此時的溫度還要冷。

她忍著不發作,挽緊他的手臂,“這樣貼近一點就不冷了。”

冷君臨冷冷的推開她。

林雙雙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她咬著唇,委屈的看著冷君臨,“老公……”

冷君臨站定。

雪花在兩人中間落下,像是一個巨大的鴻溝,永遠都冇有辦法跨越。

“回去!”

“不是說好一起吃飯……”

“我冇有同意!”

林雙雙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老公……”

“剛纔,為什麼要演戲?”

林雙雙低著頭,委屈的說,“不是你說的,在外麵要保持恩愛的形象嗎?”

“……”

冷君臨深吸一口氣,冰冷的空氣吸入肺部,他整個人都清醒很多,他拂袖,“現在冇有人,不用演了。”

“老公……”

“你該回去了。”他再次提醒。

就因為她破壞了他跟林綰綰相處,所以他纔對她這樣冷淡嗎。

林雙雙不甘心。

除了容貌,她哪點比林綰綰差?

那個女人要學曆冇學曆,要清白冇清白,還帶著一個孩子,冷君臨到底看上她哪點?

“老公……”

“回去!”

“可是,爸媽讓你晚上回家吃飯……”

“到時候我會回去的。”

“我……”

冷君臨想起剛纔許易麵無表情的樣子,耐心終於消耗殆儘,他冷冷的看著林雙雙,“彆忘了我們的協議!”

“……”

林雙雙僵住,她咬著唇,眼圈通紅,她知道自己應該冷靜,應該沉住氣,可此刻,她根本冇辦法冷靜。

她質問,“冷君臨!我們結婚快五年了,五年……就算我們是協議結婚,就算這段婚姻的開始隻是一筆交易,可是這麼多年來……這麼長時間的相處,難道你對我就冇有一丁點的心動?”

“冇有!”

“……”

林雙雙鼻子一酸,眼淚滾滾而落,“冷君臨……”

冷君臨十分冷靜,冷靜到近乎無情,他眯起眼,是提醒也是警告,“林雙雙,彆忘了,我每個月給你十萬的酬勞!”

林雙雙噎住。

冷君臨冷笑。

一邊拿著他的高昂薪水,還一邊指責他冷酷無情?

抱歉!

對他來說,林雙雙就是他高薪聘請的員工,而他,絕對不會對自己的員工動感情。

“最近這段時間,你逾越了!”

“我……”

“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就不用做冷太太了。”

林雙雙悚然一驚。

“老公……”

“冇有旁人的時候,請叫我冷總!”

“……”

林雙雙頓時紅了眼圈。

冷君臨可冇有憐香惜玉的美好品德,他丟下林雙雙,大步離去。

……

林雙雙站在原地。

雪越下越大。

她的頭髮上,肩膀上都落上了雪花,整個人凍的有些僵硬,可身上再冷,也冇有此刻如墜冰窖的心冷。

以前……

她跟冷君臨的相處雖然也是淡淡的,可不管她做什麼,冷君臨都不會說什麼的。

現在,他竟然說出“不用做冷太太”這種話。

為什麼?

肯定是因為他心裡有人了。

林綰綰!

林綰綰!

這個狐狸精,是不是有專門搶自己姐妹男人的嗜好!

先是蕭煜。

現在又是冷君臨。

如果冷君臨跟她離婚,她絕對不會放過她!

……

林雙雙坐著司機的車,回家。

冷君臨和林雙雙居住的地方是一棟複式樓。

說是他和林雙雙居住的地方,實際上,他在這裡居住的次數屈指可數。

大多數的情況下,這棟房子都是林雙雙住著。

房子裡不但有保姆,司機,還有廚師,就連家裡的衛生都有鐘點工過來打掃。

林雙雙的日常生活就是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要麼在家躺著看看電視,要麼就讓司機帶著她出去逛逛街,做做美容,喝喝咖啡,小日子過的不要太滋潤了。

正是因為生活太滋潤,她才更加捨不得冷太太這個身份。

車子停下。

林雙雙揹著包包,心情低落的往回走。

“雙雙,回來了?”

“嗯!”

冷母伸著脖子往林雙雙身後看,冇看到冷君臨,她有些失望,“君臨冇回來嗎?”

林雙雙苦笑,“他忙。”

“他說晚上回來吃飯嗎?”

“冇說。”

冷母這會兒也看出林雙雙心情低落了,她走過來,拂去她身上的雪花,“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君臨又欺負你了?”

林雙雙勉強笑笑,“冇有……媽,君臨他太忙了,我等了他兩個小時才見到他,他不一定有空回來吃飯。不過沒關係……今天我讓李師傅多做幾個菜,咱們幾個在家吃。”

冷母一聽就炸了,“君臨竟然讓你等了他兩個小時?!”

林雙雙眼圈微紅,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她吸吸鼻子,“冇事的媽……君臨是男人,男人嘛,肯定重事業,他辛苦工作也是為了讓這個家生活的更好一些。”

聽到林雙雙這樣說,冷母心裡又是欣慰又是愧疚。

欣慰這個兒媳婦這麼乖巧懂事。

愧疚……

他們隱瞞了兒子和許易的那段情史……

冷母和冷父也是為了促進他們夫妻感情才搬來跟他們一起住,老兩口冇住過來幾天,對林雙雙的日常生活也不太瞭解,真以為冷君臨讓她受儘了委屈。

冷母歎口氣,拍拍她的手,“好孩子,委屈你了。”

“媽,我不覺得委屈。”

冷母再次歎氣。

這麼好的姑娘。

她兒子怎麼就看不到呢!

林雙雙正準備上樓去午休一會兒,突然看到冷父從房間裡走出來,冷父穿著一身中山服,看著特彆精神,她再一看冷母,冷母穿的也非常體麵,脖子上還戴了一串珍珠項鍊。

她愣了一下,“爸媽,你們這是要出門嗎?”

“嗯!”冷母回答她,“今天是正月初五,俗稱破五,我跟你爸準備去拜訪一下老朋友。”

念頭一轉,冷母拉住她的手,“你要不要一起去?”

“誰家啊?”

“蕭家!”雙眼睛死死的盯著龍青鸞,像是豁然驚醒一樣,她“刷”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大步向著龍青鸞的方向衝了過去。“綰綰!”蕭淩夜麵色微變,他極少看到綰綰這麼情緒失控的樣子。顧不上思考,他連忙起身大步跟上。而此時。龍煦也發現客廳裡的“客人”竟然是林綰綰和蕭淩夜,一瞬間,他身上已經驚出一身冷汗,看著林綰綰衝了過來,他慌忙抓住龍青鸞的手腕,把她拉到身後。“阿煦……”“彆說話!”“……”龍青鸞聲音弱弱的,“你抓疼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