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任何代價

映入她眼簾。“寧王還真是禽獸,小姐你受苦了。”今早寧王就讓人把她帶到這裡了,當她看到躺在床上,有氣無力,全身又冇一塊好肉的阮棠時,又差點冇忍住落淚了。“可不是禽獸。”對於春晗的這句形容她是讚同的。“小姐,你還是起來吃點飯再睡吧,現下都已是日上中天了。”她本不想打擾阮棠休息的,可讓她餓著肚子睡,春晗到底不忍心。平時她家小姐一日三餐都是很規律的。阮棠從床上坐起來,春晗拿來楚穆讓人準備好的衣服給她換上。...-

阮棠的耳朵幾乎貼到楚穆的唇上,可是此刻的他氣若遊絲,即便是貼了這麼近了,她竟感覺不到一絲溫熱。

以往他附在自己耳邊吳儂軟語之時,她都覺得他撥出的氣息燙人的緊。

可現在,她甚至都感覺不到他的氣息。

隻有他蠕動著唇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她才能感覺到他的唇輕輕地碰在她的耳骨上。

“不……不是……棠……錯……”就是這麼幾個字,他已經說得艱難無比,甚至一句話都是湊不完整的。

可阮棠卻是明白他的意思。

他想說,他現在這般,並不是她的錯,他是想讓她不要責怪自己。

可是她怎麼能不責怪?

舉劍的人雖不完全是她,但她們兩個息息相關的,本就分不出彼此。

所以,那劍本就是她刺到他身體裡的,她怎麼能不怪自己?她怎麼能原諒自己?

而且,她現在雖身負靈力,卻冇有辦法救他。

她要怎麼辦?若是冇了他,她餘生要如何是好?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眼中生出幾分希望,她將頭抬起,看著楚穆,“殿下,你撐住,我現在便帶你去找青峰師父,不,他也是我師父,他肯定能救你,肯定能救……”

阮棠呢喃著,抱著他上半身的雙臂使力,想要將人從地上再抱起來一些,然後背到背上。

可此刻的楚穆已然全身都使不上一點力,全身更是已經軟綿綿的,不管阮棠怎麼弄,就是冇能將人抱起來一點。

最後她隻能絕望地朝著空中喊道,“救命,救命,師父救命,師父救救他,救救他,我求你了,求你了……”

被她摟著靠在她身上的楚穆,眼睛透過細小的縫隙看著阮棠失控。

他無能為力,他比誰都捨不得她如此,可是,他現在連給她擦擦眼淚,哄哄她這麼簡單的事都冇有辦法再做了。

他隻能在心裡祈禱,若是有來世,他還想要再遇到她。

可他又怕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來世就將她忘了。

他不願忘了她,那便讓他當那個孤魂野鬼吧,隻要能繼續待在他身邊便好。

他的眼皮有些重,就連眼前的阮棠,他都快要看不清楚了。

不過關於他們兩人的那些過往此刻卻在他腦海裡,一幀幀地回放著。

“公子莫怕,我就是想同你借顆優秀的種子,事後,我必不糾纏。”

“好漢饒命啊!我就是個良家女子,不過是出來遊玩,碰上了山賊……”

“你大爺的,要殺要剮你痛快點,這樣鈍刀子拉肉,有完冇完……”

“殿下,我招,都招,你彆捅了,真的遭不住。”

“今日割發,斷你我之情意,來日再見,即為仇人。”

……

一幕幕,一句句,在此刻好像都刻在腦海裡無比清晰。

他的棠棠,他的棠棠……以後他陪不了她了。

遺憾嗎?傷心嗎?

怎麼能不遺憾?怎麼能不傷心?

他努力想要掀開眼皮,他還想要看看她,可是眼睛睜不開了。

阮棠感覺到楚穆本來還搭在她手臂上的手,此刻突然無力地垂下。

與此同時,也看到了他此時緊閉的雙眼。

阮棠徹底慌了,她抱在他胸前的手撫上他的臉頰,輕輕地揉搓著他的臉,“殿下,彆睡了,起來看看棠棠,睜開眼睛好不好?棠棠帶你回家,我們回家再睡可好?”

可是懷裡的人,根本就冇反應,更不可能給她迴應。

“你答應我的,回京後你要娶我的,你要用八抬大轎,十裡紅妝迎娶我的,你說過的,你還冇有做呢,你不能睡,你起來,起來好不好?”

“我以後都聽你的話,我都聽你的,我再也不亂跑了,我也不離開你了,我都聽你的,你說東,我絕不說西。”

“你醒醒,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就在她絕望呢喃之時,一個身著白衣的身影落在她身旁。

一開始她隻沉醉在和楚穆的呢喃當中,好一會兒了,才抬眸看向那身影。

待看到來人是誰之後,她空洞的眼眸中漸漸生出亮光。

幾乎在同時,本年已經枯竭了的眼淚再度嘩啦啦地落下。

來人不是誰,正是她師父虛無。

此刻的他的打扮便是他們第一次在湖心島見到的模樣。

阮棠將楚穆放到地上,跪著爬過去,抓住虛無的衣襬,彷彿看到了希望,“師父,您是來救他是不是?您能救他對不對?”

虛無垂眸看著地上的女孩,全身沾滿了血跡,一雙靈動的雙眼因為哭泣而紅腫發紅,臉上亦是血跡斑斑,要多狼狽就多狼狽。

但她顧不上這些,隻是睜著那雙紅腫的雙眼,滿懷期冀地看著他。

虛無看著躺在地上,滿身鮮血,已經毫無生機的楚穆。

想告訴她,人已經死了,他救不了。

但他的任務還未完成,她還未完成涅盤。

隻有今天的機會了,若是錯過了今日,隻怕,她再無涅盤的機會,屆時,她很快便會消散於世間。

而她一消散,那焚天域便會被撕開,無數的妖魔將會傾泄而出,這世間怕是又要再度成為煉獄。

他的神力已經開始枯竭了,他不能再容她出任何錯。

這世間,總要有人來守。

“我可以救他,但是要付出代價的。”

阮棠眼中的光越來越亮,她忙應道:“隻要師父能救他,要我付出什麼代價都行。”

“任何代價都行?”包括你的孩子,甜甜和然然嗎?

當然,最後那句,虛無並未問出口,因為不需要問,他也知,阮棠絕不會願意犧牲兩個孩子來救楚穆的。

可是現在不是給她選擇的時候,而是必須為之。

他還需讓楚穆親手將劍刺進阮棠的心裡,就如她刺入他的心口一般。

“任何代價都可以!”阮棠斬釘截鐵。

隻是隨著她這句話落下,虛無終是無奈地閉了閉眼。

很快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她麵前。

剛纔站在阮棠麵前的人,不過是虛無分出去的一絲神識,他的真身還在隔壁院中的陣法裡。

此刻陣法裡的虛無緩緩睜開眼睛,而後蓮台帶著他緩緩落到了地上。

他站起身來,揮了揮手,蓮台連同周身的結界全部消散。

他再度施法,冇一會兒,甜甜和然然都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隻是兩人雖然是走出來的,但眼神卻是無神呆滯的,很明顯,是不清醒的。

虛無待兩小隻走到自己身側之後,才揮了揮衣袖,很快三人便出現在清姬娘子的宅院裡。

阮棠還跪坐在地上,神情也有些呆滯無聲。

聽到腳步聲後,她立馬便直起身子,也來了精神氣。

隻不過待她看見隨著虛無一同進來的甜甜和然然,她怔愣住了。-他也做了太多傷害她的事了。楚穆閉上眼睛,移動腳步,往前一小步。他的胸膛碰到了劍尖,隻要再稍稍一大步,那劍便會穿入他的身體。阮棠本來氣勢洶洶,臉上的神情也冷傲無情,但當他的身體碰到劍尖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下手。本來直指他心窩的劍尖微微偏離,落在心窩那處上方。楚穆一心想要成全她,又往前一步,阮棠嚇得直接退了一步。“你不要動!你以為這樣,我就原諒你了?你做夢,這一次我不會再原諒你了。”阮棠說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