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千山

臉上的笑容都變得僵硬不已。但她也不好當眾掙脫他落他的麵子。隻是這樣,她之前和阮老太扯的謊便不攻自破了。阮老太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裡,且明眼人都看得出,寧王對阮棠寵愛有加。之前阮棠在她麵前說自己不得寧王青睞,也不過幾日光景,竟如此如膠似漆了?但她不敢質疑寧王,隻好恭恭敬敬地說道:“殿下快快請進。”“是啊,殿下快請進。”一旁嘴快咧到太陽穴的阮紀中也連連恭維作揖。他是真冇想到,阮棠這個看起來木愣愣的女兒,...-

大約兩刻鐘,一幅有陸路、山川、湖泊、樹林的線路圖便畫了出來。

還細心地標識出那個地方有哪些潛在的危險,提示青峰要注意防範。

雖然一張圖,價錢不便宜,但卻是真的值。

青峰接過線路圖,同那人道了聲謝,便馬上動身啟程。

一直在暗處跟著他的人,也跟著他一同出發。

但那些暗衛,在出發的同時,也將信鴿送了出去。

青峰日夜兼程,也走了將近一個月,纔到了線路圖上所指千山的位置。

而青峰到了此處才知曉,為何這個地方叫千山?

因為這些山峰連綿,估計真的不下千座,且這裡全都被白雪覆蓋著,溫度極低。

即便青峰有一身內力支撐著,都覺得冷得發抖。

最要命的是,這裡山峰眾多,即便他師父在這裡,他也不知他到底會在哪一座山上。

一座座地找,顯然是不可能的。

就在青峰惆悵之際,突然想起了那個萬路達曾順嘴說了一個關於千山的傳說。

在千山最高的那座山峰上,上麵有個瑤池,據說那裡住著仙人。

千山常年被雪覆蓋,但那瑤池所在之處,卻是四季如春,且風景極美。

瑤池旁邊還有一棵梧桐樹,金燦燦的枝葉,仿若一隻金鳳凰棲息在那。

青峰當時便問他,“你去過那裡嗎?”

萬路達笑道,“兄弟,那隻是個傳說,都是說書先生編出來的,你還真信啊?我說與你,不過是同你分享個樂子罷了,千山可不是什麼好地方,若你不是非去不可,不然我都勸你斟酌一下,畢竟那裡不是一般地方,一般人受不了。”

萬路達說了是傳說,青峰也就冇有放在心上。

此刻想到了,卻覺得,也許他師父在那裡也不一定?

畢竟他師父老人家神出鬼冇的。

青峰打定了主意,拿出了線路圖開始研究,看走哪一條路能快速到達最高的那座山峰。

等他製定了路線,卻不急著出發,而是將躲在暗處,楚穆的暗衛叫了出來。

“我知道你們跟著我,不用躲了,都出來吧。”

那些暗衛,為首的是一個叫西陽的男子,他是暗衛當中的頂級高手,不僅蒐羅資訊厲害,武功也是了得的。

當然,跟青峰是冇法比的。

在這世上,除了他師父,青峰幾乎冇有對手。

等那幾個暗衛全部站了出來之後,青峰也不拐彎抹角,“我現在要去最高的那座山峰,但這裡的溫度你們也感受到了。”

“現在是在山腳下,已然低得可怕,若是要上到那最高山峰的山頂,途中需經曆什麼,想必不用我多說,我敢說,我的功力比你們任何一人都要好,但我自己都不敢保證我是否能安全抵達最高峰,所以,你們還是想清楚,要不要跟著我一起上去?”

站在西陽身旁的兩人同時看向西陽,很明顯是在等他的命令。

西陽看了一眼那最高峰,很快便做出決定。

“你們原地折返回去,我和青峰大俠一同上去。”

那兩個手下並未過多言語,是道了一聲‘是’,便離開了。

待兩人的身影都看不到之後,西陽才道,“他們的內力不夠深厚,上去也就死路一條,我還能抵一抵,所以我跟你上去,路上也有個照應。”

青峰不反對,點點頭,但還是說道,“可介意我探一下你的內力?”

西陽搖頭,“無妨,大俠你探便是。”

青峰這纔將手覆在他的肩胛之處,閉上眼睛,開始探視他的丹田。

內力雖不及他,但也算充裕,但要從這裡去到最高山峰,未必夠用。

青峰收回手,從懷裡拿出一瓶藥丸遞給他。

“這是特製的增強內力,你若是感覺內力使不上的時候,就吃一顆。”

西陽點頭,也不客氣,直接接了過來。

青峰又大致地和他說了一下自己的計劃,兩人才上路。

可即便是提前預估了危險,兩人在路上還是上演了無數次生死逃亡。

等即將到了山巔之時,兩人已然奄奄一息,全靠著一口氣強撐著。

可就在兩人即將上到山頂之時,甚至都看到了山頂上不同於下麵白茫茫一片的絢爛春色之時,一道無形的牆將兩人阻隔了,且差點將兩人反彈,跌下山崖。

還好青峰眼明手快,強行運功,拽住了西陽,兩人被倖免於難。

兩人穩住身形之後,西陽忍不住開口,“那是什麼?為何有這麼大的反彈之力?”

“是結界。”

在湖心島的時候,他師父便設了迷霧結界,這於他而言,並不算什麼稀奇的。

不過也是這個結界,讓他肯定了,這一次,他賭對了,他師父就在這裡。

西陽還想問結界是什麼的時候,隻見青峰突然跪倒在地。

西陽第一反應以為他受傷了,想都冇想便去扶他。

不過他剛躬下身子,青峰便抬手示意他不用。

隨即青峰雙掌放於身前,手掌上下交疊壓在地上,而後他的頭也低下,枕在交疊的手背之上。

像是在虔誠參拜一般。

西陽看不懂,不過也冇有出聲詢問。

青峰確實不是無緣無故這般做的,而是他剛纔剛回答完西陽的問題之後,便聽到一聲斥責聲。

是他師父的聲音,而且還是用的傳音術,隻有他聽得到。

“孽畜,何人教你私闖師父的清修之地?”

他師父的聲音充滿著怒氣,是青峰從未見識過的怒氣。

以往他師父雖對他嚴厲,卻從未這般凶,更不會用‘孽畜’這樣的詞來罵自己。

青峰有些心傷,但到底是不敢造次,這才朝著結界跪下,也用傳音術回道,“師父恕罪,徒兒實在是有很多困惑,需要師父來解答。”

“你的問題,為師不會回答你,你速速離開,回去照顧兩個孩子。”

“師父若是不見徒兒,徒兒便長跪於此。”

他好不容易纔尋到他的蹤跡,若是這次他放棄,回去了,下一次,他未必還能尋到他。

而這裡,估計也會變回和其他山峰一樣,被白茫茫覆蓋。

“到底是翅膀硬了,敢違背為師的命令了?”

伴隨著這一聲斥責聲落下,一道金光從結界那處朝這邊飛來,看走勢完全是朝著青峰而來。-上,可這一回,卻與他的視線在空中撞了個正著。阮棠愣了一下,在看到他眸中的陰鷙之色,心下不由一顫,心虛了。她衝他彎了彎嘴角,露出一個假笑。但他卻冇有回以她笑容,臉色更加陰沉了,而且那雙眼睛彷彿在說,稍後再收拾你。阮棠假裝看不懂他的眼中的深意,急急把視線移開,但是接下來的時間,她都如芒在背。一直到歌舞表演完了,她才稍稍好一些。她又如法炮製,又上去推薦她的東西。這次是方便麪,依舊是先試樣品,再叫價。這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