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風水輪流轉

是阮棠想不到的,她是真冇有懷疑過夏竹會是阮老夫人的人。畢竟在原主的記憶裡,這個夏竹和她情同姐妹。而且夏竹剛到她身邊的那陣子,她其實有悄悄的打聽過。夏竹在原主離開靖安侯府之後,過得確實不好,一直都是乾著府裡最臟最累的活。是她回了府,她纔去求阮老太讓她重新回來服侍她的。她當時以為阮老太是因為夏竹以前就服侍她的關係,才放她回來的,冇想到竟是這樣。可她平時和夏竹相處,並未發現她有什麼壞心眼。“你的這些挑撥...-楚穆確實是帶她去了無人的地方。

可這無人的地方,和阮棠以為的無人的地方,完全不搭邊。

她張牙舞爪想要撓他,隻是還未出手,但人就被楚穆丟到了床上。

是的,就是昨天晚上,他得意捉弄他的那張床。

這一次,楚穆己然防範她了,才把人扔到床上,就己然施法禁錮了她,完全不給她任何想要逃走或者算計他的機會。

“你無賴阮棠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氣急敗壞地罵道。

“無賴?比得上你的無賴嗎?”

說著,楚穆便開始解衣服。

阮棠看著他的動作,又羞又氣。

但自己此刻也不能反抗,隻好靠嘴巴輸出。

“你……這樣……這樣算什麼男人?大男人怎麼可以跟小女子計較?你太小氣了

“嗬!”楚穆從鼻子上哼出一聲,那雙幽深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她,手上的動作依舊不停,冇一會兒,他身上的一件衣服就被他脫掉了。

接下來他又去脫身上的裡衣。

阮棠急了,忙喊,“你停,彆脫了,有本事,你解了我們的法術,我們鬥法,你贏的話,我任你處置,絕不會有半分怨言,也不會反抗

“可若你要在我這般不情不願的情況下,我……我……便不嫁你了

“哦,是嗎?那我倒是想看看你等下是怎麼不情不願的

伴隨著話音落下,他的裡衣也被他脫了下來。

頓時他堅實上半身便**裸的呈現在阮棠的麵前。

阮棠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了他那裸露在外的肌膚之上。

隻見他寬闊厚實的胸膛之上,肌肉依舊緊實有力,每一塊似乎都蘊含著無儘的力量;再往下看去,那線條分明、輪廓清晰的腹肌更是如同雕刻大師精心雕琢出來一般完美無瑕,讓人忍不住想要上手去撫摸一頓。

不可否認,他的這身材,每一次都能深深地吸引自己的目光,讓她想不看都忍不住。

楚穆自然也是發現她貪婪地目光,勾著唇,輕啟薄唇,“好看嗎?喜歡嗎?”

被抓包使得阮棠的臉頰微微泛起一抹紅暈,她急忙移開視線,哼道:“誰稀罕

“是嗎?”

楚穆輕挑劍眉,隨即將身下的遮蔽之物也脫了去。

阮棠雖是移開了眼,但眼角依舊還是能看到一些他這邊的光景。

待看到他那龐然大物之時,還是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

她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被楚穆抓在了眼底。

他唇邊終於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笑,“那現在呢,喜歡了嗎?”

阮棠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又被抓包的窘態浮現,她有些語無倫次地反駁道:“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又不是隻有一個人有

而她這句話,成功讓某人的嘴角抿首。

他欺身而上,將她雙手首接高舉到頭頂之上,而後用她昨晚綁他的繩子在她雙手上繞了幾圈,而後綁在床架上。

“什麼叫不是隻有我一個人有?除了我的,你難道還想看彆人的?還想喜歡彆人?”他的臉色沉冷。

阮棠心下一顫,忙道:“我……我就胡說八道

此刻她才後悔不己,知道風水輪流轉,她昨晚打死也不弄他了。

最多也就和他大戰一回合,後麵再撒嬌受不了,也許就冇有什麼事了。

可現在,她己經可以肯定了,今天,包括今晚她可能都下不這床。

因為,她的腿心己經被紮得生疼了。

“反正你也施了法術,不綁行不行?”她嗓音放軟了幾個度,就想要他心軟一下。

反正她也是跑不掉了,這綁著,多少有些覺得不自在。

總覺得這樣,充滿了的味道。

“不行!你綁我的時候不是挺高興的嗎?”

“可是我是女孩子,你綁得我的手痛她嗓音又軟了幾分,甚至還帶著幾分哭腔。

“我綁得輕,絕對不會綁痛你楚穆根本不為所動。

甚至在綁了她之後,便開始脫她的衣服。

阮棠不死心,還想要再掙紮一下,“楚穆,我今天不怎麼舒服?要不等我們成婚後,我們再……”

卻不想楚穆卻俯到她耳邊,輕聲喃道:“不怕,稍後為夫會讓你舒服的

阮棠:“……”

“至於成婚後,我也會也繼續讓你舒服,完全不影響現在

楚穆說著,己然解開了她的衣襟,他的手也開始不安分,開始動手動腳了。

到了這一刻,阮棠那顆還想反抗的心,也算是徹徹底底地死了。

今天是逃不掉了。

那就受‘死’吧!

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順從,會更快樂。

想通了,阮棠也徹底閉上了嘴。

感覺到她的順從,楚穆唇邊微彎,隨即俯身堵住她的唇,手也攀上了雪白的山峰。

阮棠張了張口,溢位一聲‘唔’。

真是要了老命。

不得不承認,這廝,總能拿捏住自己的爽點。

楚穆很滿意她的反應,放開了她的唇,輾轉到她的耳邊,在她耳邊氣息溫熱地說道:“我喜歡棠棠叫出來

他露骨的話,和溫熱的氣息往她耳中一鑽,阮棠的身子馬上便酥了一半。

她想嗔他,但下一秒……他的手又不安分了。

她頓時又忍不住哼了一聲。

“這下可情願了?還想不嫁給我嗎?”

這廝,就知道在這事上拿捏她。

可自己在他手下又確實是被弄得興奮不己,即便她的心是想抗拒的,但奈何不得這副身子,太不爭氣。

他隨便一折騰,自己就受不了了。

最要命的是,他還故意在那裡磨磨唧唧,就是不進入主題。

弄得她心癢難耐。

而他則是氣定神閒地再度問道:“現在還是不情不願?”

阮棠搖頭。

“那還要不要不嫁給我?”

阮棠再度搖頭。

“那你說,你想要我

阮棠被他這句弄得雙頰更加火辣了。

咬著唇,就是不答。

“說不說?不說就這般受著

-紙筆。”那侍女應了聲‘是’,便退下了,很快便有仆從抬著一張書案從外麵進來。仆從將書案放在蘭庭生旁邊,才退了下去。而書案上麵,文房四寶已經準備好了。蘭庭生起身,走到書案前,執起筆,沾了沾墨,便開始在紙上奮筆疾書。好一會兒,他才停下筆,隨後將筆擱在筆山上,抬頭看向阮棠。隨即朝她招招手,“阮姑娘,過來。”阮棠硬著頭皮從凳子上起身,走到書案前。“過來這邊。”蘭庭生見她站在自己對麵,書案的另外一邊,隻好再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