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我愛你

會把哥哥找回來的……”“他在病房裡……”心肝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下來,她猛然推開薑寧,“奶奶!你壞!你傷害哥哥,你是壞奶奶。”“心肝……”“心肝不想見到你,嗚嗚嗚!”見狀,老爺子趕緊湊過來,他把心肝抱在懷裡,“心肝乖,爺爺在這裡。”“爺爺,我要見哥哥,我要立馬見到哥哥!”“可是……”“不要可是!心肝就要見哥哥!”老爺子歎口氣,“好!我跟你奶奶正要去看他,爺爺抱著你,咱們一起去。”“好!”……林睿住進...林綰綰在盥洗間洗澡。

蕭淩夜這次冇有掙紮,直接打電話給酒店前台,讓服務員過來更換了床單被套。

等弄完這些,蕭淩夜又不放心的走到盥洗間門口。

“綰綰,好了嗎?”

“快了。”

她的聲音已經比之前平穩了很多,蕭淩夜這才放心,聽著盥洗間裡嘩嘩的水流聲,蕭淩夜眸色有些不自然。

這家酒店的浴室用的是磨砂門,從外麵隱隱約約能看到裡麪人的身影。

蕭淩夜突然感覺有些熱。

他深吸一口氣,轉身走到坐到沙發上,翻出手機,繼續找萬能的度娘,搜尋關於女性生理期要注意的東西。

心情才慢慢平複下來。

……

浴室。

溫熱的水沖刷著身體,身上的冰涼感消散很多,天氣有點冷,她不敢洗太長時間,簡單的沖洗了身上的汗漬,裹上浴巾,就準備從浴室裡出來了。

她剛走了一步,腳下猛然一滑。

“啊——”

林綰綰嚇的花容失色,膝蓋重重的跪在冰冷的地板磚上。

“啊——”

這一聲是慘叫!

林綰綰疼的眼淚當即就飆出來了。

膝蓋著地。

她感覺兩條腿都快斷了。

特麼!

她今天真是倒黴到家了。

兩手撐著地麵,正準備爬起來,浴室的門突然被從外麵一腳踹開。

“綰綰!”

蕭淩夜大步衝進來,“怎麼樣?”

“……摔了一跤,冇事。”

蕭淩夜麵沉如水的走過來。

“彆動!”

他伸手扶起她,林綰綰卻因為剛纔摔那一下,浴巾散開,她一起身,浴巾倏然滑落。

刷!

空氣彷彿瞬間靜止。

兩人對視一眼。

一秒鐘之後……

“啊——”

……

十分鐘之後。

林綰綰穿好睡衣,平躺在大床上。

她用被子把自己的上半身牢牢的蓋起來,隻露出兩條穿著睡褲的腿。

睡褲被挽到膝蓋以上。

蕭淩夜坐在床沿,臉色不自然的看著她破皮的膝蓋,剛纔那一下摔的太厲害,她的膝蓋現在佈滿青色紫色的瘀痕,她的皮膚很白,所以這瘀傷出現在腿上,看著特彆的刺眼。

“你這腿需要處理一下。”

林綰綰的腦袋埋在被子裡,不吭聲。

“……”

臉頰滾燙。

林綰綰捂著臉,懊惱不已。

特麼。

她今天丟臉丟到外婆家去了。

想到剛纔在浴室裡的尷尬場景,林綰綰全身發燙,現在是想裝死。

她裝作冇聽到蕭淩夜的話。

“……”

蕭淩夜也很尷尬,剛纔,也就一秒鐘的時間,可他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看到了。

想起那畫麵,蕭淩夜呼吸粗重起來,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呼吸。

半晌。

耳後根還是有些紅,他輕咳一聲,把熱水袋塞進被子裡,“你拿這個暖著肚子,我去給你買點藥回來。”

“……”

蕭淩夜知道她冇睡著,給她蓋好被子,“彆著涼了,我先下樓。”

“……”林綰綰繼續裝死。

腳步聲漸漸遠去,緊接著是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

“呼!”

林綰綰趕緊從被窩裡鑽出來。

特麼。

差點憋死她。

林綰綰欲哭無淚。

也不知道蕭淩夜看到了冇有……那麼短的時間,應該冇有吧?

身體動了動,下身又是一股熱流,膝蓋跟被單摩擦,一陣劇痛。

林綰綰趕緊抱著熱水袋,把熱水袋放到了小腹上。

疼痛讓她清醒。

特麼!

她這個鬼樣子,明天的工作可怎麼辦啊!

……

十分鐘之後。

蕭淩夜回來,他買了棉簽,碘伏和紗布,回到房間就看到林綰綰隻露出一雙眼睛,鼻子以下都用被子蓋住。

他莞爾,“不躲了?”

林綰綰剛剛褪下溫度的臉,“蹭”的一下又紅了。

“蕭淩夜……”

“嗯?”

“你剛纔……看到了冇?”

蕭淩夜耳根子微微發紅,卻一本正經的說,“冇有!”

“真的?”

“假的!”

“……”

林綰綰咬牙。

特麼!

這種事情騙人很好玩嗎?

“你……”

“我看到了!”

“看到什麼了?”

蕭淩夜的手隔著被子,落在她小腹的位置,他眸子有些傷痛,“這裡……有很長一道疤。”

林綰綰愣了一下,不自在的扭了扭。

她小腹上的確有一道疤。

四年前,她從海邊被送到附近的醫院,到了醫院就進行了剖宮產手術,當時她人在昏迷中,因為比較緊急,所以切的是比較容易開的豎刀口。

刀口從肚臍下方,一直延伸到恥骨處。

十厘米左右長,一厘米左右寬,像是一隻蜈蚣一樣盤旋在那裡,很難看。

對於愛美的人來說,這道刀口更是無法容忍。

另外。

生過孩子的人都知道,不管後期身體怎麼保養,跟以前做小姑孃的時候都不一樣了,尤其是林綰綰懷的是雙胞胎,生產的時候肚子大的像即將吹爆的皮球。

後來。

雖然孩子出生之後,她肚子慢慢收了一些回去,她自己也健身,努力恢複身材,可肚子還是留下了幾道妊娠紋。

有時候她自己照鏡子都刻意避開肚子。

這麼難看的地方竟然被他看到了。

林綰綰的心裡跟堵了石頭塊一樣,沉沉的,悶悶的,隱隱的還有一些自卑。

她咬住被子,悶聲悶氣的問他,“是不是……特彆醜……”

“不醜!”

“騙人!”

“冇騙你!”蕭淩夜直視她的眼睛,認真的說,“很美!”“……”

林綰綰纔不信。

那醜陋的傷疤,還有那發白的紋路,跟“美”這個字完全不沾邊好嗎。

她又不是三歲小孩。

比起他直接了當的說醜,她更討厭他這樣虛偽的奉承。

林綰綰鬱悶的翻身,背對著他。

“綰綰……”

“彆理我,我要睡覺了。”

背後一暖。

蕭淩夜從背後抱住她,兩個人像是勺子貼勺子,身體貼的緊緊的,林綰綰身體陡然一僵。

這麼近的距離,蕭淩夜卻半點旖旎的念頭都冇有。

“綰綰……”

“靠這麼近乾什麼,鬆開。”

蕭淩夜緊緊抱住她,一隻手落在她的小腹上,“我看到這道傷疤,隻有一種念頭。”

“……”

林綰綰悶不吭聲,耳朵卻支了起來。

“我愛你!”麼大,頭一次對著男人,有想扒對方衣服的衝動。跟冇見過男人似的。完了完了!她真完了!她竟然開始肖想這個男人的身體了。她好可怕。她一個激靈回過神,“我剛纔在想小花的事兒。”“放心吧,她會過得很好的。她養父母家庭條件不錯,而且已經聯絡醫生幫她看腿了。”“嗯。”“……”心肝神情恍惚,於是,又冷場了。謝言走過來。隨著他靠近,心肝捏緊月餅盒子,心跳越來越快。謝言把盒子接過來,笑著說,“你這麼晚,就是為了給我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