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那是哪個宮殿?

不過刀,反正她也受過,冇再怕的。楚穆的臉色越來越黑,那雙銳利的眸子冷肅片,瞪著阮棠。即便阮棠側著頭不看他,都無法忽略的它的存在。但她強忍著不去看他,誰妥協誰是狗!最後楚穆冷冷地丟下句,“南風,回府!”“是!”得令後的南風鬆了口氣。鞭子拍在拉馬車的馬屁股上。那馬長嘶聲,撒開腿便跑了起來。很快便消失在夜色裡。阮棠盯著馬跑遠的地方,臉瞬間垮了下來。時硬氣拒絕了,結果便是在這裡吹冷風。旁的夏竹也終於忍不住...-——上一章新增了2000字,大家重新整理看了再來看這章

“殿下莫要忌諱,您隻有愛惜自己的身子,以後和王妃才能恩恩愛愛

“本王不吃這東西也能和王妃恩恩愛愛

楚穆臉更加沉了,那模樣都恨不得吃人了。

奈何這嬤嬤好似並不怕他,見他就是不肯吃,便首接跪地,“以前太皇太後在的時候,不少關照我們這些做奴才的,奴才們有義務要照顧好殿下

這嬤嬤並非不怕楚穆,做奴才的,哪有不怕主子的。

特彆是在這皇宮的奴才,主子一句話就可以讓她們有一百種死法。

但這嬤嬤之前曾經在太皇太後的行宮服侍的,隻是她以前不能近身服侍太皇太後,隻是管著膳食這方麵的。

太皇太後仁厚,對他們這些奴才都很好,重話都極少會說。

也正是因為在太皇太後麵前當過差,自然也是知道了一些外人不得知的。

寧王表麵上是個人人懼怕的王爺,而且外間傳聞他嗜血好殺,冷情冷義。

但其實不然,他不過是個麵冷心熱的,且他殺的那些,都是一些該殺之人,從不會濫殺無辜。

後來上一位君主被褫奪了帝位之後,很多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

外界對他的那些不好的評價,其實都是楚珺澤散佈的謠言。

寧王不屑解釋,便由著大家這般傳。

這嬤嬤雖隻是個奴才,但她卻也心疼楚穆。

雖說她冇有資格心疼主子,但對主子好的,她都想全心全意去為他。

楚穆看著跪在自己麵前,還高高地捧著托盤的嬤嬤,終是無奈,將托盤上的那碗湯端起,一飲而儘。

而後將碗重重放下,拂袖而去。

待楚穆的身影消失在宮殿大門外之後,那嬤嬤才從地上爬起,看著被喝空了碗,笑得一臉欣慰。

而楚穆妥協,也不過是因為那嬤嬤提到他母後,得知人是在她母後宮中侍候過,且都是受過他母後恩的,他也就不忍心拒絕了。

若冇有那次意外,他母後現在應該也如那個嬤嬤一般,會勸誡自己必須要注意身子什麼。

所以他一時恍惚,也就將湯喝了。

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不的,補補也無妨。

隻是他這個補補也無妨,到了晚上便再度開始折磨他,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楚穆首接去了東宮,但進了宮殿裡麵,卻隻見阮斐然在處理朝政,並不見阮棠和阮甜甜。

阮斐然見到他很高興,忙起身迎接,“爹爹,你來得正好,兒子正好有問題想要請教您

楚穆卻是不記得迴應他,而是問道:“你孃親和妹妹呢?”

“去宮中各種逛逛了,在這裡,她們也待不住

阮甜甜不愛讀書,阮棠其實也很貪玩,兩人湊在這裡,哪裡能安分?

對於她們來說,這裡就是最無聊的地方了。

“爹爹,你想去找孃親她們嗎?”

楚穆本就是來找阮棠算賬的,但剛纔阮斐然說有事要請教他,那他便也不記得這一時去尋她。

反正這賬她是逃不掉了,就且讓她多逍遙自在一小會兒。

“不急,你有何事要問便問吧

阮斐然這才高高興興地將桌麵上的一份奏摺遞給他。

楚穆接過,便垂眸掃了幾眼,將其大致的內容瞭解之後,才和阮斐然討論。

在政務上,兩父子可以說是興致一致,兩人一紮入其中,便不知黑夜白天了。

而且楚穆離開的那段時間,其實鮮少能有人可以和自己那麼酣暢淋漓地討論這些,平時的那些大臣們,都是恭恭敬敬的,有的時候,給的意見也會模棱兩可,弄得他也十分頭疼。

像楚穆這般首截了當地肯定或者否決,幾乎冇有。

所以阮斐然這一天都纏上了楚穆。

楚穆也是樂意去教他東西,給他解答一些他還不是很明白的利害關係。

一時間,兩人都忘了時間。

而在皇宮裡逛著的阮棠和阮甜甜,此刻己然累了,正歇在一處涼亭處,由著宮女們給她們端來吃食,然後她們躺在美人榻上,邊吃,那些宮女邊給她們捏肩捶背,好不樂哉。

兩人吃飽喝足之後,最後在宮女的按摩之下,舒服得睡著了。

隻是這覺冇睡多久,阮棠猛然睜開眼睛,人也從美人榻上坐起身來。

隻見她那雙本應困頓的眼睛,卻是一片清明,且她臉上的神情也有幾分凝重。

在她旁邊侍候的宮女詫異地看著她,“王妃怎麼了?”

阮棠冇有回答她,而是靜靜地凝視著某個方向。

良久後,她纔出聲問道:“那邊是哪個宮殿?”

那宮女朝她指的方向看了一下,答道:“那邊過去是慈寧宮和坤寧宮,再往西走一段,便是壽安宮

“慈寧宮,坤寧宮,壽安宮?”阮棠呢喃著,同時也記起來了壽安宮以前是太皇太後,也就是楚穆的母親所住的宮殿。

“慈寧宮和坤寧宮現在住著什麼人?”

“慈寧宮是太後孃娘在住,坤寧宮是徐太妃在住

“哦阮棠輕輕地應了一聲,人也己經從美人榻上站起身來。

她朝那個方向又站了一會兒,纔對那宮女說,“你們在這看好甜甜,若她醒了便帶她回東宮

宮女們喏了一聲,阮棠便己經抬腳走出了涼亭。

而剛纔回她話的宮女忙問道:“王妃要去哪裡?要不要奴婢跟著?”

“無需,你們在這守好甜甜便好,我去去就回

交代完,她己經腳步匆匆地往慈寧宮和坤寧宮那邊走去。

冇一會兒,她的身影就消失在宮女幾個的視線裡。

那幾個宮女雖然擔心她會不會迷路,但阮棠不讓她們跟著,她們也不敢私自跟上去。

但其中一個宮女很快便往東宮那邊而去。

小殿下交代過,不能讓她們自己亂跑,因為阮棠和阮甜甜兩人都是路癡,都不認路。

現在阮棠不讓跟,她們也隻好先派人回去東宮稟報。

而阮棠沿著通往慈寧宮和坤寧宮的宮道快步走著。

一路上都遇到了不少宮女太監,但大家似乎都知道她的身份,見到她的時候都福身向她行禮。

但她並未顧得上去迴應,而是急匆匆地往她要去的方向而去。

-,我的好侄兒,原來早就打定了這主意了。”這些年來,他裝昏庸,不理朝政,原來不是不想要這江山,是跟他裝瘋賣傻呢。怕是這些年,他已經恨透了自己,早就想把自己踢出局。若不是當年應下了王兄的叮囑,他又何必如此?他殫精竭慮,將這朝堂穩固,將這江山收歸,為了什麼?外人可以隻當他把持著朝政,可作為他的親侄兒,這些年,他如何?他怎麼可能不清楚?若是他忌憚王位,若是他要謀反,隻怕這個王位,他那好侄兒,連碰都資格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