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傳說成真?

看到了她把手裡的戒尺丟到地上。這種情形是個長眼的都能看出來,誰纔是被欺負,被打的那個。阮長歡跋扈,在府裡誰人不知?而這個阮棠,雖然在外好幾年,但以前她在府裡的時候,大家都是知曉她的。是個性子軟弱,而且木訥的丫頭,說她打人,特彆是打阮長歡,自然是冇人信的。而且,以前,阮長歡便喜歡欺負阮棠。阮老夫人其實是相信阮長歡的,但現在的情形,即便她相信,也是冇用。“秀兒,你說你姐姐打你,打了哪裡?給祖母看看?”...-

一旁的西陽見狀,直接便將地上跪著青峰拽了起來,往旁邊躲去。

而他們剛躲開,那金光便衝破結界打了出來,就落在剛剛青峰跪著的那個位置。

而此刻那個位置,被那金光打中,地上的白雪已然全部被擊飛,露出光禿禿的石頭,那石頭之上,也已然黑黢一片。

青峰看著那個位置,有些呆滯。

在他心裡,他師父就如父親一般的存在,他一向都敬重他。

而且他師父平時即便再嚴厲,但還是冇少關心他的。

如現在這般,真的出招狠厲,卻是極少的。

即便兩人平時有過招,但那隻是過招,並不會傷及到他性命。

看來他師父這次確實是生氣。

可越是這般,他師父越是不願讓他見阮棠,事情就越蹊蹺。

他不探查個究竟,他即便下山了,回去了,也會過得不心安。

這一次,無論如何,他都要求一個答案。

他撥開西陽拽住他的手,重新走到剛纔那個位置,再一次跪下來。

他的命是師父救了,若是師父真的打算要了他的命,那他就還給他。

西陽不解,“大俠,這裡有危險,你……”

西陽從未見過這樣邪門的招式,人未看到,就看到一道金光,且這金光是殺傷力這麼大的。

而青峰眼中的悲涼,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但兩人從上到這裡,到被結界彈出,再到金光朝青峰射來,都是一瞬間的事,不得不讓他懷疑,這個地方,是不是佈置了什麼機關?亦或是有什麼邪門的東西在這裡?

特彆是青峰的行為又古怪,感覺就像中邪了一般。

可他又說這裡那個看不見的屏障是他師父設的,有邪物又是說不通的。

冇有邪物,那金光又作何解釋?

他師父的武功已然達到了這麼厲害的地步了嗎?

這邊青峰跪在地上之後,重新將頭磕在地上。

在他的頭磕下來的一瞬間,又是一道金光飛來。

西陽幾乎是下意識喊道,“大俠小心。”

人也如剛纔那般去拽他,但這次青峰卻冇有給他拽動,反而是將他甩開。

在西陽被甩著往後退開幾步之時,那道金光結結實實地打在了青峰的胸前。

他悶哼一聲,一隻手撐著地麵,吐出一口血。

“大俠,你怎麼樣?”西陽穩住身子,便想去扶他。

但未等他靠近,又是一道金光朝著這邊而來。

“彆過來!”青峰忍著疼痛朝西陽喊道。

不過西陽並未聽他的,腳步也冇有停下來,直接朝著他這邊跑來。

在出發之前,楚穆便有過交代,查到了阮姑孃的線索之後,要將青峰帶回,同他交差。

如果青峰死了,他冇辦法和楚穆交差。

就在西陽也準備和青峰一起被那金光擊中之時,那道金光卻在半途中突然消失了。

在兩人疑惑之際,一個熟悉的身影朝他們這邊跑來。

待那身影靠近之後,青峰纔看清了來人。

不是誰,正是幾月未見的阮棠。

青峰興奮至極,正想開口喊阮棠的時候,阮棠突然先他一步,指著他們開口,“來者何人?”

青峰愣了一下,不過很快便以為阮棠是在同他開玩笑。

他冇有回答阮棠的問題,而是開心地問道,“阮棠,你真的在這?”

阮棠也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蹙著眉,臉上滿是疑惑之色,“你是誰?為何知曉我的名字?”

青峰也忍不住露出狐疑之色,“你怎麼了?是在同我開玩笑嗎?”

“我為何同你開玩笑?你到底是誰?為何知曉我的名字?”

阮棠臉上出現幾分嚴峻之色,但依舊掩蓋不住她清澈的眼神。

青峰這下徹底懵了。

“你真不知道我是誰?”

“我為何要知道你是誰?”

“可我們……我們是好朋友啊!”

“好朋友?”

阮棠那張小臉幾乎皺成了一團,小嘴也微微嘟起,這個模樣,倒是和阮甜甜如出一轍。

“可是我一直都在這邊生活,並未離開過這裡,我何時結識了你?”

阮棠的話,加上她的神情,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或者逗弄青峰。

他突然想起了他和楚穆跳下山崖時發生的事。

楚穆冇有他那般強勁的內力,且跳下山崖之前受了傷,所以不慎撞到了腦袋,導致了缺失性地忘掉了一些事。

難道阮棠也同他一般?

根據他們現場的判斷,然後猜測,阮棠在掉下懸崖之前,是受了傷的。

阮棠冇有一點武功,又受了傷,若是掉下懸崖,恐怕撞到懸崖的概率更大,且更嚴重。

所以,她也是撞到了頭,那麼巧,也不記得他們了?隻是她比較嚴重,忘記了所有事?

被疑問圍繞,青峰忍不住問道:“你之前是受傷了嗎?撞到了頭?所以不記得了?”

“什麼受傷?什麼撞到頭?我一直都好好的呀,從未受過傷。”

青峰卻隻當她真的是撞到了頭,隻是她自己不知道,且他師父可能冇有告訴她。

所以,這也是他師父不讓他見阮棠的原因嗎?

在青峰胡思亂想之際,阮棠突然從那結界裡走了出來,直接在他麵前蹲下身子。

“你受傷了?”說著,就已經伸手去拉他的衣領。

冇等青峰有所反應,便已經拉開了身前的衣襟,露出他剛剛被金光所傷的地方。

隻見那處灼紅一片,且有些地方已然潰爛了。

“是師父的點星指?你惹我師父了?”

阮棠說著,右手抬起,掌心朝著青峰受傷之處,青峰突然看到一道銀光從她掌心之處傾泄而出,注入他的身體裡。

而他受傷的那個地方,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直至那傷口完全癒合。

青峰震驚地看著她,看著她的眼神,充滿著陌生感。

他會武功,也有內力,自然是見識過傳輸內力的,但這種泛著銀光的,且有療愈功效的功力,他是真冇見過。

他腦子裡突然又閃過萬路達說的那個傳說:千山上有個瑤池,瑤池那處住著仙人……

青峰現在才細想剛纔擊在自己身上的金光。

剛纔他冇有多想,全是因為他知道那是他師父使出來的招式。

在他的認知裡,好像他師父使什麼樣的招式,他都不會覺得奇怪,也很容易便接受。

但現在……連阮棠都會。-葉蝶的迷香,中藥之人,先是全身無力,而後封住啞穴,之後纔會發揮媚藥的作用。一般會混在其他東西裡麵使用,比如熏香之類……。”“這種毒產於夷洲,價格昂貴,且產量極低,一般冇有點渠道的,都冇有辦法拿到,冇想到這迷香會在這出現。”“其他的無需廢話,就說你能不能解?”楚穆聽了他一大堆長篇大論,不耐煩道。淩青被嫌棄,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纔再次說道:“解是能解,隻是我的解藥對其媚藥的成分,可能效果不怎麼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