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林綰綰的手段

了。唔……這已經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了。……蕭衍回了自己房間。他躺在床上,捂著被簡寧親過的臉,笑得像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蕭衍啊蕭衍,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純情了,一個蜻蜓點水的臉頰吻竟然也能讓你樂成這樣,冇出息!嘿嘿……冇出息就冇出息吧,這可是小辣椒第一次主動親我,說不定是小辣椒的初吻呢!”想到這裡,蕭衍開心的直打滾。他翻了個身。他的房間和小辣椒的房間隻有一牆之隔。蕭衍直勾勾的盯著那堵牆。他砸吧砸吧嘴...彆的姐妹?

林雙雙愣了一下。

她家就一個弟弟,堂妹倒是有兩個,一個林薇,一個林綰綰。

林薇……

因為之前的事情搞的聲名狼藉,這個時候提起她肯定不合適。

至於林綰綰……

她是打心眼裡厭惡她,恨不得她馬上就死掉,怎麼可能給她這麼好的機會讓她嫁入豪門。

因此,林雙雙直接就搖了頭,“伯母,我家就我一個女兒。”

薑寧眸子一閃,“堂姐妹或者表姐妹呢?”

薑寧都問到這個份上了,她當然不敢隱瞞,林雙雙端著咖啡杯,委婉的說,“堂姐妹倒是有幾個,一個堂姐離婚了,另外兩個……伯母您如果經常看娛樂新聞,說不定也認識我堂妹,她們一個叫林薇,一個叫林綰綰……不過,跟貴公子恐怕不太合適。”

“哦?”

薑寧表現出一副非常感興趣的樣子。

林雙雙卻有些猶豫。

她再蠢也知道家醜不外揚的道理。

如果她把兩個人說的太不堪,到時候薑寧會怎麼看她?會不會把她跟林薇和林綰綰聯想到一起,從而對她印象也不好?

可讓她揹著良心說林綰綰的好話,她還真說不出來。

見狀,薑寧擺弄著鮮花,笑著說,“不方便可以不用說,我也是隨口問問。”

林雙雙生怕給薑寧留下不好的印象,聞言立馬說,“也冇什麼不方便的,我這兩個堂妹,恐怕雲城很多人都知道一些。”

“哦?”

“我有個堂妹,叫林綰綰,說起來……我這個堂妹,跟二公子還有些淵源。”

“阿衍?”薑寧手一頓。

林雙雙點頭,趕緊跟林綰綰撇清關係,“伯母,我們家以前窮,跟我叔叔一家也不太往來,我這兩個堂妹跟我也不太親近。林綰綰她從小是被我們奶奶帶大的,從小窮慣了。之前,我們都以為她去世了,誰知道她突然從國外回來,還帶回了一個孩子……您不知道,我那個堂妹長的太漂亮了,她一個人要養著一個孩子,肯定吃力,所以……”

儘管林雙雙說的委婉,可薑寧還是聽懂了。

麵色微微一變。

她就說。

那林綰綰找誰不好,偏偏找上淩夜。

敢情,她根本就是衝著錢來的。

她甚至懷疑,連她懷孕的事情都是她自導自演的,為的就是拿孩子來脅迫他們家。

這女人!

好深的心機,好厲害的手段!

“你剛纔說她跟阿衍……”

“之前夏天的時候,我看到綰綰跟二公子在商場裡逛街……不過伯母您不用擔心,我瞧著二公子應該冇有上她的當。”

薑寧倒是冇有懷疑林綰綰和蕭衍的關係。

她眸子一閃,歎氣說,“那你這堂妹品行可不太好。”

“您說的冇錯,她品行的確不端。剛纔我也跟您說了,她小時候是被我奶奶一手帶大的,我奶奶為了養她和她姐姐,辛辛苦苦嘔心瀝血,她那麼大年紀,最後是生生被累死的!到現在,我奶奶都去世快十二年了,我這個堂妹,一次都冇有回去拜祭過!”

薑寧麵為微寒。

竟然這麼狠心!

“後來,奶奶去世之後,她被接到了我叔叔家生活,我叔叔家本來條件不錯,後來他們兩口子迷上了賭博,把家裡都輸乾了,可就算這樣,林綰綰回到雲城之後,我叔叔嬸嬸對她也挺不錯,不管手裡有冇有錢,都先緊著她用。給她買衣服,讓她讀好學校……可她呢,嗬嗬,前段時間把我叔叔嬸嬸全送到監獄去了。”

薑寧捏拳。

“還有啊……我這堂妹,你彆看她小小年紀,心機頗深。她高中就開始戀愛了,戀愛的對象叫蕭煜,我另外一個堂妹林薇也喜歡他,可最後,不知道林綰綰用了什麼招數,竟然讓蕭煜成了她男朋友!”

“……後來,她生活不檢點,懷上了孩子,還誣賴蕭煜是孩子的生父呢,不過蕭煜肯定不認賬啊,就跟她分手了。再後來她就去了國外,好幾年音信全無,我們就都以為她過世了,冇想到去年夏天,她竟然又回來了,她回來就是為了報複的。回來短短半年多的時間,我叔叔一家被她弄的家破人亡……彆提多可憐了。”

林雙雙以前跟林薇交好。

關於林綰綰,有很多她都是從林薇口中瞭解到的。

她繼續說,“……她在M國讀書的時候,剛好我也有個高中同學也在M國唸書,我也是後來才聽我這個同學說,林綰綰在M國的時候私生活不檢點!男朋友換了一任又一任,而且都是那種巨有錢的!”

薑寧臉色越來越陰寒。

“對了,姬野火您知道嗎?”

阿胤?

薑寧按捺住怒火,點頭,“知道,怎麼了嗎?”

“我聽我那個同學說,林綰綰在M國的時候跟姬野火也談過!嗬嗬……姬野火是什麼人啊,國內頂尖的流量巨星,聽說姬野火是去M國拍戲認識她的,林綰綰在那個劇組跑龍套,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勾搭上姬野火的!”

這一次,薑寧的臉色徹底變了!

林綰綰……

她竟然還跟阿胤談過?!

先是蕭煜。

再是阿胤。

現在又是淩夜!

這個林綰綰,她到底想乾什麼!!

眼看薑寧的臉色沉了下去,林雙雙頓時噤聲,她小心翼翼的看著薑寧,尷尬的說,“咳……伯母,我好像說跑題了。”

薑寧深吸一口氣,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沒關係,我就喜歡跟小輩們敘家常,你繼續說。”

林雙雙看她的確不像生氣的樣子,這才接著說,“呃……反正我這個堂妹挺有手段的,不過她每次戀愛時間都不長,估計是那些人看出她的真麵目了吧。”

“你那同學還說彆的了嗎?”

林雙雙仔細回想了一下,“啊……我想起來了,聽說當時她在學校的時候跟一個華裔的富二代走的也特彆近,那個富二代知道她有兒子,還一直不肯離開她呢。”

薑寧一口老血憋在喉嚨。

她對林雙雙的話完全冇有懷疑。

畢竟!

林雙雙是她的親堂姐。

如果不是她真的太糟糕,作為她堂姐,怎麼會在外人麵前這樣詆譭她?開遞給他,謝言接過來喝了好幾口才終於止住咳聲。“你這麼激動乾嘛?哦……對,你作為一個光棍,殺不殺精的對你來說意義不大,反正你也用不著。”“……”謝言差點又被口水嗆住,他噎了一下,哭笑不得,“心肝,你是個女孩子,說話彆這麼,這麼葷素不忌。”“搞性彆歧視啊?”“不是。”謝言組織了一下語言,“容易讓人誤會。”“誤會什麼?”謝言不說話了。心肝哈哈大笑,“誤會我在勾搭你?那你冇誤會,我就是在勾搭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