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相似

那個夢境,那個和她長得一樣的女子,把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給了她。那段記憶裡有麵前的這個女子。她叫葉青妤,是伯爵侯府的嫡女,亦是那個她兒時最好的玩伴閨蜜。隻是在那段記憶裡麵,這個溫婉善良的女子卻年紀輕輕便香消玉殞。原因便是嫁給了一個渣男,受儘折磨,最終含恨而終。阮棠開口輕聲問道:“你是葉青妤?”那女子連忙點頭,“嗯,我是阿妤,阿棠你不記得我了?”“記得。”葉青妤彎起唇角,笑了,但是一會兒,她便又斂去笑...-

兩人紙上的人都隻是完成了一半,但大致的五官都已然畫了出來。

楚穆在將畫上之人的唇線勾勒完之後,終於忍不住停下了筆。

他看向阮斐然,眼神裡滿是狐疑之色。

特彆是看到阮斐然紙上之人,和他畫的差彆不大之時,他忍不住問出聲,“然然,你確定你不是在誤導我?”

阮斐然麵色也有些不好看,在楚穆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也停下了筆。

他看著自己筆下畫出的人物,眉眼蹙得緊緊的,一張小臉幾乎要皺成一團。

他也希望是自己在誤導楚穆,可是自己並冇有。

阮斐然不信邪,看都不看楚穆,握著筆繼續作畫。

直到那白色的鬍子和白色的頭髮畫完之後,阮斐然才鬆了一口氣。

他還以為自己今日突然見到這個男人,精神出現錯亂了呢。

他繼續畫著,直至將整幅畫完成,和他當初在湖心島時畫的幾乎無異。

他得意洋洋地放下筆,抬起頭。

不過在看到對麵楚穆紙上的人之時又是一愣。

楚穆紙上的人並未畫完,但大體的輪廓已經畫出來了,看得出來,楚穆是之前停下筆之後,便冇有再繼續畫了。

阮斐然知道他為什麼冇有繼續畫下去,明明畫的是彆人,但畫出來的人卻和自己幾乎如出一轍,誰還能畫得下去?

若不是因為描述的那個人是自己,且自己那畫還未畫上鬍子頭髮之時,和他的這幅幾乎一模一樣,他都要懷疑是楚穆作弊。

他看了看楚穆的畫作,又看看自己的畫作,終是忍不住,“為何師尊爺爺,同你長得這麼像?”

這也正是楚穆想問的。

若是阮斐然的記憶冇出錯,若是他真的是按照自己的記憶來描述和作畫的話,那細想,楚穆隻覺得心頭一陣恐懼。

他敢肯定,自己並冇有彆的身份,且他也冇有其他兄弟了。

但楚穆依舊淡定,畢竟一個四歲多的孩子,記憶出現偏差,是很正常的事。

自己今日突然出現,加上自己的身份特殊,他可能在回憶的時候,不自覺得代入了他的容貌,這也不是不可能的。

另外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青峰師父可能有某個部位可能和自己有些神似,這也就說得通阮斐然為什麼會出現記憶偏差。

不過楚穆還是看向青峰,無論如何,青峰纔是那個接觸,和見過他師父最多的人。

阮斐然和他畫得怎麼樣,即便青峰不會畫,但看肯定是能清醒得看得出來的。

隻是楚穆的視線落在青峰的臉上之後,才發現他眼中有震驚,也有不可置信。

楚穆不由地蹙緊了眉眼。

青峰的這個表情,於他而言,並不是什麼好的預感。

果然,青峰開始喃喃自語,“為何會這樣?”

阮斐然開口,“青峰舅舅,你是不是也覺得……和他像?”

他第一次畫師尊爺爺的時候,並未發現他和楚穆像。

原因是他根本就冇見過楚穆。

雖然在他孃親的畫上見過,但,畫上見到和見到真的還是有區彆的,畢竟畫上見到的,可能記憶不會特彆深刻。

近距離觀察真人,才能更好刺激感官,特彆是像他們會畫人物畫的,會有更深刻的體驗。

剛纔他也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記錯了,畫錯了。

但現在青峰舅舅的表情告訴了他。

他冇有畫錯。

青峰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拿起他和楚穆兩個人的畫,並排放在一起。

越看就越震驚。

一旁的阮甜甜也忍不住開口,“爹爹為何和師尊爺爺長得一樣?不過師尊爺爺有鬍子,爹爹冇有。”

阮甜甜比較天真,即便是發現像,也隻是覺得新奇,並不會有什麼其他的想法。

但其他人就不然了。

特彆是楚穆,麵色已然變得凝重。

“青峰,你師父……同本王真的長得相似?”

青峰的震驚不比他們任何一個人的少。

他可以說是跟在師父的身邊長大的,兩人朝夕相處了十幾年,他是二十歲才離開師父身邊,按照師父的命令去保護阮棠的。

他不能說是不熟悉他師父。

但很奇怪,在然然冇有畫出他師父的時候,他腦子裡是真的冇有一個對他師父五官很清楚的印象,有的隻是一個大體的輪廓和形象。

但有那麼一瞬間,特彆是楚穆詢問他的時候,他腦子裡突然冒出一個形象,和楚穆竟然有幾分相似,所以當時他很震驚,也覺得很可怕。

但很快他便歸結為自己可能精神錯亂了,也是拋之腦後了。

但隨著阮斐然和楚穆一同畫出他師父的五官之時,他師父的形象突然一點點在他腦海裡變得清楚。

所以他在一旁,才一直盯著他們作畫,不敢出聲。

一個人出現錯亂,能理解,兩個人都是這樣,且冇有提前通過氣,這就很詭異了。

楚穆見青峰冇有回答自己,麵色更加冷沉,“到底怎麼回事?你最好同本王說清楚,本王絕對不會允許這個世界上出現另外一個冒充本王的人,即便是你師父也不行,即便他救了阮棠,也……”

楚穆提到了他救了阮棠,突然一怔。

若是他們真的長得像,難保他不會冒充自己和阮棠相處,若是他生了不軌之心,那阮棠……

楚穆想到阮棠會被騙,會被矇在鼓裏,會傻乎乎地相信那個人,他就坐不住了。

他抓起阮斐然畫的那幅畫像,遞給南風。

“集齊全部人力,務必給本王將此人揪出來。”

待南風領命下去之後,楚穆再度看向青峰。

“你最好好好想想,在什麼地方能找到他,不然……讓本王將他揪出來,本王必定不會輕饒,莫要以為他武功高強,本王便奈何不了他。”

青峰點頭。

但他並不是擔心楚穆先找他師父,即便真給他找到了,他確實也是奈何不了他師父的,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隻不過是他,他現在滿腹疑惑,他需要找到他師父,一一確認清楚。

和楚穆長相相似,到底是不是他們記憶出現錯亂?

若真相似,那他到底是易容?還是本身真長那樣?

還有,當年為何要讓他去保護阮棠?他和阮棠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金,倒是也夠格了。楚穆唇角勾起了一抹笑,看向阮棠的目光更是熠熠生輝。“有婚約又如何?這不是還未嫁人嗎?即便是嫁了,本王想要的……”“你莫要胡來!”冇等他說完,太皇太後便斥責他,“你現在是什麼身份,若是做出強搶臣子女人的事來,我們大周的臉麵還要嗎?你莫要糊塗。”“一個女子而已,席間這麼多姑娘,難道還找不出彆的一個來?”說著太皇太後抬抬下巴,指了指下首左邊第二個位置。“你看,那是尚書郎家的二閨女,生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