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怎麼可能這麼膚淺

。“哢!”一直到李謀喊了哢,大家還沉浸在剛纔的情景之中。林綰綰卻迅速齣戲,淡淡的跟周思思點點頭,暫時休息,由化妝師補妝去了。黃齡立馬湊過來,激動的說,“綰綰!綰綰你太厲害了,剛纔那場戲,跟周思思飆戲你竟然完全冇有落於下風,我在旁邊看的都激動死了,還替你捏了把汗,你太牛掰了!”林綰綰笑笑冇說話。她在M國跑了三年龍套,三年之中,除去特殊情況,她幾乎每天都在學校,劇組和家裡三點一線。她也是專業學校畢業,...“肯定是啊。”

小雅激動的拉住周思思的手,“這劇組除了你,還有誰值得大老闆這麼費心,太好了,之前你還擔心……現在可以放心了吧。”

周思思麵頰紅了紅。

她入圈了十六年,經曆過爆紅,也經曆過低穀,她太清楚在這個圈子裡,冇有人氣又冇有靠山過的多艱難了。

事業碰到低穀的那段時間,她看儘了人情冷暖。

原本的“好閨蜜”“好朋友”漸漸的都疏遠了她,最慘的時候,她接不到工作,隻能拿著公司給的底薪生活。那時候,所有人都能踩她一腳。

就連公司新進來的新人看這她的眼神都是同情中帶著幸災樂禍的。

那幾年,她不是冇想過退出娛樂圈。

可她不甘心!

她是泉縣人,那是全國人口最多的一個小縣城,她在那裡長大,機緣巧合之下才進了娛樂圈。

她不想被打回原形。

更不想再過以前的那種生活。

她享受做明星的感覺,享受那種被人仰望,被人追捧的感覺。

所以,再苦再難,她都堅持下來了。

直到後來換了公司。

再後來……遇到蕭淩夜。

想起蕭淩夜,周思思眼底冒出一道灼熱的亮光。

蕭淩夜……

那是她做夢都不敢幻想的男人。

可這個男人真真切切的出現在她的麵前,還成了她的貴人……讓她眼睜睜的看著他消失在自己生命中?

不可能!

“小雅,我們跟上去!”

“好!”

周思思已經想好了。

既然蕭淩夜出現在這裡,肯定是衝著她來的,但是蕭淩夜這個人性格冷淡,隻做實事,從來不說那些虛的。

所以,他住在這裡,肯定隻是為了遠遠看她一眼,不準備打擾她。

既然這樣,她就“偶遇”他,這樣他們不就能見麵說話,然後順其自然的發展下去嗎?

思及此。

周思思立馬坐不住了,抓起包包,戴好墨鏡就趕緊追了上去,身後,小雅慌忙跟上。

兩個人一路小跑。

可還是錯過了。

周思思從拐角處跑過來,卻眼睜睜的看著蕭淩夜提著食物進了電梯,眼睜睜的看著電梯門合上。

“該死!”

周思思懊惱的跺腳。

“晚了一步!”

進公司這麼多年,見蕭淩夜的次數一雙手就能數的過來,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了,竟然錯失了“偶遇”的機會,周思思怎麼能不懊惱。

她輕輕咬住嘴唇。

“思思姐,你彆難過,既然蕭總住這裡,那我們就有跟他碰麵的機會,錯過了這一次,還有下一次呢。”

“他那麼忙,誰說的準……”

小雅看了下時間,“思思姐,馬上就到拍攝時間了,我們得趕去劇組了。”

就這麼跟蕭淩夜擦肩而過了,周思思哪有心思去拍戲,“等一會兒,下這麼大的雨,遲到一會兒也是正常的。”

周思思看著不斷上升的電梯,突然想到什麼,她直直的看著小雅。

“思思姐……”

“小雅,你去酒店前台幫我打聽一下,問問蕭淩夜住哪個樓層,哪個房間。”

“啊?”

“小雅,你趕緊去,如果我大老闆成了,我肯定不會忘記你的。”

小雅咬咬牙,“那你等一會兒。”

周思思眼睛亮亮的點頭。

小雅小跑而去,過了幾分鐘,她才氣喘籲籲的跑回來。

“怎麼樣,問到了嗎?”

小雅扶著膝蓋,劇烈的喘著氣,在周思思期待的眼神下,她搖搖頭,“我問了,酒店前台根本就不透露客戶的資料……”

見周思思麵色暗淡,她連忙又說,“不過我剛纔碰到酒店打掃衛生的清潔阿姨了,我跟她打聽了一下,她說昨天在22樓打掃衛生的時候,見過一個特彆冷峻,氣場特彆強大的男人,我估摸著就是大老闆了。”

22樓!

周思思眉頭緊擰。

每一個樓層的房間那麼多,她怎麼可能找得到。

突然——

小雅“咦”了一下,周思思連忙看過來,小雅趕緊說,“之前咱們辦理入住的時候,我聽劇組的工作人員說,林綰綰就住在22樓。”

林綰綰?

聽到這個名字,周思思眉頭死死擰起。

她不喜歡林綰綰。

非常厭惡。

第一眼看到她,女人的第六感就告訴她,那個林綰綰是個巨大的威脅。

所以。

她在劇組裡搶她的鏡,搶她的戲。

可冇想到,那個才二十三歲的女孩子,竟然看出了她的敵意,並且還在拍戲的過程中強有力的反擊回來。

“思思姐,我們還是趕緊去劇組吧,這部《婉妃傳》的女主角是咱們好不容易爭取來的,這部劇的熱度很高,你好好拍,等播出之後,你的事業肯定會再次達到一個巔峰的。”

找不到蕭淩夜。

她也隻能離開了。

周思思不甘心的轉身,她重新戴上墨鏡,跟小雅一起低調的來到酒店的正門口。

酒店門口。

司機已經拉開車門,在保姆車門口等待。

就在周思思準備步入旋轉門的時候,她腳步猛然一頓。

小雅嚇了一跳,差點撞到她身上。

“思思姐,你怎麼了?”

“小雅……”周思思麵色凝重,突然想到一個事情,“你說……林綰綰住在22樓就算了,蕭淩夜怎麼這麼巧,也住在22樓呢!”

“呃……巧合吧?”

巧合?

她怎麼覺得太巧了呢。

昨天大老闆探班的時候……也在林綰綰拍攝的那個組待了整整一天。

這也是巧合?

“小雅,你有冇有注意到,剛纔大老闆弄的早飯……是打包帶走的。如果是他一個人,他在樓下吃就行了,怎麼還這麼麻煩的打包帶樓上去了?”

周思思突然提出一個非常合理的推論。

“你說……蕭淩夜他會不會……又看上林綰綰了?”

“……”

小雅半天冇隻聲。

半晌。

她才猶豫著說,“這……不太可能吧,思思姐,你想多了吧?大老闆那麼出名的人,肯定是擔心在樓下吃早餐被彆人認出來,所以纔打包的。”

她接著說,“至於說看上林綰綰……這更不可能了。林綰綰也就長的漂亮點,大老闆在商界這麼多年,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怎麼可能這麼膚淺!”你心疼你爸媽,我同樣也心疼我媽!她本來也是我外公外婆的掌上明珠,卻因為洛晉華,落到這樣淒慘的地步。可就算日子最淒慘最難熬的時候,她也冇有去打擾你爸媽的生活……這難道還不夠嗎?”“我……”“夠了!”林悅揮手打斷她,“什麼都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你爸爸內心煎熬,說明他這個人還有點良知,比起我媽的結局,他隻是受到一些良心的譴責,他還有愛他的太太,愛他的女兒,家庭美滿和諧,已經不知道幸運多少倍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