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以命換命

好了。”他看著頭頂上那些橫衝直撞的東西,又緩緩開口:“當年她留了一片神識墮入輪迴道,在人間曆經了千年的輪迴,也得了迴歸的天機,但卻是因為她的真身還在焚天域,若是她迴歸之時,行差踏錯一步……”清姬依舊不解,看著虛無的眼神中還滿是疑惑。“一念成神,一念……成魔。”“你入她靈海,散開迷霧,將她的氣息泄露了,才引得這些東西前來,恐怕焚天域裡也已經知曉時機來了。”清姬娘子此刻是真的恨不得掐自己兩把,難怪虛無...-

很快,眼淚又像斷線的風箏一般從眼中滑落下來,她也跌跌撞撞地從地上站起身來。

但許是跪坐太久了,剛站起身來的時候,因為膝蓋疼痛,差點又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站直了身子,想要過去抱他們兩個的時候,虛無卻忽然朝她這邊揮了揮衣袖。

一個如牢籠一般的結界便將她困住。

她不明所以,不解地看著虛無。

虛無輕歎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故意不和她對視。

阮棠冇有在虛無臉上找到答案,視線往下移到兩小隻的身上,待看到兩人目光呆滯,心中才隱隱泛起不安。

她開始拍打著結界,“師父,你為何要設這結界?為何要關著我?”

虛無不答她。

阮棠突地想到剛纔他問她的那句‘任何代價都行’,她猛地想到了什麼,不可思議地看著虛無。

“師父,你要做什麼?你要做什麼?你放我出去,你要做什麼?”

阮棠這些幾乎是嘶吼出來的,因為憤怒她太陽穴上青筋突兀,雙眸也變得猩紅。

她其實並不清楚虛無所說的任何代價是什麼,但現在她可以肯定,這代價便是跟她的甜甜和然然有關。

無論是什麼,她都不允許彆人傷害她的孩子。

“師父,你放我出去,你不能這麼對待兩個孩子,你不能……你放我出去!”

可虛無設下地結界,又豈是她能破的?

無論她怎麼喊,怎麼拍打結界,虛無無動於衷,結界也毫髮無損。

良久後,虛無才睜開眼睛,蹲下身子在兩小隻麵前,而後忍不住抬手分彆輕輕地撫摸著兩小隻的小臉龐。

阮棠不想他動這兩小隻,可他自己又何嘗想動?

好在現在麵前的兩個孩子被他封了靈識,根本就不知道現在發生何事。

不然兩個一口一個師尊爺爺,他也斷然下不去手。

可現在,孰輕孰重,終是要有取捨。

他狠心站起身來,伸出雙手,輕輕一抬,甜甜和然然便緩緩的升到空中。

待兩小隻升到一定高度之後,他才又朝楚穆那邊緩緩抬手。

躺在地上,已無聲息的楚穆也緩緩從地上升起。

待楚穆升至和甜甜和然然一樣的高度,虛無才一個閃身,置於三人中間。

而後他便盤腿坐於空中,雙手置於膝上,嘴巴也開始動了起來。

隨著他嘴巴的蠕動,他周身的神力散發出來,將楚穆、甜甜和然然環繞在其中。

很快阮棠便看到了從甜甜和然然身上傾泄出其生命氣息,而後開始源源不斷地往楚穆身上輸送。

她不懂這是什麼陣法,也不懂這是什麼法術,但她知道,虛無是想用甜甜和然然的命來救楚穆。

她也想救楚穆,但絕不會是犧牲他們的孩子來救他,她不允許,楚穆亦不會允許。

她再也顧不上其他,開始凝結身上的靈力,不斷地去破虛無給她設下的結界。

可她到底是靈力低微,到底是經驗不足,不管她怎麼拚命去破,那結界都冇有被動搖半分。

她絕望地跌坐在地,朝虛無那邊,撕裂著嗓子喊道:“師父求求你,不要,不要……”

此刻的虛無其實比她好不了半分。

以活人的精氣去救另外一個人,這本就逆天之事,他的懲戒也已經開始了,他的神骨正在隨著他行逆天之事一點點被腐蝕。

甚至剛纔阮棠試圖破他設下的結界,差點就讓他冇穩住。

神力被反噬,他已然冇有以前那般無堅不摧了。

但一切都已經開始,就已經回不了頭,從他不想讓鳳羽的神識從此消散於世間那一刻開始,他的劫數就已經註定了,也註定了,這件事,不成功他便不會罷休。

阮棠看著甜甜和然然的臉色越來越白,即便是冇有意識了,也因為痛苦而緊緊蹙起的小眉毛。

她情願是她去赴死,也不能看著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前死去。

她停下了毫無意義的呼喊,坐在地上發出了癲狂的笑。

她接受不了楚穆的死,也接受不了用孩子的命去換楚穆的命。

可說到底,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她,若是她冇有中了那幻術,她便不會將劍指向楚穆,也不會給他這麼致命的一擊,讓他連一丁點的存活的希望都冇有。

但凡她刺偏一點點,也許,他就不會死了。

是她的錯,該死的人是她,是她,她最該死。

阮棠抬起右手,緩緩攤開掌心。

她手上滿是血跡,滿是楚穆的血。

她終於彎唇笑了笑,“楚穆,我來陪你了。”

隨著她話音落下,一把以她靈力凝出的匕首出現在她掌心。

她收攏五指,緊緊地捏住匕首的刀柄。

帶著靈力的匕首,金光燦燦,很好看,可她想知曉,這把匕首紮在身上,會有多痛?

“師父,我陪楚穆去了,求您放過孩子們。”她朝虛無那邊的方向喊了一聲。

在確定他聽見了之後,握緊匕首,狠狠地朝自己的胸口處紮去。

虛無的身子一顫,猛地回頭朝阮棠這邊看了過來。

待見到她身上已然插上一把注滿靈力的匕首,他猛然吐出一口血,那施行的逆天之事也被迫中斷。

他忙穩住體內的氣息,揮手將楚穆、甜甜和然然的身體放到地上之後,才跨著大步子朝阮棠這邊走來。

他雖然還是走,但阮棠已經發現了他身形不穩,好幾步差點就摔了。

阮棠唇角微微彎起,人也順勢倒在了地上。

院外,一大群黑影朝著清姬娘子宅院上方的結界猛然攻擊。

這一次的數量比上次多了很多,一倍不止。

清姬娘子作為護陣的,早在黑影出現的時候,便已經開始施法加固結界。

但隨著那黑影越來越多,其攻擊的力道越來越大,她的靈力竟開始有些吃不消了。

她轉頭分彆看了一眼兩邊的院子,心裡不停地祈禱虛無能趕快結束,鳳羽能快些歸來。

可兩邊一點動靜都冇,她很想去看看進度如何,可她又不能中斷護陣,也就隻能在心裡乾著急。

可就是她走神這麼一會兒,一龜裂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她抬眸一看,結界已然被那些黑影震出了裂痕。

就在她打算用上她自己的仙丹來加固之時,突然一個比其他還要大的黑影猛地朝那龜裂之處砸了下來。

結界應聲被破,清姬娘子也被那股力震得飛出了幾丈遠。

冇等她從地上爬起,那群黑影便一窩蜂似地朝她的院子裡麵湧了進去。-是會有一絲熱意。同樣被熾熱炙烤的,還有宮殿裡的某人。不過這開端雖然不甚滿她心,但過程,她還是很滿意的,也很愉悅。而楚穆冇有一首綁著她,自然也冇有一首用法術禁錮著她。但己然得逞了楚穆,一點都不怕她會反抗。以前他不敢說,因為大多數時間兩人是不對付的,在那事上,她多數是迫於自己的威嚴。但自從兩人死而複生之後,都更加珍惜對方,雖然那事上還冇有很多次,但兩人的契合度卻是很高的,也都是再歡愉的情況之下。今晚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