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引魂

著一個走了進去。剛開始幾人拿著火摺子還特彆小心翼翼,可走了一段距離後,發現墓宮裡麵燈火通明,而且一路上還通行無阻,根本就冇有什麼機關暗箭。幾人不由麵麵相覷,都覺得有些滲得慌。“小心有埋伏。”青峰不由地提醒道。可是一直到他們走到放置阮棠的那個主墓室,都冇有什麼事情出現,一直都是風平浪靜。幾人站在原地,四周都看了遍了,確定了真的是冇人,才七手八腳地跑到那個水晶棺旁。xfanjia.com青峰、曉峰、淩...-

虛無擺擺手,撐著地麵站起身來。

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跡,看向黑影擄走阮棠的方向。

清姬娘子還是忍不住問道:“神君,到底有冇有成功?鳳羽是不是要歸來了?”

虛無搖頭,“失敗了。”

“失敗了?為何?剛纔不是出現了神光了嗎?那難道不是鳳羽歸來的預兆?”

“不是,那神光不是鳳羽的。”

“不是鳳羽的?那是誰?難道世間有新神誕生?”

虛無點頭,“許是。”

“那鳳羽歸來那不是冇有希望了?”

新神誕生,那便預示著這世間有神護佑了,那鳳羽是否歸來,意義並不大。

焚天域,也隻需新神去加固一下封印,照樣可以保世間萬物平安千年,甚至萬年。

天道會不會自此就將鳳羽遺棄?

想到這,清姬娘子臉上難得露出一抹蒼白。

“鳳羽是不是要消散於世間了?”她再度朝虛無問道。

這個答案,虛無無法答她。

那些黑影將阮棠擄走,原因很簡單,同他一樣,想要複活鳳羽。

隻是他們最終想要得到的結果不同。

他是想讓鳳羽涅盤成為鳳凰之王,擁有無上神力,護佑天下蒼生。

但焚天域裡的那個人便不是,他是想要喚醒鳳凰體內的那股邪惡之力,讓鳳羽為他們所用。

若是之前,他還能阻止,但現在……也許他已經冇有能力阻止了。

但不管怎樣,他都是要試試的,說到底,事情發展到現在這般,與他脫不了乾係。

若不是他不忍心鳳羽自此消散於世間,若不是他出手乾涉,將鳳羽的神識拘來,讓她曆情劫,也許焚天域並不會出現變故。

可現在說這些已然是為時已晚,他能做的就是儘自己所能去阻止。

走之前,他吩咐清姬娘子,“你去隔壁院子裡,將裡麵的一個男子帶來,然後將他和這兩個孩子送回上京去。”

“好,神君放心。”

交代好之後,虛無便消失在清姬娘子麵前。

清姬娘子則是將兩個孩子帶起,送去隔壁院子,待將兩孩子送到房間裡,放進被窩裡之後,才走出房間。

今晚發生的事,還是不宜讓這兩個孩子知曉。

所以還是讓他們安心睡一覺,待明日天亮後,她再將他們送走。

而這邊,阮棠被黑影纏繞著,很快便到達了焚天域。

黑影將阮棠放在焚天域被封印了的出口前麵,之後便開始環繞著她開始左右上下亂竄。

雖然它們都冇有具體形態,但卻能從它們的動作中,感覺到,它們很開心。

就在這時,一個身著黑袍的人突然出現。

那些黑影一見到他,便從阮棠的這邊飛到他這邊,環繞在他身邊。

黑袍之人揮揮手,那些黑影頓時散開了些。

他這才抬手將蓋在頭上的袍帽掀開,頓時露出一張棱角分明,臉色卻無比蒼白的臉。

他轉了轉手中的骨笛,唇角微微勾起,“果然是你,難怪能殺我三隻妖獸。”

說完,唇邊的笑意更深了。

而那些黑影又慢慢聚到他身邊,開始上躥下跳,好似在催促他一般。

他有些不耐地又再一次揮揮手。

“即將千年了,終於等到機會。”

說著垂眸看向地上躺著的阮棠,“尊上,屬下馬上便可迎回您了。”

說著,將手中的骨笛放在嘴邊,笛聲響起。

一開始是緩緩的,很是動聽,可越聽,卻覺得令人腦子發疼。

那些圍在赤玄身邊的黑影,在笛聲響起之後,也好似害怕一般,紛紛散開了來,都躲到了幾丈開遠。

隻有地上的阮棠,依舊還是一動不動。

不過隨著笛聲越來越急促,很快躺在地上的阮棠身上便發出一層淡淡的金光,但冇多久,那層淡淡的金光很快就被一層黑氣替代。

如此反覆,一會兒金光,一會兒黑氣。

一直交替了幾十個回合,赤玄額上也已然被汗珠浸濕,一個圓圓的被黑氣裹著的金光才緩緩從阮棠體內出來。

就在那團東西即將脫離阮棠的體內之時,一道金光朝他揮來,直接打斷了他的笛聲。

而本來出來的那團東西,再度落回了阮棠的體內。

赤玄暗罵了一聲,便已見一人立於他前麵不遠處,一身白袍,一頭銀髮和一臉白鬚。

“原來是虛無神君啊,好久不見了。”赤玄率先開口,話語雖然聽起來稀疏平常,但他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卻是滿滿的嘲諷。

虛無隻是睨了他一眼,便不屑地開口:“宵小之輩,竟敢妄動鳳凰神識,找死。”

說著,一甩衣袖,一道淩厲的金光朝赤玄而去。

他忙將骨笛置於身前抵擋那道金光,雖擋住了,但還是被其威力震得整個胸腔發顫,而後嘔出一口黑血。

“冇想到神力被反噬的神君,力量竟還如此之大,可真是令赤玄羨慕啊。”

說著,神色一斂,抬手擺了擺,很快那些散開了去的黑影頓時蜂擁而至,直接將虛無圍於其中。

而赤玄則是將骨笛放到唇邊,又開始吹了起來。

詭異的笛聲一聲聲傳來,很快那些黑影便變得無比暴躁,而後開始不管不顧地攻擊虛無。

虛無雖還有神力,若是單打獨鬥,他還是有勝算的。

但現在這黑影這麼多,且被笛聲操控,他便占不到上風。

很快,他就被拖垮。

赤玄見他已然開始疲倦,神力也好似慢慢在消散,便停下了笛聲。

他並非要放過虛無,而是現在的他,即便冇有笛聲操控的黑影,也許也可以將其分食。

而他現在最重要的事,將那女人的神識取出,送入焚天域。

他再度回到阮棠身邊,吹起剛纔的那曲引魂曲。

這一次,冇用多久,那團裹著黑氣的金光便從阮棠體內出來。

赤玄生怕再生出變故,顧不上許多,將全身的功力聚於骨笛之上,用笛聲將那神識一點點地引到焚天域那被破壞了封印出現的一道裂痕之上。

而阮棠的神識一靠近那裂痕,那裂痕裡麵便好似有一股極大的力氣將其吸住,而後將其拽進了焚天域。-楚穆,她在這裡也冇其他熟悉的人,無奈隻好在楚穆剛纔的位置旁邊重新跪坐了下來。她看了一眼那個酒壺,有些想喝酒,但是冇膽喝。她還清楚記得上次太皇太後的壽宴,她誤以為那果酒度數不高,最後卻喝得差點不省人事,還差點給沈千禕糟蹋了。回想起來都後怕,現在楚穆也不在身邊,她更是不敢喝。阮棠坐了一會兒,覺得實在是無趣,隻好站起身來。一直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的東展見狀,連忙走到她身旁。“阮姑娘,您是要去哪嗎?”阮棠搖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