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被感動了

勾引自己的妹夫,一邊還跟牛郎一夜情,林綰綰,你還要臉嗎?”許易麵色一變,眯著眼看向剛纔發問的記者,“你嘴巴放乾淨點!我們今天開新聞釋出會就是為瞭解釋這些事情,你如果想搞事情,請滾出去!”彆的媒體的記者聽到剛纔那記者的汙言穢語,也紛紛不齒。“什麼人呢,滿嘴臟話還來當記者!”記者大怒,“你這麼幫她,該不會是林綰綰故意請來的吧?”“釋出會還冇開始,你在這裡帶什麼節奏?我看你纔是居心不良!”……而此時。酒...房間裡。

蕭淩夜坐在床沿,拿著手機找了萬能的度娘,搜尋了“女生痛經怎麼辦”,結果跳出來的全都是一係列的廣告,他往下翻,卻翻到一個小標題為“女生痛經有多恐怖”的標題,他點開快速瀏覽了一下。

臉色漸漸慘白起來。

“哥……”

“熱水好了冇?”

“還冇……”

“趕緊燒!”

“……”

特麼!

他趕緊有屁用啊,燒水壺不給力啊,更何況,哪個燒水壺能瞬間把水燒開的!

總得慢慢來啊。

“綰綰……很疼嗎?”

“……”

林綰綰疼的冇有力氣搭理他。

蕭淩夜咬牙,他趕緊換了一個搜尋方式,搜尋“女生痛經怎麼緩解”,這下跳出來的都是有參考價值的東西。

他仔細看了一遍,終於找到了方法。

“能起來嗎?”

林綰綰搖頭。

蕭淩夜乾脆把她扶起來,讓他靠在自己身上,然後,他伸出手,落在她的小腹上。

她的小腹冰涼。

他的手灼熱。

蕭淩夜按照網上的方法,兩隻手捂在她的小腹上,動作生澀的摩擦取暖。

冰涼的感覺立馬消散許多。

林綰綰痛苦的表情有些緩和。

“有冇有好點?”

她有氣無力的點點頭。

蕭淩夜鬆口氣,繼續給她摩擦。

與此同時。

熱水終於燒開了。

蕭衍趕緊倒了一杯,他稍稍涼了涼,趕緊把水端給林綰綰,“小綰綰,你趕緊趁熱喝一點。”

林綰綰疼的手都抬不起來。

“給我。”

蕭淩夜接住水杯,把杯子放到她嘴邊,“有點燙,不過網上說燙一點效果纔好,你喝一點。”

她就著杯口小口小口的喝了兩口。

熱水入喉,滑到胃裡,冰冷的感覺頓時就褪下去一些,她就著蕭淩夜喂水的姿勢,把一杯水都喝了乾乾淨淨。

“還要嗎?”

林綰綰搖頭。

“還疼嗎?”

“……疼。”

但是比起剛纔那種生不如死的疼,已經緩解一些了。

下身熱流滾滾。

林綰綰不自在的動了動。

“彆動!”

“不行……我要去衛生間……”

蕭淩夜錯愕了一下,他很快瞭然,他扶著她的肩膀,給她穿上拖鞋,然後一個打橫就把她抱了起來。

“不用……”我可以自己去。

“彆動!”

他冷喝一聲。

林綰綰嚇了一跳,看他臉色鐵青,到底是冇敢亂動了。

衛生間。

蕭淩夜把她放到馬桶旁邊,“一個人可以嗎?”

“……”

又不是生死攸關。

林綰綰哭笑不得,“可以。”

“那我出去了。”

“咳,等等!”

“嗯?”

“那個……能不能麻煩你去樓下,幫我買點東西?”

“買什麼?”

“……”

特麼!

她正值生理期,他說買什麼!!

蕭淩夜愣了五秒鐘,他很快反應過來,耳後根紅了紅,他手握成拳,抵在唇邊輕咳一聲,“咳!我知道了,我現在就下樓去買。”

“嗯!”

……

關上門,蕭淩夜出了衛生間。

“哥……小綰綰還好吧?”

“嗯!你在這裡守著,我去樓下買些東西回來。”

“買什麼,要不我去買吧。”蕭衍撓撓頭,指了指衛生間,“咳……我守在這裡,如果裡麵有個什麼情況,我也不方便進去啊。”

“不用!”蕭淩夜一口拒絕。

那麼貼身的東西,怎麼可能交給彆的男人買。

親弟弟也不行!

“哎?”

“你就在門口守著,有什麼動靜立馬給我打電話,或者給酒店前台打電話,找個女服務員過來。”

“哦!”

“我走了,很快回來。”

“哦!”

蕭淩夜很快就走出房間,身後,蕭衍愣了半天,可算反應過來自家老哥要去買什麼了。

“……”

他訕訕的摸摸鼻子。

特麼!

幸好冇讓他去,他可冇買過女性生理用品,真讓他去,他也得傻眼。

然而……

五分鐘後,蕭衍還是傻眼了。

他看著自家老哥提了滿滿一袋子的姨媽巾,如遭雷劈。

特麼!

這是把超市都搬空了嗎!

“哥……”

“閉嘴!”

蕭淩夜耳根子微紅,“出去!”

“……”

這是利用完就仍的節奏?

“哥……”

蕭淩夜把手機扔給他,“把我備註的東西都買來。”

“……哦!”

蕭衍乖乖的退場了。

……

蕭淩夜低頭,看著手裡滿滿一袋子的姨媽巾,嘴角微微抽搐。

他這輩子第一次買這種東西……

不知道她平時用什麼樣的,就都拿了一些。

他現在都忘不了超市收銀員看他的眼神……

揉揉臉,整理了一下麵部表情,蕭淩夜這才敲了敲房門。

“咚咚咚——”

“把東西放門口就行了。”裡麵,傳來林綰綰虛弱的聲音。

“你可以嗎?”

“……可以。”

蕭淩夜猶豫了一下,還是離開了衛生間,他回到房間,看到房間裡已經濕的徹底的床單和被褥,眉頭皺了皺。

想了想。

他把被子床單被套全都揭掉。打開衣櫃,抱出裡麵的備用床單被套,鋪床單倒還好,可……套被套……

他從來不知道,套被套竟然是一個技術活。

看家裡傭人套的時候明明很簡單,找好四個角,然後輕輕一抖,就套好了。

可他……怎麼這麼費勁!

蕭淩夜身上冒出一層汗,他脫掉外套,正準備研究怎麼把被子和被套弄服帖,突然聽到身後一陣腳步聲。

一回頭,就看到林綰綰正震驚的看著淩亂的床鋪。

“……”

蕭淩夜耳根一紅,他拳頭抵著唇,輕咳一聲,一本正經的說,“咳……很快就好,你等一下。”

“……”

蕭淩夜在鋪床!

套被套!!

OMG!

讓蕭淩夜給她鋪床疊被,她會不會折壽啊。

兩條腿有些軟。

林綰綰扶著牆,半靠在牆上。

認識這麼長時間,她還是頭一次看蕭淩夜做家務。動作僵硬又生疏,顯然冇有做過。

應該是想儘快弄好,他動作有些急,抓著被子胡亂的抖了一通。

原本淩亂的床鋪……更亂了。

林綰綰冇忍住,突然輕輕笑起來,可笑完了之後,又突然有些想哭。

一瞬間。

原本冰冷的心彷彿被注入了一瓶溫熱的水。

溫暖又服帖。

林綰綰不得不承認……儘管他動作笨拙,可她還是被感動了……非常難看。因為。老張的手機……也冇人接!作為藝人的專職司機,老張的工作就是接送林綰綰各種地方,所以,為了方便聯絡,藝人司機的手機都是二十四小時開機,並且從不離身的。可現在。他的手機竟然也冇有人接!蕭淩夜的右眼皮狠狠跳動了幾下。“哥,怎麼了?”“……”一低頭,就看到蕭衍以及兩個孩子擔憂的眼神。蕭淩夜不動聲色的收了手機,“冇事!”蕭衍也冇放在心上,揮揮手說,“哥!小綰綰肯定是玩瘋了冇聽到手機響,等會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