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他不好,她就放心了

淡的,“你我同品級,我為何要跪?”“好一張利嘴!你這個賤蹄子,勾的皇上夜夜笙歌,今日朝堂上傳來訊息,說皇上早朝上竟然在打盹,皇上獨寵,你原本該感恩戴德,勸皇上多多保重龍體,你卻仗著皇上恩寵,這般作踐皇上的龍體,今日看本宮不教訓你!”說罷,她厲喝一聲,“來人!”宮女嬤嬤立馬垂首走了過來。“摁住了,本宮要打死這個賤蹄子!”“是!”宮人們立馬按住宸妃的肩膀。宜妃大步衝過來,她麵露得色,盯著宸妃的眸光火光...也對!

周思思驟然鬆口氣。

她步入旋轉門,大步上了保姆車。

……

與此同時。

非常“膚淺”的蕭淩夜正把早餐從早餐盒裡擺出來,放到茶幾上。

“快來吃飯。”

“來了。”

換上珊瑚絨的睡衣,林綰綰全身都暖融融的,她跟蕭淩夜坐到茶幾旁邊吃早飯。

林綰綰精神狀態不太好,胃口也不太好,隻喝了一碗溫熱的皮蛋瘦肉粥。

“這個也喝掉。”

蕭淩夜從打開保溫盒,裡麵是一份生薑紅糖水。

林綰綰嫌棄,“還要喝?”

蕭淩夜沉默的把保溫盒推到她麵前。

林綰綰咬牙,捏著鼻子把一碗湯水喝的一滴不剩。

“行了,去睡吧。”

“這裡……”

“我收拾。”

“哦。”

林綰綰小步小步的挪到床邊,掀開被子半躺下來,她剛躺下,蕭淩夜就把熱水袋重新灌了熱水,擰緊口,裹著毛巾遞給她。

“捂著!”

“嗯。”

林綰綰掀開厚厚的睡衣,把熱水袋放在小腹上。

窗外狂風呼嘯,大雨滂沱。

可林綰綰卻覺得此刻無比的溫暖。

她拉上被子,歪著頭看蕭淩夜吃東西,他吃東西的時候慢條斯理,帶著優雅和矜貴。

看著就賞心悅目。

吃完早飯,他把垃圾清理掉,又回到房間,他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了一份報紙,坐在沙發上,自然的看了起來。

“……”

林綰綰有些傻眼,她輕咳一聲,吸引了蕭淩夜的注意力,見他看過來,她連忙說,“那個……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蕭淩夜略微抬起眼皮,深深看她一眼。

半晌。

他才沉聲說,“你放心,就算不上班,也養得起你和孩子。”

“……”

特麼。

她又不是這個意思。

林綰綰臉頰紅了紅,誰用他養了!

“我的意思是說,你這樣曠工不太好……”

“我是老闆!”

“……”

林綰綰頓時一噎。

OK!

您是老闆您說了算。

她乾脆躺下來,不再搭理他。

窗外陰雲密佈,這種天氣最適合睡覺了,林綰綰打個哈欠,閉上了眼睛。

……

林綰綰這一覺睡的特彆香。

直接從早上七點,睡到了中午十二點,剛好趕上吃午飯。她醒來的時候,蕭淩夜還保持著坐在沙發上的姿勢,隻是手裡的報紙換成了平板電腦。

林綰綰悄悄打量他。

他好像是在工作,戴著耳機,麵色十分嚴肅,偶爾會在螢幕上快速的敲擊幾下。

林綰綰有些失神。

不得不說,工作起來的蕭淩夜……格外有魅力。

淩亂的碎髮遮住額頭,他麵容冷峻,下頜緊繃,雖然穿著一身休閒裝,可氣勢不減分毫。

高挺的鼻梁,緊抿的薄唇……

林綰綰捧著臉,看的有些入迷。

突然……

原本低著頭的人突然抬起頭。

四目相對。

林綰綰像是偷東西被抓到的小偷,窘迫的小臉滾燙。

蕭淩夜眸子笑意一閃,他冇揭穿她,快速的又在平板上敲擊了幾下,隨後才摘下耳機,“醒了?”

“嗯!”

“餓不餓?”

肚子好巧不巧的“咕咕”叫了兩聲,她捂著小腹,從床上爬起來,“有點。”

“去洗漱一下,我點餐。”

“哦!”

一覺醒來,她精神頭好了很多,就連小腹也不疼了,她扒拉扒拉頭髮,穿拖鞋下床。

“好點了嗎?”

“我覺得我現在可以下山打虎!”

話音剛落。

身下一股子源源不斷的熱流……

靠!

她收回剛纔的話。

林綰綰夾著腿,飛快的衝向盥洗間。

……

大雨還冇有停,卻冇有早上那會兒下的那麼大了,不過屋子裡更冷了。

蕭淩夜特意點了兩份熱湯麪,想著林綰綰早上吃的少,又點了一份開胃的酸菜魚,外加兩個熱菜。

外賣送來的時候,打開蓋子,裡麵熱騰騰的,看著就食慾滿滿。

“哇,酸菜魚!”

“趁熱吃。”

“好!”

兩個人圍在茶幾邊吃飯,一口麪條下肚,胃部都變的暖和起來。

林綰綰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好吃嗎?”

“好吃。”

蕭淩夜眸光柔和,把自己碗裡的香菜都挑了出來。

“你不吃香菜啊?”

“不喜歡!”

林綰綰撇撇嘴,小聲嘀咕了一句。

“嗯?”蕭淩夜冇聽清。

“我說,睿睿還真是你親生的,你們兩個人在口味這方麵還真接近!睿睿就不愛吃香菜,還不愛吃胡蘿蔔,還有洋蔥和韭菜!他還小的時候,我給他做輔食,隻要沾了這幾種東西,人家從來都不帶嘗一口的。”

跟他一樣。

他也不愛吃胡蘿蔔洋蔥和韭菜。

蕭淩夜微微抬起下巴,“那當然!誰讓他是我兒子!”

“……”

挑食就是挑食,至於這麼一臉驕傲的說出來嗎。

好像是多光榮的事情似的。

林綰綰無語。

她不想理會蕭淩夜,乾脆拿出遙控器打開電視,隨便找了個台,低頭繼續吃麪條。

電視裡正在播放新聞。

“……當事人趙女士表示自己短短幾天的時間,收到了上百條威脅簡訊,還有無數通威脅電話。她跟記者表示,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她的家人也不同程度的收到威脅簡訊,現在,他們一家已經從家裡搬出去,暫住朋友家,好多天不敢回家了。”

林綰綰被新聞吸引,一抬頭就看到了最近火爆的新聞。

這個趙女士就是在蕭家的酒店入住,然後在電梯間差點被拖走的那個女士。

這件事鬨的太大,已經連續好多天都在熱門上掛著了。

看到新聞,林綰綰下意識看了蕭淩夜一眼。

卻見蕭淩夜正慢條斯理的吃著麪條,好像新聞裡的事情跟他完全沒關係。

“……”

也對!

本來就沒關係。

蕭敬年一家早就跟蕭淩夜他們分家了。

不過……

“這件事不是說已經解決了嗎?”

新聞鬨的太大,想不關注都難。

林綰綰也瞭解一些。

據說柳婉黎親自釋出了致歉信,開除了涉事酒店的總經理,經理等人。涉事酒店已經停業整頓,而蕭敬年親自跟當事人趙女士會談,昨天看到新聞還說已經和解了。

可現在看來,壓根冇和解啊。

看來這件事還有的鬨騰。

林綰綰有些幸災樂禍。

蕭家酒店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蕭煜的日子……應該不好過了吧。

哎呀呀!

知道他過的不好,她就放心了!崗之前,都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培訓,其中,最最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管住嘴,不能泄露藝人的**,我跟公司是簽了合同的,如果讓公司知道,會告我違約,到時候我不但要賠付違約金,還要承擔法律責任的!”她以為這樣說,父母就會死心,可她低估了二十萬在父母心中的重要性。他們開心的說,“這個問題我們問過了,那人跟我們保證了,視頻可以不經他們的手,直接由你匿名賣給狗仔!匿名的!隻要大家都不說,誰會知道是你做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