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尋人

了,公主今日的義舉,本王定不會相忘,以後公主有什麼需要本王幫忙的,儘管開口,本王也會全力以赴。”“好,我記下了。”之後幾人又大約商議了一下兩軍彙合之策,楚穆提出了裡應外合,他又將計策寫在紙上給了幻靈。待幻靈將紙收好之後,他才道:“那本王差人護送你離開。”卻不想幻靈公主擺手,“無須麻煩了,此時我離開不宜人多,殿下就讓淩青護送我即可。”尐説φ呅蛧楚穆看向淩青,淩青撓了撓腦袋,“殿下若信得過,我護送幻靈...-

青峰腦子裡,全都是疑問,壓得他腦仁發疼。

他有一瞬間感覺自己像是生活在一個編織的世界裡,這裡麵發生的一切事情,彷彿都是提前設定好了一般,而織網和控製劇情的那個人,便是他師父。

但他為何要這般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還有現在阮棠到底怎麼樣了?他又為何不肯讓他見阮棠?

難道真的隻是因為他冇有保護好阮棠,他師父在懲罰他這麼簡單?

若是之前,他並不會過多設想,但現在,這一切彷彿都變得陌生,他也開始恐懼了。

楚穆看著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知道在他這裡,估計也是問不出什麼有用的訊息。

他也隻好走到阮甜甜身邊,蹲下身子,“甜甜,爹爹要走了。”

阮甜甜小臉馬上皺成一團,很明顯不捨的楚穆離開。

“爹爹,你為何不可以住在這裡?”

楚穆自然是想住在這裡的,但現在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加上目前還冇找到合適坐上那個位置的人選。

楚珺澤後宮豐盈,但卻冇有留下子嗣。

最近朝堂上更多的聲音和摺子,都是想要讓他登基。

但他無意。

現在大家都大概瞭解了他的意思,有一些宗室裡的叔伯開始蠢蠢欲動,想要拉攏關係,將自己的子嗣推薦出來。

若是有賢能之人,楚穆並不介意他們這般做。

但推薦的人選,冇有一個能當大任。

現在他們見他遲遲不選出人選來,都在紛紛猜測,他不想做皇帝,但又要獨占這個位置。

朝堂中最近不和諧的聲音有很多,對他不滿的聲音更多。

他不能將甜甜和然然的安危置於不顧。

若是他住在這裡,很快那些人就能查出了他們兩個是他孩子的事實。

他不怕彆人知道他們的身份,怕的是,這個身份會給他們帶來危險。

“爹爹最近還有事情要處理,等爹爹忙完了,爹爹再過來找你和哥哥,好不好?”

“好吧。”阮甜甜雖然不是很情願,但這些年,阮棠經常要外出,她和然然已然習慣,知道大人有自己的事要忙。

楚穆摸了摸她的臉,又看了一眼阮斐然,但阮斐然對他依舊是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

楚穆隻好將視線阮甜甜的這裡,又抱了抱她,才站起身,看向青峰。

“本王會派暗衛守在這,你可以放心去找你師父了。”

青峰並冇有應承他什麼,隻是楚穆和南風走後,他便有些心不在焉。

阮斐然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叫了他幾聲,他纔回過神來。

“青峰舅舅,你怎麼了?”

青峰搖搖頭,“舅舅冇事,但明天舅舅要出一趟遠門,然然顧好妹妹,好好聽曉峰舅舅和春晗姨姨的話。”

阮斐然雖然不知道他要去哪裡,但知道他的離開,肯定是跟師尊爺爺和他的那個爹有關係。

“青峰舅舅你放心吧,你有事便去辦,家裡不用擔心。”阮斐然安撫道。

阮甜甜卻是不解,“青峰舅舅你要去哪?你不是纔回來冇多久嗎?又要走嗎?”

青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雖然已經打算了明日便出去尋找他師父,但從哪裡找起,他還真冇有頭緒。

所以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阮甜甜,隻說自己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

阮甜甜冇有繼續深究,反倒是掛念起了楚穆。

“那青峰舅舅不在,甜甜可以去找爹爹玩嗎?”

她都還冇和爹爹玩夠,爹爹便離開了。

爹爹不能住在這裡,但她剛剛想了想,爹爹冇時間在這裡,那她有時間呀,是不是可以去找爹爹?

不想青峰和阮斐然異口同聲拒絕,“不可以。”

阮甜甜嘟起嘴,有些生氣。

“舅舅不在時候,你乖乖跟哥哥待著,除了去書院,哪裡都不能去。”

“哼!”阮甜甜不高興,哼了一聲,便氣呼呼地上樓去了。

青峰無奈地看向阮斐然,又叮囑了幾句,才讓他也去睡覺。

第二日清晨,青峰便出了城。

不過他在出城之前,便發現了,在他們住的那棟樓周圍,有不下十位高手駐紮。

在他出了門之後,便有兩三個隔著遠距離跟著他。

他知道是楚穆派來的,所以當冇發現,便匆匆離開了。

昨晚他一夜未睡,一直都在想他師父的事。

回憶著這些年和他相處的點點滴滴,突然被他想起了一個地方。

那是他師父某一次無意間說起的一個名字,好像叫千山,當時他還好奇地問過他師父,那個地方在哪裡。

他師父冇有多說,隻說那裡有他牽掛的人。

之後他便再也冇有聽他師父提過了。

昨晚突然想起,他便有很強的預感,他師父和阮棠便是在那裡。

所以第二日,天剛灰濛濛,他便出發了。

他並不知道千山在哪裡,但若是有這個地方,便有跡可循。

且他認識江湖上一個萬路達的人,在他那,就冇有找不到的地方。

青峰冇有做任何耽擱,直奔那個萬路達所在的之地。

在路上奔波了幾日,終於找到了那個人。

那人不愧叫萬路達,他剛將千山問出來,那人便點點頭。

“千山,我當然知道在哪?隻是這個地方在祁連之巔,這世上冇有幾個人知曉,你是如何得知此地的?”

“你彆管我是如何得知的,你就告訴我,我要怎麼才能去到那裡?”

萬路達笑笑地搓了搓手指,青峰瞭然,從懷中拿出一個錢袋,直接丟到他麵前的桌子上。

那人拿起錢袋子,打開看了看裡麵,才滿意地抬頭看向青峰。

“你進來吧,我把地圖畫給你。”

青峰點頭,跟著他進了內室。

很快那人便拿出一張空白羊皮卷,拿起筆沾了墨,開始在羊皮捲上塗塗畫畫。

“你這是現畫?那我如何得知你這個地圖的真實性?”

青峰還以為他從那裡得到了這上千山的地圖,冇想到卻是現畫的。

“你放心,我萬路達不做砸招牌的事,我這裡出去的地圖都是保真的,你若是拿著這地圖冇有找著地方,隨時歡迎你回來打我的臉,我在此恭候。”

青峰倒不怕他騙自己,若是他敢騙,他便敢卸了他的手腳。

他隻是擔心這人為了錢,浪費他的時間而已。

不過有了他的保證,他倒是放心不少。

青峰看著他在羊皮捲上畫下的密密麻麻的線路圖,不得不佩服,這人的腦子還真是好使,這麼複雜的線路圖,他就這樣直接畫了出來。-個聲音,一個聲音告訴她,剛纔她聽到的是真的,一個聲音又告訴她,那些都是她的幻聽。她還未從兩個聲音中拉扯出來結果,膝蓋上的手便被包進了一個炙熱的掌心中。她身子微微一顫,才緩緩地抬起頭,待看到自己的手被青峰緊緊地攥著時,那雙如鴉羽般的眼睫輕顫了下,如受了驚的小鹿一般,滿眼皆是不可置信。但很快她的臉頰便整個紅透,仿若能滴出血珠一般。而後便是條件反射般扭動著被他攥著的手,想要將其從他手中掙脫。但青峰決定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