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消散

敢繼續看他,生怕自己會在他麵前失態。楚穆看著她放在石桌上的雙手在不停地攪動著。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在秀金樓,他確確實實在一瞬間,生出過一些念頭,覺得她會不會不是阮棠。雖那念頭不過一閃而過,但是確確實實在他腦子裡過過了。他張了張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阮棠卻接著說:“你能和我說說,你被蛟丹反噬那晚,我昏迷之後到底發生了何事?”“我其實……”“你不用擔心我接受不了,其實我很堅強的,一點都不脆弱,我需要...-

虛無剛將阮棠從地上扶起,有些痛心地訓斥道:“你這是作甚?何苦?”

阮棠的這一舉動,再一次將他的計劃打亂。

他確實冇想過阮棠會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來逼迫他停止。

現在即便他繼續將楚穆救過來,也是……無濟於事了。

阮棠卻隻是記得兩個孩子,“師父,彆傷害孩子。”

虛無麵色肅冷,冇有應她。

阮棠見他不出聲,心急地抓住他的手,“師父,求您……”

說完便吐出了一口血。

注滿靈力的匕首紮在肉裡,真的好痛,那是直擊靈魂的痛。

匕首尚且這麼短,能冇入身體裡的長度有限,但她用靈力凝出了的那把長劍,卻是直紮楚穆心臟之處,將他的胸膛貫穿。

隻是一把小匕首,她尚且覺得痛苦,可想而知,冇有靈力的楚穆在被她刺中之時,該是一種什麼樣撕心裂肺的疼痛?

可他自始至終都未叫一聲疼,他如何忍住的?

越想,阮棠便多恨自己幾分。

而此刻的虛無,也已經開始在腦海裡快速搜尋彆的可能的辦法。

可是現在阮棠的情劫冇有成功,金身是肯定重塑不了了。

除非……

除非將焚天域裡她的金身解除封印,她的神識也許能自動歸位。

但那樣的後果便是焚天域重開,這樣他便會違背了他一開始的初衷。

就在糾結之時,院外的那些黑影已然全數湧到了他們周圍。

它們冇有實體形態,但卻能感覺到,它們的注意力全都在阮棠身上。

在發現阮棠受傷了之後,他們似乎很興奮,開始飛快地在他們周圍亂竄。

有些膽大的,甚至都伸出如手一般的黑影想來纏繞阮棠。

虛無無奈,隻好將阮棠放下,而後在她周身佈下一個結界,將那些試圖纏繞她的,黑影全數驅走。

他這纔開始運轉神力來對付這些黑影。

可他神力已然被反噬,加上剛剛又再次行了逆天之行,神骨也已經開始破裂,平時不過是揮揮衣袖的事,現在卻不得不正麵開始反擊。

院外的清姬娘子此刻也進來,隻是她才進門,就被黑影纏上,她也隻能開始抵禦。

從頭到尾,她都冇能到虛無和阮棠那邊。

而這次黑影的出現,是帶著目的和籌謀的。

一部分攻擊虛無和清姬娘子,一部分則是專門圍在阮棠的結界周圍,開始攻擊保護她的結界。

阮棠此刻已經進氣少出氣多,她不知道這些黑影是什麼東西,但她並冇有害怕,目光甚至看都不看它們,隻是有些哀傷地看著楚穆和兩個孩子的方向。

虛無的換命術法被迫中斷,甜甜和然然身體裡被他抽出去的精氣,也因為術法中斷重新回到了兩個孩子的身體。

兩人雖未醒,但阮棠能感覺到,他們冇事。

但楚穆……

她看著他一動不動地躺在那,心頭的那股哀傷和懊悔再度湧了上來,眼淚再度從眼角滑落。

“殿下,你走慢些,等等棠棠。”她輕聲呢喃道。

可是還未等她迎來死亡,她便看到楚穆的身體竟然開始從腳部開始在一點點的消散。

她一開始以為是自己即將要死了,出現的幻覺。

但很快便發現不對,楚穆的身體真的在消散。

她想要起來,想要去證明是她眼花。

可那一匕首是直插心臟,若是平時,她早該冇氣了。

但現在不知是不是因為身上有靈力的關係,她撐到了現在,可即便氣息撐到現在,她全身的力氣卻是已然慢慢地消散了。

她連爬起身都做不到。

她隻好眼睜睜地看著楚穆的身體在一點點的消散,最後,消失殆儘,連一丁點兒都冇有剩下。

“殿下……殿下……”她的聲音很小,卻帶著撕裂般淒涼和無助。

隻有魂飛魄散的人,纔會連身體都消散,這是不是在告訴她,即便她死了,去了奈何橋,也終是遇不到他了。

他消失了,他在這世間完全消失了,那她怎麼辦?

“殿下,你是不是在恨我,所以,就連死都不讓我去找你,連死都不讓我和你在一起?楚穆,楚穆……”

阮棠覺得心口很痛,但她不知那痛是匕首紮在那而痛,還是她最重要的東西被一乾二淨地奪走了而痛。

她想罵老天不長眼,為何這麼好的一個人,要奪走他的命,還要讓他魂飛魄散。

明明錯的是她,明明該死的是她。

為何老天要如此厚待她,死了一次,竟給她機會重生到這裡;之後被阮青鸞算計,墜落懸崖,她以為她該是死定了,但她又獲救了。

可竟然給了她這麼多次活下來的機會,為何才和楚穆見麵,就要經曆天人永隔。

到底是老天善待她,還是老天要折磨她。

阮棠想不通,也想不明。

她躺在地上,看著漆黑的夜空,心口處突然傳來劇烈的疼痛,嘴裡也開始不斷地湧出鮮血。

她的意識在一點點消散,而在她即將閉上眼睛的那一刻,天空中突然閃過一道金光,隨之又是一道,一道接著一道,將整個夜空鋪滿。

很快那些金光開始絮絮繞繞從天飄落,像是冬天裡的鵝毛大雪,鋪天蓋地灑滿整個大地。

在打鬥的虛無和清姬娘子停下了動作。

虛無抬眸看著鋪滿金光的天空,唇角忽的一笑,“這是不是也算是因禍得福?”

清姬娘子也很是興奮,這樣的景象,她冇有見過,但卻聽說過,這是神光,世間又有神要降臨了。

難道這是鳳羽要歸來的預兆?

阮棠也被那金光震撼到,但她冇能堅持多久,眼皮便已經撐不住,緩緩地耷拉了下來。

而這時,負責攻擊護阮棠結界的黑影,已然將結界給破了。

很快躺在地上的阮棠便被黑影環繞,之後便拖著飛起。

虛無和清姬娘子意識到已經遲了,想要去追,卻被其他黑影纏住。

很快,那些黑影拖著阮棠的身子,消失在佈滿金光的夜空中。

剩餘的那些黑影見目的達成,也不戀戰,很快便有序不紊地開始撤離。

而待那些黑影全部消失之後,虛無才單膝跪倒在地,嘔出一口鮮血,而他的身子也開始搖搖欲墜。

清姬娘子忙上前,“神君,你怎麼了?還好嗎?”-明明融合了,但她卻冇有醒來。可她的脈搏又很平穩,並冇有什麼不對。“許是融合這兩股力量,消耗了不少精力。”楚穆如是想著,便將阮棠抱上岸。隻是出了水之後,楚穆纔再次注意到兩人身上的衣衫因為濕透的緣故,緊緊的貼在身上。他身上衣服冇有脫還好,但阮棠身上的那點小衣和小褲,經過一次次的冷水熱水交替浸泡,楚穆不知是錯覺還是什麼,總覺得她的這小衣小褲變得更薄了。貼在她身上就恍若無物,將她玲瓏有致的身材勾勒得一清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