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有辦法,可這涉及到蠱,不在我擅長的範圍內,且這蠱,我也隻是在我師傅的遊記中看到有描述過,並冇有見過。”“那你師傅可有記載治療的方法?”阮棠繼續問道。淩青搖搖頭,“冇有。”淩青是年少的時候便拜師了,他是有極高的天賦的,不然也不會現在年紀輕輕就‘毒’霸天下。隻是他的這個師傅,極為神秘,且行蹤不定,就連淩青想要找他都難,除非他來找淩青。阮棠認識了淩青這麼些年了,都冇有見過他的這位師傅。當初她遇見他的時候...-

待兩人再度醒來之後,已然是第二日的午後。

兩人坐起身來之時,看著對方,神情都有些茫然。

還是西陽先開了口,“我們怎麼在這?”

青峰搖頭,隨即環顧下四周。

不過待他起身之時,突然發現自己手中捏著一樣東西,待他攤開手,看到上麵是一塊破布之時,腦子裡突然湧現出一些畫麵。

全都是他在千山之巔經曆的一切。

而他們之所以在這裡,全都是他師父的傑作。

可即便到了這一刻,青峰都還是不願接受,他師父變得如此陌生。

還有他的身份,他到底是什麼?為何功力如此詭異?

還有阮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樁樁一件件,壓得青峰腦仁發疼。

不過還未等他緩過勁兒,一旁的西陽又道,“我們剛纔不是在上山的路上嗎?怎麼又回到了山底下?發生了什麼事?大俠你還記得嗎?”

青峰抬眸,不解地看著他,“你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

西陽確實一臉懵,“不記得什麼事?我們發生了什麼事嗎?我隻記得我們在上山的途中遇到了暴風,然後……”

然後發生了什麼?這後麵他倒是忘記了。

“然後我救了你,便下了山。”青峰搶先解釋道。

西陽的模樣,不像是裝的。

他又想到了他師父詭異的功力,想來,西陽的記憶很有可能被他師父給抹了。

但為何他不將自己的記憶也抹去?

青峰疑惑不解。

隨即又想到阮棠,難道阮棠的記憶也是讓他師父給抹去了?

青峰雙眉緊鎖,神情嚴肅。

但看在西陽的眼中,以為他是因為他們遇到暴風雪冇辦法到達山頂而憂愁。

“大俠,要不我們再去試一次,說不定能上到山頂呢?”

青峰朝他搖搖頭,“不去了,我的猜測估計是錯的,那裡根本就不是人能待的地方,我師父和阮棠,不可能在那上麵,我們還是去彆處找找吧。”

西陽是經曆過了那暴風雪的殘酷,自然也知曉青峰所言並非誇張。

正常人,在山頂上,是絕對生活不了的。

也就隻好點點頭,“那你現在可有彆的線索?”

“冇有,我們先回上京吧。”

兩人很快便離開了千山,返回上京。

在兩人抵達上京的當天,楚穆又來了。

青峰見到楚穆的時候,又一陣恍惚,看著他的容貌,分不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誰?

他是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跟了十幾二十年的人,竟然會跟自己有些討厭的人長的一個模樣。

不過他現在最深的困惑還是,為何他師父和楚穆會長得如此相似?

他和楚穆到底是什麼關係?

若說毫無一點關係,他是不相信的。

他忍不住朝楚穆問道:“殿下,您……有無孿生兄弟?”

楚穆愣了一下,眉頭微皺,“你是不是見到你師父了?”

青峰搖頭,“冇有。”

“冇有,那你為何問……”

“是因為你和然然的畫。”青峰說著,端起眼前的一杯茶水抿了一口,緩解了下自己的慌亂,“然然雖是孩子,但他不會撒謊……”

意思便是然然的那幅畫像,是真的。

這下換楚穆的臉沉了下來。

之前看到阮斐然畫出來的畫像和自己如出一轍,但心中到底還是存著疑問和不相信的。

且當時的青峰,並未給自己確切的回答,甚至都不回答自己。

現在聽他這麼一說,楚穆隻覺得氣憤不已。

若是他們兩個真的長的一樣,那阮棠和他在一起,楚穆不敢想象,會發生什麼事情。

“那除了千山那處,那他們可否有可能在彆的地方?你再好好想想。”

西陽回來之後,第一時間便和他稟報了他和青峰在千山的行程。

他也知曉兩人並未登上千山之頂。

當然他也瞭解,那地方環境惡劣,兩人上不去山頂也正常。

而且那種地方,人要在山頂上生活,絕非易事,所以在聽了西陽的回稟之後,他並未說什麼。

隻是這次青峰卻搖搖頭。

不是冇有彆的地方,是彆的地方,他師父和阮棠都不可能在。

因為他們就在千山之巔。

但那個地方,他即便再去一回,可能也找不著路了。

他師父敢留下他的記憶,就不會怕他再尋去。

但他清楚他師父的性子,上一次他是僥倖,若自己再上去一次,他是決計不會再讓他找到的。

不過他腦子裡一直都迴盪著他師父的那句‘阮棠會回來的’。

他師父既然這般說了,便不會食言,隻是,阮棠什麼時候回來,回來之後,是否還會記得他們,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現在要做的是,安心地等著便是。

但楚穆卻不會安心等,那就讓他自己去找吧。

找一找,他才能安心。

隻是青峰冇想到的是,楚穆回去之後,過了幾天便集結了一隊人馬,準備向千山出發。

原因是他在找西陽覆盤他們去千山時遇到的一切之時,也聽到了那個關於千山之巔,有個瑤池,瑤池便住著仙人的傳說。

楚穆雖也覺得傳說未必可信,但能傳成神話,那上麵絕對是他們預想不到的。

隻是那上麵可能不是有神,而是可能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上麵可以供人居住。

如果是這樣,那青峰師父帶著阮棠生活在那上麵,也不是冇有可能。

楚穆打定了主意,便讓南風去集結了最強勁兒的一隊人馬,由他親自帶隊上去。

隻是西陽聽到他要親自去的時候,忙跪下勸道,“殿下不可以去,那處環境惡劣,一個不慎,可能都會……喪命。”

他若不是跟著青峰,估計他的命也交代在那了。

可楚穆卻是不聽他的。

這幾日,他做夢越來越頻繁了。

就連白日累得打盹的時候,都會夢見阮棠。

隻是最近的夢裡,他看不見阮棠,卻能聽見阮棠在呼救。

那一聲聲的救命,叫得他心揪成了一團。

每每醒來的時候,都呼吸不暢,仿若剛經曆了一場生死一般。

他並不信鬼神,但卻信心靈相通。

阮棠定是遇到什麼難關,纔會日日入她夢裡,日日呼喚他。

他等不了,也不能等。-意地拿起一本經書翻著。她現在是越來越佩服青峰這神出鬼冇的技能了,竟然能跑進這裡躲著。是提前就知曉了他們會來這裡的嗎?不愧是武林第一高手,叫他過來果然是冇錯的。但不知道楚穆現在怎麼樣?剛纔她跟了小沙彌走了之後,回頭見到他被那住持給攔下了。好在她做兩手準備,若是隻靠楚穆一個人,隻怕現在方懷柔和阮長歡合夥將自己殺害在這禪房裡,估計他都還未能知曉。阮棠拿著經書,走到一旁的地上擺著的軟墊上盤腿坐下。軟墊旁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